关键词:
中国台湾网  >   台湾频道  >   文化科教

小城故事多 再无庄奴词

2016年10月17日 13:22:02  来源:新华社
字号:    

  用最诗情画意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不哀号,不悲伤——这是著名词作家庄奴先生的独子黄浩然送给父亲的最后一件礼物。

  15日上午,细雨蒙蒙,本就有着“雾都”之称的重庆,更添了一丝朦胧。在沙坪坝区新桥安乐堂的门口,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正赴这场与庄奴先生的“最后之约”。记者拾级而上,百合花、铃兰、白玫瑰依次铺开,悼念仪式现场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庄奴先生作词的经典歌曲。

  黄浩然表示,父亲本就是个喜欢热闹的人,想用这样“喜丧”的方式与他告别,想必他应该会满意吧。这场离别,没有眼泪,宛如一曲悠绵的歌。

  1921年2月,庄奴在北京出生,原名王景羲,父亲是冯玉祥的一位部下。

  庄奴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他们的母亲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家里还专门请了私塾先生教唐诗宋词。兄弟姐妹四人就读的育英学校,也是北京当时有名的教会学校。

  “我的父亲直到去世前,睡觉的床前都会摆着唐诗宋词的书籍。”黄浩然说,父亲最喜欢唐诗宋词,觉得那里的韵味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庄奴的词里总有着浓浓的中国风的原因。

  “人们眼中的父亲是邓丽君的‘御用’词人,而在父亲眼里,那些写着家国梦的歌词才是他最想写的内容。”黄浩然说,这也与父亲的人生经历息息相关。

  1942年,正值日本侵华,庄奴从中华新闻学院毕业后,在重庆投考空军,参加了抗日战争。南渡黄河时,被其一泻千里的雄浑气势所震撼,又感念中华民族的深重灾难,庄奴便毅然将自己的名字王景羲改成黄河。

  “父亲身份证上的名字直到现在都是黄河,因此我也随他改姓黄。”黄浩然说。

  1945年抗战胜利后,庄奴返回北京探望久未见面的母亲,但他不曾想过,这一面竟是他与母亲最后的缘分。

  “1949年,父亲去了台湾,这一走就是近50年。这期间,我的奶奶去世了。”黄浩然说,“没见到自己母亲最后一面,是父亲最大的遗憾。”

  “悄悄问明月,亲人在哪里?你是否和我一样在梦里,亲人在梦乡。”在台湾的庄奴,无时无刻不思念着自己的亲人,他把自己这种思乡情绪写进了《问明月》这首歌里。《又见炊烟》《原乡人》等广为传唱的歌曲,也均是表现了同一主题。

  “虽然我生在台湾,可是我很小就会唱《松花江上》《义勇军进行曲》,我的故乡是北京。”黄浩然说,小时候过年的时候,家里都会熬上一锅腊八粥。

  “父亲说,家乡的味道和记忆是不能忘却的。”说到这,这个50岁的男子不禁哽咽,但仍强忍着眼泪,“父亲不喜欢人哭,他希望每个人都可以笑着。”

  1990年,在儿子的陪同下,年近70的庄奴终于回到了他阔别许久的家乡——北京。

  回北京前,庄奴曾给妹妹写信,约好两个人谁都不许哭。可是,当飞机起落架刚触地,他的眼泪就止不住了。两人见面时抱头痛哭,分别时也抱头痛哭。

  “愁的是思家乡,愁的是想亲友,愁的是美丽祖国,山河是否依旧。”一曲《芒花》道尽了分离的苦楚。说话间,在场的众人不约而同地哼唱起了老人的歌曲。

  “那次回去,父亲说他已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原来住的房子没了,原来读的学校改名了,连自己母亲的坟也不知迁到哪里去了。”黄浩然告诉记者,那次经历让庄奴觉得自己有一种责任:要把海峡两岸老兵思乡之苦,告知他们的亲人,也应该把这些游子对故乡的爱告诉世人。

  之后,庄奴便频繁往返于两岸,参与多项海峡两岸共同举办的文艺活动,而在这期间,他也获得了一份来之不易的“甜蜜蜜”。

  1988年,庄奴的原配妻子因尿毒症去世。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庄奴认识了重庆女子邹麟。相识两年后,两人于1993年结婚。

  “父亲与重庆有着很深的缘分,在这里入伍,又在这里与邹阿姨结识,并最终葬在重庆。”黄浩然说。

  “在我眼里,他没有什么特殊,就是一个平凡的老头子。”邹麟说,他为我写过歌,这就够了。

  这位陪伴了庄奴近20载岁月的娴静女子,对于先生的过世却并不愿多谈,只是默默地为这场告别仪式忙碌着,与先生的画像静静地交谈着。

  “我的公公是个很长情的人,浩然的妈妈罹患尿毒症10年,公公一直不离不弃,把自己的积蓄都花光了。”庄奴的儿媳刘贵芬说。

  歌如其人,温情纯粹。人如其歌,纯净大气。

  “我的老师很简单,就是一个纯粹的文人。”已跟随庄奴先生学习作词12年的学生罗恒源说,老师对名利看得很开。尽管生命里遭遇了不少坎坷,却永远充满正能量,笑脸迎人。

  11日庄奴先生辞世的消息传出后,他的生平故事、经典作品在媒体上被广泛传递和分享,引发两岸同胞的热议。

  台湾歌手费玉清近日在出席活动时说,唱过很多庄奴先生的歌,这是一个音乐巨匠的陨落,但他的音乐还会被继续传唱。

  已故歌手邓丽君的三哥邓长富也表示,希望庄老一路走好,在大家心目中,他永远是邓丽君敬重的师长。

  庄奴先生走了,有其歌词陪伴成长的人们要来送他最后一程。

  黄浩然告诉记者,连日来,无数歌迷和许多单位从四面八方发来唁电,父亲的母校育英学校(现北京25中)的副校长、中国邓丽君歌友会、中华慈济会的代表等从四面八方专程赶来为他送行。

  从浙江杭州专程赶来的中国邓丽君歌友会副会长金婷婷动情地说:“我有幸参与了庄先生90岁的生日会,和他一起吹了蜡烛。他的离开我们很舍不得,但只要我们唱起邓丽君的歌,庄先生就会一直在我们心里。”

  黄浩然表示,他们会将父亲最爱的唐诗宋词烧给他,而把父亲最后25年间的作品集作为回礼送给前来“重逢”的朋友们。

  这个一顿能吃四个豆沙包,喝咖啡要放三块糖的老人,今天一路走好。

  因为,他爱的、爱他的人,都在他身边。他思念的故土,已深埋他的歌缘人生。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亲温暖叫人醉。昔日桑麻今华夏,乐见故土在起飞。”

  老人当年在《还乡》中的心愿已一一实现。再见,庄奴! (记者陈舒 黎华玲 刘恩黎)

[责任编辑:齐昕]

页面没有找到
页面没有找到 5秒钟之后将会带您进入网站首页!

最热新闻
评台观海
台湾一周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