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9_210*60
关键词:
中国台湾网  >   台湾频道  >   台湾万象

台湾八仙尘爆案两周年 伤者:这是我抗不来的(图)

2017年06月19日 14:32:58  来源:中国台湾网
字号:    

  八仙尘爆案两周年 伤者:这是我抗不来的(图)

  事故中侥幸逃生但全身烧烫伤面积达70%的陈依欣在爸爸的陪伴下做康复治疗。(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八仙尘爆案两周年 伤者:这是我抗不来的(图)

  康复治疗的路还有多久?目前没人答的出来。(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中国台湾网6月19日讯 台湾“东森新闻云”消息,6月底,“八仙尘爆案”即将年满两年,这起造成15死、484人受伤的意外,是台湾地区继1999年“9·21大地震”以来,死伤人数最多的意外事件。

  两年过去了,伤者还在疗伤。一人受害,全家受苦,尽管家人多半不以为苦,然而要让家庭回到本来的样子,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也有家长眼看着天使般的孩子遭此大劫,仍沉溺在悲痛中不能自拔。

  人没了,家像缺一角,要花时间补;人变了,家人也得调整心态,面对困难时要变得更坚强,面对伤者要变得更柔软,彷佛接受命运的选择,只能努力克服。

  事故中侥幸逃生但全身烧烫伤面积达70%的陈依欣坐在爸爸陈铭渊身边,回忆起当时,其实她已离开主舞台去玩水,但因为时间还早就回到了爆炸现场。当时她正往前走,8点32分左右,粉尘爆炸燃烧,她形容现场“就是火海”。不幸的是,逃跑过程中她又两度被推倒在地,被烧到“不知什么是痛,走出来时,火已烧完。”

  浴火之后,依欣醒来对爸爸讲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从小爸爸就教她自己闯祸要自己扛,但她醒后来看自己的样子,就知道“这是我扛不来的。”

  整个家庭一起帮忙。人生遭遇巨变,家庭也不得不做出改变:事业暂停,搬家复健,吃药疗伤,这一条重生之路,家人也要跟着走。但要走多久?目前还没人答得出来。

  重生路途坎坷 青春年华没了

  阳光基金会新北重建中心的赖秀雯主任说:“我们也有时隔20年还在动手术的伤者案例。”新北重建中心是专为“八仙尘爆案”伤员所建,依欣由爸妈陪同来这里做复健,每周一到周五,早上9点半到下午4点半,就像上班一样。依欣说:“未来我就赖着妹妹了,我已经跟她讲好了,如果以后她老公不养我,就不准嫁给他。”

  一年前接受采访,女儿哭,爸爸也哭,哭到记者不得不跟陈爸爸说:“爸爸可以先去外面哭,哭完我们再谈。”现在,依欣能笑着说这件事了。

  能笑了,或许是这一年里最大的进步。事发后不久,曾对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下跪、求他帮帮女儿朱俐的朱邦宇也说:“现在可以笑着谈这件事,是很不容易的。”他一边讲,一边翻阅朱俐刚受伤时的照片,“脸肿得跟猪头一样,全身插满了管子。”讲着讲着,还是红了眼眶。朱俐和两个个同学一起买票入场,事发后被扛出来,谁扛的,怎么扛,都不记得。“迷迷糊糊怎么记得清楚?她那时18岁,2年过去,就是20岁了,青春年华都没了。”

  脑伤智力退化 梦想之路坍方

  但朱俐已经可以回专科学校上课,重启梦想。“八仙尘爆案”伤者多属年轻人,正是要开始和未来搏斗的年纪,只是一夕间风云突变,梦想被迫妥协,或是暂停。高一时就开始兼职当模特儿的林佩璇,事发时同样18岁,就读表演科,一心想朝演艺圈发展。但伤后22天,因为感染引发败血症而休克,脑部也受了伤。“半夜医生打电话叫我们过去,说急救一段时间了,要不要放弃治疗?”佩璇妈妈邱蕙娟说。但是家人不肯放弃,佩璇从此陷入长达4个多月的昏迷,会诊的医生来测脑电波,测不到,“医生说就是植物人了,要不要送疗养院?”

  佩璇妈妈拒绝,并表示就算出院也要自己照顾。结果在医院多留三周后,奇迹发生。佩璇醒来了,但是智力退化成孩子状态,不能走,而且言语迟缓。曾经的选美小姐,现在不能走台步,不能化妆了,然而还是爱漂亮,在摄影记者拿起相机时,佩璇非常缓慢地说一句:“我要换旗袍。”(中国台湾网 齐昕)

  八仙尘爆案两周年 伤者:这是我抗不来的(图)

  朱邦宇说:“两年了,女儿的青春年华都没了。”(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八仙尘爆案两周年 伤者:这是我抗不来的(图)

  高一时就开始兼职当模特儿的林佩璇是个爱美的姑娘。(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责任编辑:齐昕]

精彩图片
最热新闻
评台观海
台湾一周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