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9_210*60
关键词:
中国台湾网  >   台湾频道  >   台海故事

台北,遇见熬煮半世纪乡情的“酸菜白肉锅”

2016年10月08日 15:33:28  来源:新华社
字号:    

    嘶嘶炭火,炖一锅纯纯的酸菜。夹一片轻薄透亮的五花肉片,在其中翻滚几遭后捞起,再蘸一层浓浓的麻酱腐乳韭花香,淋淋漓漓地入口,Q弹中饱满着东北的醇香。

对于在东北待了近10年然后来到台湾的孙运璿来说,能吃上一顿这样的酸菜白肉火锅,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出生在山东蓬莱县的孙运璿,是台湾发展史上的风云人物。抗战胜利后,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孙运璿,来台参与抢救电力设施,上世纪60年代初担任台湾电力公司总经理。

  嘶嘶炭火,炖一锅纯纯的酸菜。夹一片轻薄透亮的五花肉片,在其中翻滚几遭后捞起,再蘸一层浓浓的麻酱腐乳韭花香,淋淋漓漓地入口,Q弹中饱满着东北的醇香。

  对于在东北待了近10年然后来到台湾的孙运璿来说,能吃上一顿这样的酸菜白肉火锅,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出生在山东蓬莱县的孙运璿,是台湾发展史上的风云人物。抗战胜利后,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孙运璿,来台参与抢救电力设施,上世纪60年代初担任台湾电力公司总经理。

  彼时,孙运璿找来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同学陈铸,“我们来做家乡菜好不好?东北火锅!”于是,台电的一家员工福利餐厅做起了这道“家乡菜”,还有个很大气的名字叫“成吉思汗厨房”。

  半个多世纪过去,当年的“厨房”已经正式更名为“台电励进餐厅”,深藏于台北市和平东路一段75巷内。一米来宽的门脸、白底红字的小招牌,在附近霓虹闪烁的大型灯箱映照下毫不起眼,稍不留神就会错过。

  进门入院,才知“酒香不怕巷子深”。小院深处一溜打通的平房里座无虚席,当中一幅红色对联引人注目:“一份传承三代情,百年事业正过半”。

  在一屋子热气腾腾的火锅香味中,年逾古稀的叶玉梅女士向记者娓娓道出东北酸菜白肉火锅在台湾的“因缘际会”。

  “火锅端上来,我们会告诉客人,酸菜、豆腐先下锅,等到高汤沸腾了,先放白肉,接着吃牛羊肉,然后再吃其他东西。”操持了大半辈子火锅店,叶玉梅对“经典吃法”轻车熟路。

  上世纪60年代,叶玉梅和爱人石筱军,一个在餐厅当服务员兼会计,一个是前堂和主厨。他们渐渐得到第一代老板陈铸的信任,于上世纪80年代接手餐厅,成为第二代传承人。

  出生于新竹的叶玉梅这样解释酸菜白肉火锅受到欢迎的原因:当时台湾很多长官来自东北,他们在这里找到了家乡的感觉。虽然很多台湾人像自己一样没吃过酸菜白肉火锅,但尝了就觉得酸酸的味道不错。

  从甘肃兰州跨海来台的石筱军,愿意所有人都在热腾腾的火锅中找到一种家人“围炉”的感觉。

  在叶玉梅看来,制作这道火锅的秘诀之一是酸菜。“我们自己腌制酸菜,掌握好发酵的酸度,这样放进火锅煮了才会回甘,吃起来有滋味”。

  用来制作酸菜的食材,一开始是大白菜,后来换成高丽菜。“东北地区干冷,而台湾湿热,大白菜容易烂。我们需求量大,有时想买大白菜买不到。”叶玉梅说。

  这种改变原本有点令人不安,但老东北人的一席话令他们释然。“我原本以为一定是大白菜做酸菜,但姑姑说不一定。”叶玉梅的二女儿石美兰说。

  一二代传承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亲如一家人。石美兰称第一代老板陈铸先生的侄女为“姑姑”。当时姑姑来台探亲,品尝了这里的酸菜白肉火锅后说:“东北人吃得比较油、比较咸,不过这边的味道也挺鲜美。”  

  

[责任编辑:齐昕]

页面没有找到
页面没有找到 5秒钟之后将会带您进入网站首页!

最热新闻
评台观海
台湾一周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