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中国台湾网  >   评论中心  >   网友快言

艺术家给予了社会怎样的价值

2017年04月05日 18:34:00  来源:中国台湾网
字号:    

  如果是一个年轻的艺术家,他想做艺术,首先一个,他自己得真实。也就是说做的事情是真正跟自己的生活和生命是有关系的,我除了做这个,我不能再做别的。然后是要做好一个长期工作的打算,要付出一个长期的代价,有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你可能都是默默无闻。就说做艺术不能太功利。你做其他的,做设计,做淘宝,做商业,你必须要考虑功利,必须要考虑它的一个市场需求,使用的价值。但唯独艺术不能太功利,这是很矛盾的。因为艺术家当然希望自己的艺术能够被别人肯定,得到社会的一个关注,但是这种心态,如果太过急切,就会变的很轻浮,也走不远。(中国网,3月24日)

  艺术来源于现实,但又高于现实,其表现出的是比现实更具有典型性的社会意识形态。每一首歌、每一部电影、每一行语句,都表达出创作者与演绎者的独特述求,这份述求展现出艺术家的思想特征、精神需求、价值取向与人格状态,而这份述求的产生离不开现实的社会环境。艺术家对现实环境的体味与感受,凝聚成整个社会的意识共识,升华为象征着蕴含了民族精神的艺术文化。艺术家与所在的社会环境,犹如源头与流水,艺术脱离了现实,便成为了无源之水。艺术的“灵魂”源于创作,艺术的“肉体”发掘于现实社会,灵魂若与肉体不相一致,那艺术本身便失去了生长的活力。

  艺术的价值更多的表现于对社会不良现状的批判,对一个时代特征的反映,对国家民族品格的折射。艺术的发展与贡献,往往与国家命运相连,与艺术家的国格息息相关。南朝陈后主长期沉迷于奢靡生活,不理朝政,其与幸臣词曲的一首《玉树后庭花》,在风雨飘摇时期的唐朝传唱甚广,创作歌曲的陈煜与追捧此靡靡之音的唐朝官员,均是贪图享乐之徒,其创作与追捧的艺术作品,也是剥离了现实环境的靡靡歌声,终被历史定义为“亡国之音”。而心怀江山社稷,体察苍生疾苦的诗人杜牧,一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批判,则成为了千古流传的佳句。

  中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大师梅兰芳,不仅为京剧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其伟岸的国格与民族气节同他的艺术造诣相映成辉,共同构建出值得后人钦佩与缅怀的精神高原。抗日战争年代,面对日寇的威逼利诱,梅兰芳先生蓄须明志,表达出对侵略者的抗议和决不为之登台演戏的决心,哪怕失去收入、颠沛流离甚至危及生命,其信仰却始终没有产生丝毫动摇。得知抗战胜利的消息,梅兰芳先生当即剃须,重新登台。梅兰芳先生的复演座无虚席,观众不仅为其精湛的演绎喝彩,更加为其高尚的民族气节带去掌声。

  艺术能够激发受众情感,凝聚理念共识,艺术的生命力不仅仅在于其带来的审美享受,更要符合社会和历史的发展趋势,符合时代潮流,符合所在时代人民的价值观念。而艺术家本身又与时代的演变紧密相连,一旦艺术在创作的源头便失去了人心,失去了营养来源,失去了价值认同,失去了社会意义,“艺术”二字,又从何谈起?(中国台湾网网友:李子房)

  (本文为网友来稿,不代表中国台湾网观点)

[责任编辑:李杰]

海峡时评
深度幕后
七日视点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