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自媒体达人在阿克奇民俗村听阿肯弹唱体验哈萨克风情

2018年08月03日 22:35:00来源:中国台湾网

阿克奇村民和“你好新疆——塞外江南大轰趴”采风团合影。(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中国台湾网8月3日讯(记者 王怡然) 阿克奇村全村人都来了!当我们乘坐的车抵达阿克奇村时,展现在我眼前是一幅热闹隆重的场面:

  几十个身穿鲜艳哈萨克民族服装的阿克奇村民,站在道旁的草地上,两位哈萨克大妈是这群人的焦点,她们头戴洁白的包头披巾,披巾前额和脖颈处绣有红色纹饰,手里端着一大盘糖果。簇拥在她俩周围的是一大群孩子。

  他们身后是一大片开阔平整的方形草地,草地四周白色毡房整齐排列,毡房边抽打羊毛的、捻线的、制作奶疙瘩的妇女们正忙碌着。草地正中为夜晚举办篝火晚会的高大柴堆也已搭好,草地两头各有一个宽阔的舞台和高高的秋千架。

  显然,这里是村里举办活动时的场地。

  “远方的朋友,欢迎你们!”哈萨克大妈抓起一把糖撒向我们,兴奋的孩子们立刻欢叫着扑过来抢糖。撒糖是哈萨克族的迎客礼俗,表示对客人的尊敬和欢迎。

  7月底,“你好新疆——塞外江南大轰趴”采风团一行走访位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昭苏县喀拉苏镇阿克奇民俗村。阿克奇,在哈萨克语里是“白色的芨芨草”,但在这里,我并没看到什么白色的芨芨草,而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大草原。

  据伊犁州台办工作人员玉山江介绍,阿克奇民俗村过去只是一个普通的哈萨克族牧民定居点,牧民的收入来源仅以放牧卖羊为主。近年来,这里发展起乡村旅游,搭建了接待游客用的毡房,修建了停车场,水电设施齐全。还组建姑娘追、叼羊等骑乘表演马队,以及阿肯说唱表演团队,为游客提供真实的、可体验参与的哈萨克民俗活动,牧民也因此挣到了钱改善了生活。

  村民们颇有经济头脑,先把我们引到售卖哈萨克羊毛毯织物的地摊前。一大片大小不同、用途各异的红色织毯在明亮的太阳光下,颜色显得格外艳丽。哈萨克的织毯多用喜庆的红色,衬以大朵的花卉图案和蓝色、绿色、紫色的花边纹饰,那热闹劲和东北人大红大绿的大花布有得一比。

  离开售卖羊毛毯的地摊,所有人都被不远处跪坐在草地上,正举着木棍敲打一堆羊毛的哈萨克中年妇女所吸引。在她们的旁边,席地而坐一圈头戴白色披巾的老年妇女在捻线,周围站了一圈男人在观看,兴奋的孩子们则在人群中钻来钻去。

  “这和弹棉花有些像,把羊毛敲打蓬松后,捻成线,然后用这线来织羊毛毡和羊毛毯。”新疆网络剧《石榴熟了》主演、自媒体编导热法提·艾尼瓦介绍说。

  台湾旅游节目达人吕忆雯和台湾美食生活旅游类摄影达人温士凯分别上手试了试,看起来很简单的拍打动作,其实还挺讲技巧,不像想象的抡直了棍子使劲拍打就行了,需得用些巧劲,才能把羊毛抽打蓬松。

  吕忆雯从事导游工作二十余年,近年开始在台湾的电视节目做旅游推荐,她说自己第一次来新疆是十年前,每一次来感受都很不同,自己很喜欢这种接地气的旅游体验,“我经常跟台湾的观众说,新疆真的太美了,你一辈子至少要来一次。”

  台湾旅游摄影达人陈耀恩也表示,这趟采风,让他印象最深的是新疆的人情,“我们去少数民族家里,他们煮当地的料理给我们吃,感觉到他们好热情。我很喜欢这种体验式的旅游,可以让外来游客走进当地少数民族家里,参与他们的日常生活劳作,从而感受到最原生态的少数民族风情。”

  这边在捶打羊毛,那边在观看宰羊。团队里那几个第一次来新疆的台湾90后年轻人,对宰羊很感兴趣,在赛里木湖边的蒙古包没有看到宰羊的过程,这次无论如何不能错过。

  只见一个牧民抱着一只四蹄被捆住的肥羊放在草地上,地上放了个接羊血用的盆。“这就是你们今天的晚餐。”他说。刹那间这只羊就已经被他宰好挂上了架子开始剥皮。两个90后的台湾小女生李诗淇和彭肇萱一直兴致颇高地举着手机和相机拍摄。

  我们的晚餐是在哈萨克毡房里吃的,和在蒙古包里一样,也是手抓肉。哈萨克族和蒙古族的饮食习惯有点像,都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只是这次喝的是味道有点酸酸的马奶酒。酒足饭饱之后,毡房外一场草原歌舞晚会已经准备就绪。

  只见草地上的露天舞台前,村民们和采风团的成员席地而坐,等待节目开演,孩子们则在舞台前的空地上追赶嬉戏。令我意外的是,晚会居然是双语主持,一个男青年用哈萨克语先说一遍,然后一个女孩再用汉语翻译一遍,女孩的汉语讲的不是很标准,有的发音令人忍俊不禁,好几次我都忍不住笑出声来,虽然我知道这样很不礼貌。

  村民们为我们准备的节目开始了,只见一男一女两位哈萨克族歌手分别怀抱一把冬不拉走上舞台中间坐好。伴着冬不拉铿锵有力节奏明快的旋律,身材高大壮硕的男歌者首先开唱,唱了几句后女歌手接着唱,我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只是感觉曲调里仿佛有种忧伤的情绪。

  我问团队里的哈萨克族帅哥、新疆网络剧《石榴熟了》主演乌那尔汉?赛提哈孜他们唱的什么,乌那尔汉介绍说:“他们表演的是哈萨克族的阿肯弹唱,这是一种即兴表演方式,歌者临场发挥、自编自唱。他们刚才唱的是对我们这些外来游客的欢迎,和对现在美好生活的赞美。”

  “阿肯”被哈萨克族称为民间的“游吟诗人”。所以著名的阿肯在哈萨克族里是非常受人尊敬的。当然,能达到著名阿肯的水平都是经过无数场阿肯对唱和弹唱才能修炼成的。

  哈萨克族不但热情好客,更是一个崇拜诗人的民族,据说,他们举办歌舞聚会时,当有诗人和官员同时到场时,他们会把诗人让到上席的主宾位置落座,而官员只能屈居第二。

  节目最后,舞者走到草地上邀请村民和我们这些远方来客共舞,不同于蒙古包里的舞蹈和在“巴依老爷”大院小舞台上的共舞,这里的大草原天高地阔,凉风宜人,因此人们的舞姿也显得格外舒展自在。

  晚会结束了,可是天色还不见暗,天不黑就没法点篝火,于是我们一群人只好先去荡秋千打发时间等待天黑。哈萨克族的秋千和汉族人的秋千可大不一样,玩它可需要一定的胆量和对玩伴的完全信任。

  哈萨克秋千是由两个高大的三条腿木柱分立两边,木柱顶端垂挂下来三根粗粗的麻绳,荡秋千的时候需要两个人或者四个人相对配合,手臂撑牢外边的绳子,脚蹬住中间的麻绳,秋千高飞时,身体保持挺直,秋千下落时,双膝微曲用劲,以带动秋千上扬。

  团队里的人都先后尝试了一下,我站在远处给他们拍照,时不时地听见女孩子害怕的尖叫声。

  夜色降临了,草原上突然变得特别冷,来之前都说草原上昼夜温差大,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冷,中午热得穿短袖、裙子,这会子冷得我想要抱住一只羊来取暖。

  天黑了,可是我们期待的篝火晚会却因为即将到来的一场夜雨被取消了。“这次留点遗憾,下次再来。”玉山江说。

  温士凯也说,留点遗憾离去才会有再来的冲动。他说,新疆的大山大水一眼看不完一眼看不尽,“你也不要看完,也不要看尽,如果你太贪心的话,你就不能感受到新疆真正的美,只能看到新疆的一小部分,所以不要太贪心,新疆太多美好的东西随时等待我们来发掘。”(完)

  台湾旅游节目达人吕忆雯(红衣者)体验抽打羊毛。(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台湾90后摄影师杨东霖(右者)体验哈萨克族秋千。(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台湾旅游节目达人吕忆雯头戴哈萨克族披巾和小朋友合影。(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台湾自媒体达人吴东峻的舞姿格外舒展妖娆。(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村民向采风团成员推销哈萨克族羊毛毯。(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台湾90后自媒体达人被宰羊吸引。(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阿克奇村民撒糖欢迎“你好新疆——塞外江南大轰趴”采风团的到来。(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阿克奇村老人在捻羊毛线。(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阿克奇村的孩子被台湾航拍达人田欣云的无人机吸引。(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责任编辑:张御舲]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