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星:民进党正处于内部权力结构调整的关键期

时间:2013-05-22 09:16   来源:中国台湾网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台湾政治研究所副所长陈星22日在华广网刊文,分析民进党内部权力结构及其影响。文章表示,民进党的派系结构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许多已经式微的派系开始分化,其派系成员都在寻求与有力者结盟,以取得新的政治舞台。同时,另外一些派系也开始重新组合,以求得在未来政治斗争中取得较为有利的地位。这些内部斗争引发的政治生态变化尚未达到相对稳定的程度,但斗争过程对民进党的岛内政策诉求及两岸关系政策均会产生较大影响。

  全文内容如下: 

  2008年,陈水扁下台意味着民进党内的绝对权威消失,党内权力生态又进入到一个群雄割据的时代,新的派系关系规则开始重新型塑。从民进党以前发展的历史来看,缺乏党内权威的派系结构会催生新势力的产生,也意味着派系重新分化组合,派系斗争变得较为激烈。同时,民进党的派系运作规则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沉淀,形成能够体现权力斗争结果又能为各个派系所接受的派系互动模式。此后,该党会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发展期。以此观之,民进党现在正处于内部权力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各个派系斗争的焦点主要围绕着争夺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出线的问题展开。 

  虽然现在距离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民进党内关于谁能代表民进党出战的争夺已经日趋激烈,甚至成为各个派系斗争的焦点。具体原因有两个方面。首先,自2008年以来民进党经历了较长期的疗伤止痛,已经恢复了元气,同时又由于国民党面临执政包袱的问题,民进党现在对未来的信心已经大为增加。从民进党内部的认知来看,该党大部分人对赢得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信心越来越强。这种对未来看好的心态加剧了党内权力争夺的激烈程度,也构成了民进党当前权力和派系重组的基本语境。其次,苏贞昌和蔡英文最有可能成为主要的竞争者,而且都有输不起的压力。苏贞昌属于“美丽岛律师世代”,由于年龄及世代交替的问题,如果2016年出线无望,未来很难再有机会。蔡英文被认为是年轻世代的代表人物,担负着推动民进党世代交替的期望,也必须全力一搏。苏蔡之间争夺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目前,民进党围绕着党内议题主导权展开了争夺。苏贞昌坐拥党主席之利,通过党的机器不断拉抬自己的声势。针对国民党糟糕的执政绩效,苏贞昌不断加强民进党政治动员的力度,强化国民党“政治无能”的民间印象,希望能借此为自己加分。蔡英文则强调“扎根基层”,通过各种方式深入民间,在民生议题特别是经济议题上着力尤深,力图为民进党找到在两岸和平发展及岛内政党政治逐步稳定情况下维持发展态势的政治论述及经济政策。唯其如此,蔡英文在民进党年轻世代中的地位日隆。另一个日渐失去舞台的民进党重要山头谢长廷则希望能在两岸关系问题方面取得突破,掌握两岸问题上的话语权。但是谢因为手中没有资源,在党内也没有可以施展的舞台,所以能够取得的成效有限。党内另外一个最具实力的派系前新潮流系则静观其变,对派系斗争持比较开放的态度,所以该派系的成员有支持苏贞昌者,也有支持蔡英文者。 

  现在民进党内的权力斗争尽管激烈,但因为离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尚有一段时间,派系斗争并没有到白刃相接的程度。在最近的“中国事务委员会”问题上可以看出民进党内微妙的派系生态。虽然党内对苏贞昌自己出任召集人一事嘘声一片,但是经过苏贞昌的公关,原来持疑义的诸多山头领袖纷纷加入了这个“委员会”。近期谢长廷加入“中国事务委员会”,使这个“委员会”具有了派系协商与共治的“代表性”,同时也意味着该“委员会”成为各个派系角力的另外一个重要战场。“委员会”第一次开会,就成为苏贞昌贯彻自己两岸关系理念并压制其它派系的战场。正因如此,这个“委员会”未来可以发挥的整合功能是有限的,对于许多派系领袖来说,参加这个“委员会”的动机可分为两种,要么是支持苏贞昌,未来希望能够分一杯羹;要么是避免自己在两岸关系议题上被边缘化。邱义仁等属于前者,因为陈水扁系的势力日益衰微,他们不得不另寻有力的合作者;而蔡英文和谢长廷则属于后者,很难想象他们会全心全意为竞争对手苏贞昌的两岸政策出谋划策,为苏贞昌的两岸政策背书。退一步说,即使他们愿意效力,苏贞昌也未必能够采纳他们的建议,而只想让他们为其两岸政策背书,这对于蔡英文和谢长廷来说殊难接受。可以看出,民进党内的权力斗争事实上在各个层面上已经展开,但现在还基本上处于量变的阶段,各方都在寻求有利于已的力量累积。 

  民进党内现在隐隐分化成“挺苏”与“卡苏”两个阵营,双方的斗争会随着选举的临近而日益变得激烈起来。“挺苏”阵营主要包括苏贞昌自己的派系,前新潮流系的部分成员,以及原来陈水扁系的一些已经在党内被严重边缘化的成员。“卡苏”阵营主要包括蔡英文与谢长廷两个派系,以及原新潮流的部分成员。这两个阵营均已经开始系统布局以扩张自己的实力。苏贞昌现在挟党主席之利不断开拓政治版图,蔡英文和谢长廷则相对低调,对派系的经营手段与方式不如苏贞昌那样张扬。但是不管如何,民进党的派系结构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许多已经式微的派系开始分化,如“扁系”和几乎要消失的“游锡堃系”等,其派系成员都在寻求与有力者结盟,以取得新的政治舞台。同时,另外一些派系也开始重新组合,如谢长廷与蔡英文等派系,以求得在未来政治斗争中取得较为有利的地位。这些内部斗争引发的政治生态变化尚未达到相对稳定的程度,但斗争过程对民进党的岛内政策诉求及两岸关系政策均会产生较大影响。(陈星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台湾政治研究所副所长) 

编辑:张洁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