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9_210*60
关键词:
中国台湾网  >   新闻中心  >   时政新闻

述说“一带一路”丨合纵连横 三大战略催生新的增长极

2017年04月29日 15:04:07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字号:    

  2014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重点实施“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三年间,已是遍地花开,硕果累累,协同叠加效应不断显现,催生出新的增长极。

  “‘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从无到有、由点及面,有序推进,进度和成果超出预期。”

  “京津冀三省市正加快打破‘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着力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率先突破,朝着协同发展、互利共赢的目标奋力迈进。”

  “长江经济带建设坚持把保护和修复生态环境放在首要位置,正在加快形成长江黄金水道和综合立体交通走廊。”

  如上文这般表述,在“三大战略”的进展中并不鲜见。

  三年,筚路蓝缕,愿景正逐步成为现实。   “三大战略”共促区域协调发展

  进展均势如破竹,经贸往来日益繁荣,但“三大战略”的侧重点并不相同,初衷和涉及的范围也不尽一样。

  “一带一路”强调全方位对外开放,旨在适应中国在世界格局中的变化;京津冀协同发展则着眼于解决困扰多年的京、津、冀三地发展不平衡的难题;长江经济带则提出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

  在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刘慧和中国科学院地理所研究员刘卫东看来,“一带一路”是国家的顶层战略和全球战略,而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是国家的区域发展战略,两者不宜相提并论、等量齐观。

  但细读相关规划纲要不难发现,“促进经济要素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框架”“扩大对内和对外双开放”“寻找经济增长新动力”是共同的诉求。

  《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提到,要“打造重庆西部开发开放重要支撑和成都、郑州、武汉、长沙、南昌、合肥等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这在实践中将与长江经济带发展做好衔接;而关于利用环渤海经济区的发展优势、加强天津等沿海城市港口建设的表述,也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与“一带一路”对接提供了支撑。

  以往,建立在“四大板块”基础上的区域经济政策,一定程度上割裂了区域之间的经济联系。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冯奎认为,“三大战略”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弥合了“四大板块”空间上分割的问题。

  在地图上可以看到,长江经济带侧重以长三角为龙头向东开放和以云南等地区为核心的向西开放,与“一带一路”建设推动海陆双向全方位开放一致。重庆、成都、武汉、昆明等长江中上游核心城市的发展和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的建设不仅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经济支撑,也是“一带一路”建设全方位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带一路”中的中蒙俄经济走廊将京津冀地区与内蒙古和东北地区的对外开放紧密联系起来,密切了京津冀地区与东北地区和内蒙古的联系,为京津冀地区的发展和开放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和更广阔的市场,扩大了京津冀地区的辐射带动作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经验为长江经济带建设和承接产业转移提供了样板,“一带一路”的推进依托于国内区域的整合又同时将经济空间拓展到国际。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刘树成指出,“三大战略”的实施,能够促进国际与国内经济发展互联互通,形成沿海、沿江、沿边全方位对外开放新局面。  对接的突破口在于“联”与“通”

  “三大战略”为地方发展带来了重大的机遇,拓展了新的发展空间。地方纷纷摩拳擦掌,明确表示“要大干一场”。

  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甘肃、陕西、新疆、宁夏、安徽、河南、贵州、西藏、江苏、山东、重庆、四川、山西、云南、湖北、河北、天津、北京等地不约而同地将“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或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纳入了地方施政目标之中,争做两大战略或是“三大战略”的支撑点。

  比如,处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Y”字形大通道的联结点上,重庆的战略定位明确,即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战略支点、长江经济带的西部中心区域、海上丝绸之路的经济腹地。在《重庆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重庆要依托渝新欧大通道、长江黄金水道和渝昆泛亚铁路大通道,全面融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战略,增强在西部开发开放中聚集辐射能力的决心清晰可见。

  再如,湖南南临“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东靠上海自贸区,北接长江经济带,西有“西部大开发”,西南部连“北部湾”经济圈,西北有“湘新欧”出境通道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在“一带一路”建设框架下,在长江开放经济带与沿海开放经济带这个“一横一纵”T形格局下,湖南紧紧把握产业梯度转移规律,加强与沿线国家在工程机械、轨道交通等方面的交流合作。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党委书记彭震伟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对经济要素与资源配置及流动的高度市场化和高效化的促进作用决定了该倡议的空间应对不是排他性的,而是各省区市和各城市协同、合作的共建。而“联”与“通”是各省(区、市)对接三大战略的突破口。

  近年来,重庆经济增速持续领跑全国,与交通的互联互通密不可分。围绕“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布局,航空、公路、铁路等运输方式共同发展,不断完善交通运输网络密集度,基本搭建起了重庆至欧洲、北美、东亚、西亚等地较为完善的运输网络。

  就如何推动“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衔接,云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何祖坤曾公开表示,一是要完善江、陆联运网络,促进良性互动;二是依托交通运输通道,打造“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经济走廊;三是要加强跨省份合作;四是推动要素的流动;五是加强内陆海关与沿海沿边口岸海关的协调配合,加强口岸与内陆检验检疫机构的合作,全面推行依次申报、依次查验、依次放行的模式。

  独行快,众行远。期待下一个三年。案例·天津

  天津:扮演多重时代角色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赵建中 ■刘菲菲

  虽然并非“一带一路”沿线的“丝路”城市,但天津的地理位置、港口优势和高“含金量”的自贸区创新却让其与“一带一路”建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紧跟“一带一路”津企势不可挡

  “中巴经济走廊”作为两国的标志性项目,备受关注,迫切需要中资企业赴巴投资建设。万贝科技发展(天津)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刚福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一带一路”中国海外服务中心首个海外服务分中心将在巴基斯坦拉合尔市设立。拉合尔市是巴基斯坦的第二大城市,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合作城市。作为以企业为主导的多边协调机制平台,该海外服务中心以尊重当地文化,融入当地生产生活方式为基础,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进程提供多元化服务。

  张刚福仅仅是天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发展众多企业家代表之一。作为中国北方城市中的重要一极,天津占据了“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自贸区这三重优势,创新开放、“走出去”与世界融合是津门企业发展的必然选择。

  去年,天津出台了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实施方案和国际产能合作实施方案,与沿线国家合作交流不断扩大、深化。开展了钢铁、化工等优质产能向巴基斯坦转移相关工作,有序推进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国际道路货运开通试运营,加大了出入境货运航线引进力度,天津机场新增加密出入境定期货运航线7条。开工建设了苏伊士经贸合作区拓展区,聚龙农业产业合作区被认定为国家级境外经贸合作区。

  天津将发挥好中蒙俄经济走廊东部起点、“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支点的作用,打造中欧集装箱班列品牌,巩固开拓东盟等传统市场,推进中欧先进制造产业园建设,依托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国际清真产业园,拓展与中东地区的贸易往来。  自贸区是“一带一路”支点上的对外窗口

  “要用国际视野和颠覆性思维谋划天津自贸区建设,不要囿于小格局、小动作、小利益,要积极推进国际高标准投资和贸易规则在自贸区内先行先试,通过压力测试、风险测试,取得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近日,天津自贸区迎来挂牌成立两周年,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主持召开天津自贸区推进工作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表示,自贸区是体制机制创新、制度创新高地,是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试验田,要以企业的“获得感”作为改革成效的评判标准,让企业、市场主体获得改革红利。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下,布局一个自贸区,带动京津冀乃至整个北方的发展,与“一带一路”倡议叠加,为天津赋予了多重时代角色。

  “天津自贸区建设应放到更高的国家战略上来看,从京津冀协同发展到‘一带一路’建设,应跳出天津看天津自贸区,通过天津自贸区平台把北方连接起来从而联动发展。”天津市副市长阎庆民认为,在经济新常态下,天津自贸区应运而生,而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离不开水运和口岸的发展,因此,天津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推动城市,在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中有着得天独厚的发展优势。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海关、港口等实施的多项京津冀区域便利化改革,通过天津支撑起了京津冀及“一带一路”沿线城市国家的贸易便利化通道。其中,天津实施京津冀海关区域通关一体化改革,天津企业通过首都机场进出口货物的通关时间节约8小时,途中运费降低30%;北京、河北企业通过天津海港口岸进出口货物通关时间缩短3天,通关成本减少近30%。

  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港口运输优势使得天津抢占了经济发展的高地。目前,天津港在内陆的石家庄、包头、银川、西安等地共建设了23个内陆无水港,覆盖10个省区市,基本完成内陆无水港网络布局,全港70%左右的货物吞吐量来自内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航线已成为天津港海上航线网络的主要组成部分,成为中国北方对外开放的重要通道。天津港对中国形成南北互动、东西相联的深度开放新格局发挥了重要作用。

  天津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推动器,打通了港口动脉,以自贸区为基础建立的金融改革制度,不仅辐射带动了京津冀产业发展,改革红利更延伸到“一带一路”沿线。

[责任编辑:黄露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