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执政基础正在瓦解?

2018年05月15日 10:00:00来源:中国台湾网

  “前瞻建设”和“年金改革”被民进党视为重要政绩,前者被宣传为用以解决“未来问题”,后者则被视为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但岛内舆论普遍认为,“前瞻建设”是在“替年底选举服务”,“年金改革”只改军人、公务员和教师而不改劳工群体是“欺软怕硬”,然而,在民进党全面掌握执政权的情况下,两项“改革”仍然全盘过关,其他人奈何不得。

  国亲联手反“前瞻”

  蔡英文上台以来,亲民党大部分时间站在第三方的立场,在两岸关系上坚持“一中屋顶”“反对台独”,在内政问题上跟民进党结合比较紧密。一直到“前瞻建设”“军人年改”引发争议,国亲合作才成为了可能。去年9月25日,国民党、亲民党党团的38位“立委”,以“前瞻条例”及预算审查程序有重大瑕疵为由,“声请‘大法官’解释并请求急速处分”。

  按照相关规定,“立委”三分之一以上员额声请,就可以要求“大法官释宪”,在现有112席次的情况下,38人是符合条件的,“大法官”也应该进行实质审查,但在泛绿法官居于多数的情况下,竟出现“大法官会议”驳回立法机构党团要求的情况,理由仅仅是“立委”高金素梅请假未出席、此前“条例”审议时投票的反对者不足38人。

  民进党压缩在野党的体制内抗议空间,因而泛蓝阵营选择不出席投票以示反对,竟然被“大法官”当作护航执政者的理由,已然显示岛内最高裁判者已经有明显的蓝绿倾向。针对另一论据,高金素梅反驳说,“大法官”驳回的理由之一,是因为她请假,但实际上她没有请假,是另位一名“立委”请假,“大法官”却用这种理由不受理,真的很可笑。

  驳回事件发生后,国民党、亲民党党团总召先后表态应会再次合作,亲民党团总召李鸿钧说,“大法官”驳回“释宪”案的理由太过牵强,把“立委”职权解释得太狭隘,不投票也是一种抗议行为。早先,因为蔡英文的分化策略得当,在野合作一直遥遥无期,却因为民进党的吃相太过难看,而且明显逾越职权,国亲合作成为潮流。“把中间派往对手那边推”,即是民进党的真实写照。

  金门花莲反“年金改革” 

  军公教群体是国民党的铁票,被民进党当作是“年金改革”的祭品,民进党对于真正悠关大多数人的“劳工年金改革”迟迟不动手,就是害怕在民进党民调低落的情况下再得罪选民。7月1日,“公教年改”将实施,无党籍执政的花莲县政府、金门县政府表示将联合声请“释宪”,理由就在于相关法案“侵蚀民主根基的公共理性,伤及人性尊严的‘宪法’理念,对公教人员退休后的安养生活造成莫大冲击”。

  5月11日,台湾《风传媒》公布蔡英文执政两周年满意度调查,就“年金改革”而言,四成民众表示满意,四成六民众表示不满,民众对待“年金改革”的观点高度分化,显示民进党并没有赢得社会认同,不满意者高于满意者更显示民进党有很大的调整空间,离着人民期待的结果还很遥远。

  在野党因为民进党当局的施政作为团结一致,连任、接班难度不大的无党籍县长也因为当局的决策而站在反抗一线,随着“反民进党”成为一时风潮,且不说年底选举会否喊出“民进党不倒、台湾不会好”的竞选口号,仅蔡英文的“施政结果”就已经很难维持,一个一意孤行的政党,不在乎人民呼声,又如何妄想长期执政呢?(作者:李东海,四川省台湾研究中心,江苏省台湾问题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本文系投稿作品,不代表中国台湾网观点)

[责任编辑:赵静]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