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民调下跌快又惨已坐不稳“江山”?

2018年01月12日 09:39:00来源:中国台湾网

  2017年已然结束,蔡英文的民调跌落速度不仅快于前任,也遭遇跨年龄层、跨职业别和不同政治派别的民众反弹。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这种趋势还将继续。1月2日,台湾《天下杂志》公布调查显示,已经有六成八的民众不满蔡英文、远高于满意的两成三。与之相比,赖清德不满意度和满意度都在四成。蔡英文的民调已经三度“死亡交叉”,赖清德可能会取代蔡英文如今的位置,底限是党主席、高限则是领导人职位,而时机分别在2018年和2020年。

  岛内的满意度调查通常被视为对施政者执政效果的观察,信任度表示“是否看好行政首长未来的施政”。亲绿的美丽岛电子报12月调查显示,蔡英文的满意度仅有二成七,不满意度高达六成;蔡英文的信任度跌落到三成,不信任度已经过半。这就意味着,六成民众反感蔡英文的执政,过半民众对蔡英文的剩下任期抱持负面观察。

  蔡英文可能不寻求连任

  蔡英文任期未半就被民众判了“死缓”,接下来还有九项公职人员选举、领导人暨民意代表选举两场重要选战,压力之大、可想而知。蔡英文“度日如年”的心理反映在致辞之时,她才会将“就任领导人五百多天”说成“五百多年”。当然,苦于民进党执政的民众或许真的感受到了“五百年的煎熬”。

  最欢迎蔡英文的年轻人、高学历族群变成最不满意她的一群人,反感民进党的比例已然超越国民党(尽管还在误差范围内)。蔡英文明显拖累了民进党,就有人认为2020年蔡英文不寻求民进党提名的可能性很高。如果2018年选得不好,蔡英文势必要交出党主席职位,沦为“跛脚鸭”。解释蔡英文民调下跌的文章已经很多,不妨以近期发生的两个事件作为切入点来观察。

  绿营齐反“劳基法”修恶

  以“劳基法”修正为例,民进党自家人都看不下去,前文宣部主任陈芳明批评称,去年“一例一休”立法,已经引起民怨,再修改时“反而更加歪了一边”,“民进党不要说站在工人的立场,只要站在人的立场,就知道‘劳基法’越修越恶劣”。

  “时代力量”12月中旬所作网络调查显示,受调查的千名台湾民众中,有近6成支持行政机构主动撤回“劳基法修改版本”。善于捕捉媒体镜头和操作议事规则的“时代力量”免不了以民意为后盾给民进党“使绊子”,领导人官邸门口扎营抗议、退出政党协商、向选民“道歉”,每一项都够民进党受的。

  月薪三万是“梦想”

  蔡英文一年来言语出错不断,被讽刺为“离开稿子就不会讲话”。如今又说民众能够获得月薪三万元新台币是她的梦想。之所以说“梦想”而非“目标”,很明显是避免重演马英九时期列出具体目标,却又达不到的尴尬境地。不过,如果只会许愿,民众选一樽神仙当领导人就好,干嘛选择蔡英文?

  2016年大选时,蔡英文讥讽同样主张“月薪三万块”的国民党主席朱立伦。蔡英文说,如果能调涨基本工资到三万块新台币,就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奖。如今蔡英文把朱立伦的目标当梦想,除了打脸当年的自己,还有什么意义?难道是希望薪资到三万元以后,给朱立伦颁发“诺贝尔奖”吗?

  如果蔡英文的梦想可以不设期限,那蔡英文也可以大喊月薪十万甚至二十万块,因为这个数字在几十年、几百年后总可以达到,那时候人们或许会怀念蔡英文的“功劳”,但是现在的人不会。

  此前,“阁揆”赖清德向长期照顾老人的服务人员喊话,他说三万多块新台币的薪水是“功德台湾、做善事”。如果三万多块新台币的收入都算是做功德,多少薪水才算是正常?更何况“三万”这个数字相当部分行业根本达不到,一部分人“看得到、吃不到”,还有一部分却是看都看不到。

  民众的不满在集聚

  蔡英文选前鼓励选民“有事大声说”,选后却说,她听到以后就不用继续大声喊。民进党民代更是扬言,认真的劳工在工作,抗议声浪只是录音带。没办法,正常说话民进党人听不到,大声说也听不到,抗议时身份甚至降格为“录音带”,或许只有投票时候来了,民意才会被彰显。此前,民众只能等待或者按捺不住就上街头。

  民进党自诩“最会沟通的当局”,却要民众以抗议的方式来沟通。如果走上街头的人不足10万,民进党几乎不会在意;超过10万,只要风头过了,依然我行我素。真正能造成压力的是超过10万人持续上街头抗议,或者形成全社会的“反对浪潮”,就像陈水扁、马英九时期所遭遇的一样。虽然目前条件仍不成熟,但谁又知道没有在孕育呢?(作者:李东海,四川省台湾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赵静]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