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友诗的启示:放下“反共”偏见 看清百年历史主轴

2019年03月26日 15:40:00来源:中国台湾网

  山雨欲来的1949年某日,报考海军官校的19岁凌姓青年,没跟家人提起,自行跑去广州看榜。金榜题名固然可喜,意外的是,他当场被编入伍,随即跟着海军去了高雄,连跟家人道别的机会都没有。此后40年,他无缘再与大陆亲人见面,却跟着国民党来台进行“反共”大业。

  他就是在台出生长大、膺选大陆13届全国政协委员、近日因在政协发言遭到“台独”反对的凌友诗的父亲。

  台湾“中时电子报”日前发表评论指出,2003年凌友诗出任福建政协委员,踏入大陆政治体制,她父亲,当时心中曾有纠结。后来凌父知道女儿不是贪图名利“投共”,而是想为民族复兴、国家统一尽一份心力,从此就不再纠结,转而支持女儿。

  曾参与国共斗争、来到台湾的外省家庭,大多无法排除“反共”情结,甚至因“反共”而“反中”,宁可靠向“台独”。凌家父女是少数能分辨“亡国”和“亡天下”的特殊外省人,他们比那些后来看清“台独”恶质才清醒的人更可贵。

  顾炎武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国共内战、国民党败于共产党,只是亡国。(此国不是今人认知的国,而是中国之内的政权轮替。)为“反共”而“反中”,为反中而勾结外力、兄弟阋墙,为勾结外力而颠倒是非、认贼作父,就是亡天下。

  徐蚌会战结束60年后,蒋介石当年剿共的左右手陈诚之子陈履安说,国共已经不打了,但两岸依然不得言欢。他“对于这一段走岔的历史满心悲忏”,陈劝“不曾与中国大陆或中共有何过节的台湾人民”,不要“承接国民党的敌情意识,甚而发扬蹈厉”。可惜他的衷心忏悔与呼吁,不敌“台独”意识对人心的腐蚀与挟制。

  已故台湾前“监察院长”王作荣,奉献毕生建设台湾。他晚年返乡探视,用“脱胎换骨”形容大陆的进步。王说:“谁使中国富强,我就支持谁。”

  被另一“监察院长”王建煊赞称忠良的郭冠英,十年前的今天被撤职。这位自嘲“高级外省人”的国军军官之子,以笔名奋力写文,揭穿“二二八”真相、坚称台湾不是国家、“反独促统”不遗余力,最后却沦为被以“损害国家尊严”为由,免除公职。

  包括来台外省家庭的两岸多数中国人,身上都带有累累的历史伤痕。我们必须找出理解、弥平这些伤痕的正确方式,社会才能和谐,国家才能富强。放弃“反共”的凌友诗们,就是看清百年历史的主轴,不计个人恩怨,以求国家强盛统一。

  至于取消凌的户籍、罚她钱的台当局,不但无意理解、弥平伤痕,反而是在制造、加深伤痕。

 

 

 

 

[责任编辑:李杰]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