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鸿吉:从台湾‘放牛班’到重庆的教育家

2018年11月30日 18:19:00来源:中国台湾网

 

邓鸿吉。(中国台湾网 齐昕 摄)

  中国台湾网11月30日北京讯(记者 齐昕) 1996年7月,时年31岁的邓鸿吉第一次来大陆。在北京,作为台湾知名发明家和政治界新星,他与同僚一起受到邓小平的接见,那次会面中,邓小平对他说:“有机会就回来来,祖国嘛!来祖国为发明和创意献一份力。都是姓邓的,我支持你。” 

  但是当时,出于自己政治前途上的考量,邓鸿吉选择留在台湾。后来又因为对政治失去了兴趣,开始专心从事教育工作。直到2017年,邓鸿吉教授与重庆南岸区政府合作,成立爱迪生创意发明基地,培育重庆中小学生从事创意发明。回忆起当年,邓鸿吉表示:“96年那次我失去了一个机会。” 

  放牛班走出的教育家

  “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我从小三餐不继,学校也是换来换去的。因为父亲欠钱,母亲带着我到处奔波。我捡过馊水,我捡过破烂,就为了生存下来。但是我告诉自己永远不要放弃。”童年贫苦的生活经历给没有领邓鸿吉丢掉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希望。“我从就养成了一个爱好,我喜欢拆东西,这是我最大的兴趣。我喜欢东拆西拆,然后再把它组装回去。这样子的时间和经验帮助我打下成为发明家的基础。”

  “有很多人问过我是哪里毕业的,我都会告诉他们,我不是名校毕业的,但是我毕业的学校都以我为荣,而且台湾的教科书里都会有我这号人物。”被破格提拔为教授的邓鸿吉戏谑的称自己读的初中为“放牛班”:“放牛班大家都能想象,就是学校根本都不爱你,上学来书包一丢爱干嘛干嘛,老师也不叫你。但是那三年是我最快乐的日子。” 

  “我觉得我们中国的孩子都是硬体式的教育,应该说大陆、香港、澳门、台湾都一样。老师会认为自己的学生考了第一名就很有面子,家长也会认为自己的孩子考了第一名很有面子。我觉得不对,我走过了很多地方,也看过太多事情,对我而言,我觉得孩子应该让他自由地发展。而不是硬要告诉孩子,你只有读书才能有未来。第一名能有几个?应该让孩子越早知道自己未来的方向,才是正确的。” 

  在邓鸿吉看来,台湾孩子和大陆孩子面临的问题和挑战都是共通的。“我到大学演讲的时候,有读英文系的学生来找我,说老师你帮帮我,我找不到工作。我说你去当英文老师。他说我对英文没兴趣,是我父母叫我读的,就为了一个文凭。这样的事情大陆也一直在发生。所以对我来讲,教育孩子最重要的是从小培养他的兴趣,了解他的定位。” 

  “我觉得我教给孩子发明的同时,给孩子们更多的就是教给他们正确地定位自己的人生。我希望孩子了解到我们中国未来的需求,我不会告诉他说你就是要当个金融家、学者、工程师。老师要教你的就是为人处事的道理,把技能带进来,把语言学好,你可以走向世界,把世界所有最好的东西拿到我们中国来。把中国这边发明的东西带到全世界,我一直我我一直希望我们中国人能成为全世界的发明创意的领头羊,靠我们的软实力来跟世界竞争。” 

   两岸的孩子应互相学习

  “在大陆上课你问孩子有没有什么问题,大家都举手抢着问。台湾的话你问有没有问题,看不到一个举手。台湾人正在变成一种哑巴弱势的团体,这样不对,以后要改。”在两岸都一定教育经验的邓鸿吉直言不讳地指出了两岸青少年的区别,“这就是我现在看到目前两岸的最大的差别。我觉得台湾的孩子的优点就是比较彬彬有礼,大陆的孩子就缺少了那一股味道。我觉得这可能是父母亲的教育造成的。然后台湾孩子的缺点就是没有竞争力,就好像是被关在笼子里面的鸡。”

  “大陆的孩子竞争力很强,就像一只斗鸡。我觉得这就是台湾未来会输的地方。虽然大陆的孩子在这种所谓的礼节文明上面有所缺,但是你要给他时间,台湾也是这样子走过来的。所以我在这边教书,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告诉孩子们为人处事的道理。你一定要孝顺父母、尊敬师长,不要随便乱丢垃圾,做些违章、损坏文明礼仪的事情。台湾的孩子这些观念都有,可是他们不像大陆的孩子竞争力很强。”

   “31条”+“58条”吸引台湾人来重庆

  初到重庆的邓鸿吉没有依靠当地政府或政策上的支持就将企业带上来正轨,但是年初“31条措施”的出台还是让他备受鼓舞。“‘31条措施’带来了很多实质上的影响,到目前为止我也感受到了在事业上的很大帮助。以前台胞证就8个号码,买车票坐飞机都很不方便,现在改成跟大陆一样的18位数,就方便太多了。”

  8月21日,重庆市政府发布实施《关于促进渝台经济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将31条扩大为58条,进一步深化渝台经济文化交流合作,逐步在投资和经济合作领域加快给予台资企业与重庆企业同等待遇,逐步为台湾同胞在渝学习、创业、就业、生活提供同等待遇,努力打通惠台政策“最后一公里”。 

  就此,邓鸿吉表示:“我很多朋友看到这么多政策相继出台后,都觉得蛮心动。好几个本来不在重庆的朋友,都打算要来这边工作,来这边立业,甚至来这边创造就业的机会。”他也特别分析道,“影响台湾人做选择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方便。重庆交通很方便,吃喝玩乐又很多元,重庆的城市规模也很大。最重要的是我能感受到这个城市越来越规范,在改变之前城市面貌上一些不好的问题。”

  “说实话,我当初决定来大陆发展教育事业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因为习主席说要让中国脱贫,一个人都不脱队。”邓鸿吉希望用自己的经历和教育观念给更多贫困地区的学生以信心,“我就是靠发明创意脱贫的的人,所以在重庆,不管是多偏远,要爬很多山才能到的地方,我都愿意去跟那里的学生分享我的人生,告诉他们我是怎么走过来的。今天世界都是我们舞台,孩子不可能没有希望,是我们没给他们机会。哪怕我为我们祖国培养出一个杰出的一个科学家、发明家,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值得。”(完)

[责任编辑:齐昕]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