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岛内各界人士追思王晓波——“做一个太平盛世的中国人”

2020年09月04日 08:56:00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7月30日,“台湾同胞的杰出代表、台胞爱国统一阵营的杰出领袖和理论家、社会活动家”王晓波先生病逝于台北。

  8月8日,王晓波先生骨灰撒于台湾海峡。

  9月3日,在“王晓波教授纪念会”会场,曾陪同老兵返乡的杨祖珺演唱的《美丽岛》和女生合唱《我的祖国》、《黄河协奏曲》旋律依次回响,展出王晓波先生在海峡两岸为“做一个太平盛世的中国人”而奋斗的精彩一生。

  义 者

  “做一个太平盛世的中国人”,这句话,对王晓波先生来说不是口号,是从血泪苦难中生长出来的信念。1953年他9岁时的元宵夜,母亲张丽曼在台中家里被捕,当年在台北马场町刑场就义,父亲因“知匪不报”坐牢,他和两个妹妹从此成为“匪谍”的孩子饱受困苦欺凌。1973年,王晓波因思想见解不容于当时的国民党当局被逮捕讯问,后被台大哲学系解除教职。台湾资深媒体人黄智贤曾说过:“多少人因为政治受难的经历而荣华富贵,晓波老师要得到这些太容易了,但他没把这些看在眼里。”

  王晓波看在眼里的是什么?他1980年从美国给在大陆的舅舅写家信说:“我们家庭的悲剧,也是中国悲剧的一部分,我们不怨天也不尤人,我们只恨中国不强大,自己不争气,我们只应抹干眼泪为中国的明天而奋斗,希望我们的悲剧不要在我们的子孙身上重演。”

  正是有这样的心胸气度,当1987年台胞初到大陆,看到的多是落后之处甚至有嫌弃之意时,王晓波看到的是:“今天的中国不仅仅是独立的国家,而且是有保卫自己独立的能力的国家。”王晓波父母及其家族近百年来磨难重重,其父亲王建文离世时,王晓波撰文:“您下辈子要做一个太平盛世的中国人”。王晓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两岸统一才能开启中华民族的太平盛世。因着这个信念,他一生在台湾经历“两蒋”“李扁”时期,直至最后一刻,无论被迫害、打击还是被嘲笑,立场从未动摇。

  东吴大学前任校长刘源俊教授在纪念会上说:“我们今天纪念的是一位民族大义士。”

  学 者

  朱云鹏教授在纪念会上回忆王晓波主持微调课纲时说,我们全体小组成员最佩服的是他的意志力和勇气,无论有什么人指责我们,他都说“没问题,我可以和他公开辩论”。这样的勇气来源于王晓波先生扎实的学术根底,他著作等身,哲学史学兼修,被台大解职后还能从讲师晋升为教授全凭研究实力。

  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在纪念会上说:“晓波兄不相信受日本殖民统治50年的台湾人,会反对民族主义而拥护殖民主义,他只相信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认为台湾人民绝不是天生的帝国主义殖民统治顺民,因此开始深入研究台湾史,对抗日先贤蒋渭水的研究尤为其中最大成就。他在有限的资源下全力收集各种蒋渭水的文献资料,并且遍访台湾抗日耆老,还原了台湾抗日史,主持出版了《蒋渭水全集》。”马英九说,正是因为王晓波的研究成果,他才“认识”了“台湾孙中山”蒋渭水。

  王晓波对台湾抗日历史的研究,也列入了北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在历史研究的过程中,他意识到台湾没有一部抗日史,那段记载只有日本殖民统治者的行刑口供,以致后人将抗日志士林少猫误为“土匪”。因此,1984年王晓波撰文呼吁:“如果我们不能即时抢救台胞抗日史的文献,等这代抗日台胞过去后,台胞抗日英烈只能以日本人的记述来写他们的历史,岂不是永世的抱憾?”

  王晓波妻子宋元说,为了研究那段历史,王晓波每天“啃”日据时代的《台湾民报》。他遍访当事人,除了历史,也留下这些可敬的台湾前辈人生最后的记录。1987年,王晓波推动成立台湾史研究会,担任创会理事长,他以数十本台湾史研究著作证明:“台湾文化在某种意义上,比其他省更具有河洛成分”“近代台湾历史的发展,是与近代中国革命发展息息相关的”。有人在座谈会上挑战他:“你为什么反‘台独’?”他回答说,我是知识分子,不是政客,我研究台湾历史,就要提出我的意见,这是我的责任。

  侠 者

  世新大学副校长李功勤在纪念会上回忆他眼中已不年轻的王晓波:“牛肉面、高粱酒,骑着脚踏车王子般进出校园,小馆子里高声议论家国……”

  马英九在纪念会上说在台大四年级时认识讲师王晓波,相交49年,王晓波只求过他两件事,一是请求帮助政治犯陈明忠保外就医;二是请求批准在北大任教的陈鼓应先生的妻子返台探亲。马英九任内聘请王晓波主持课纲微调和高中历史课纲修订,王晓波因此成为“台独”势力的箭靶,马英九说:“晓波兄从来没有抱怨,最多感叹一句,我双拳难敌四手啊!”

  王晓波先生一路走来,发起校园“保钓”运动、推动老兵回乡探亲、创办统派团体、创办《海峡评论》、致力历史哲学研究……这些不被大多数台湾民众了解,最让他“上版面”出名的还是2009年历史课纲修订和2013年的课纲微调,受邀与他一起工作的李功勤在纪念会上说:“在某些报上,比枪击要犯上版面还多”,所受攻击可想而知。但王晓波在自传性质的《故人故事:我的告白》中特别记录这一段工作:我不但校正了经李、扁时期以皇民化扭曲的台湾历史教科书,并且把台湾人民抵抗日本殖民统治的历史和参加祖国革命的历史,列入高中历史课纲中。

  朱云鹏在纪念会上说,很可惜微调课纲后来被推翻了。在2016年选举狂潮之后,台湾已进入另一个阶段,民主被民粹遮掩,和平快要被仇恨淹没。

  “历史教育新三自运动协会”理事长、嘉义大学应用历史学系教授吴昆财说,我们会延续晓波先生的终生志愿,让中华文化千秋万世于两岸中国人的土地之上。

  (本报台北9月3日电)

[责任编辑:杨永青]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