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两岸交流三十年·人物】“一世深情恋大理 几番义愤为家国”——访全国台企联副会长薛一萍

2017年12月31日 09:17:00来源:中国台湾网

  全国台企联副会长、昆明台协常务副会长薛一萍接受中国台湾网专访。(中国台湾网 扶海涛 摄)

  中国台湾网12月31日讯(记者 王思羽) 金庸小说里世外高人隐居的山水秘境,玄幻故事中得道上仙居住的“世外桃源”,这样的地方在现实中竟真的存在!25年前(1993年1月)第一次从台湾来到云南大理时,全国台湾同胞投资企业联谊会(下简称“全国台企联”)副会长、昆明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下简称“昆明台协”)常务副会长薛一萍真的被眼前的景色“美哭了”。“我被洱海的美感动得落下泪来,而后再看到终年翠绿的苍山,即便下雪都是绿的。感受着周围的空气、水源、温度,我问自己,如此的人间仙境,除了这里还有哪能够寻到。”

  之所以能与大理结缘,是因彼时薛一萍受德高望重的台湾法鼓山圣严法师所托,只身前来为岛内120余信众朝觐鸡足山的两岸佛教交流活动打前战。法师指点她,大理的鸡足山是佛教传入东土的第一个道场,之所以没被列入中国佛教五大名山,是因为当时的大理尚叫“大理国”,不属汉土。但其实,这座曾是释迦牟尼佛大弟子迦叶尊者昔日道场的灵山,在佛教中享有极其崇高的地位。薛一萍一个人来到山脚下,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九点徒步爬上山顶,山间及顶峰目睹的景色,让她进一步认定,大理除了交通不便外,宛然就是人间仙境。走下鸡足山,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我觉得自己应该为来到这里的旅游者、朝圣者做些服务,为他们的食宿提供便利。”于是乎,总投资1.2亿人民币、按五星级标准兴建的亚星大饭店便于半年不到的时间内(1993年6月)正式奠基,并一举成为当时大理的第一个外资项目、云南省内投资最大的台资企业。

  就这样,一次得道高僧托付下与大理的“不期而遇”;一次为两岸佛教交流牵线搭桥的意外之旅,仿佛冥冥中为薛一萍指点出全新的广阔天地与事业机缘,更指引出薛一萍家族三代人与云南大理在此后20多年间,甚至可能是生生世世的不解之缘。

  砸锅卖铁建酒店 利人利己利大理

  在薛一萍看来,对于近年经济飞速发展的大陆而言,规模1.2亿的投资或许真的只能算“还好”,但放在25年前,却堪称是一笔天文数字。“当时砸1.2亿我确实是倾家荡产”,薛一萍回忆,她将自己在岛内拥有的所有企业,包括旅行社、古董公司乃至收藏的古董全数廉价变卖,房子、车子更不必说,再加上所有的存款,“最后不够的还跟朋友到处借,这才算是把款项凑齐”。

  如此砸锅卖铁、孤注一掷地从台湾跑到大理投资酒店,薛一萍如今总结,一方面当年确是年轻,抱着单纯、挚诚的想法,在被大理的美景洞彻心扉后,便彻底抱持了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决心。另一方面也是觉得,在此经营酒店不但能为旅客提供便利,让更多人欣赏到当地的风景,也能为日后的自己营造一个自然、健康的生活空间:“我一直有个根深蒂固的想法。一个人无论事业如何飞黄腾达,累积多少财富,当你到达一定年纪时,一定会希望过上安逸的日子,希望找一个风景如画、气候宜人、空气好水源好、利于养生的地方颐养天年。每个人到最终或多或少都会产生这样的向往。”因此,在大理投资兴建酒店,可谓利人利己,一举两得。

  可以说,从一开始,薛一萍投资酒店就不是以追求纯经济利益为最大目标。“从经济上看,甚至可能有些不划算;但从社会效益来看,我认为自己选择在大理投资非常明智”,她强调。

  25年前砸下1.2亿巨资,薛一萍最初预计20年收回成本,如今到了25年头上,她坦言,由于其间又投入大笔酒店翻新费用,到目前成本还没完全收回来,“可能要再过4、5年”。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薛一萍心里非但不急,反而越发淡定有底。她回忆,自己刚来投资的那个年代,无论大陆还是台湾,环保意识尚不普及。当时自己心中最大的希望就是当地政府能够重视环保,那时的她就已洞悉:“只要把环保做好了,将来就有赚不完的钱。”在大理开酒店一干就是25年,她表示,在这一历程中,自己可谓一路见证了当地政府如何一步步将环境保护落实到扎实的工作中,并在近年完成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施政方针,“对洱海的保护、苍山的保护、污染排放的管理,甚至于已经延伸到野生动物和候鸟的保护。这些是我最开心看到的。”她还谈到,之所以成本回收时间比预期延长,这与当地地理环境偏远,早年交通不便等因素有关,但看看今日的大理,从自己刚来时只有弹石路、盘山路,需要翻山越岭的旧貌,发展到如今交通四通八达,她不由感叹,“20年对人来说很长,但对于一个社会而言,只是很短的一瞬。短短20几年,大理从没有高等级公路发展到公路、铁路直通国外,如今高铁不日通车,机场也即将开通国际航线,这真是飞速的改变。”更何况,随着当地一波波环保治污措施的不断推动,自己坚信,大理终将成为一个永远没有污染的人间仙境。她仿佛能够清楚看到今后的路,“未来的经营收入必定翻倍,因为在当地不遗余力的环境保护下,苍山永远是翠绿的,洱海永远是清澈的,会有赚不完的钱。”

  其实,倘若一门心思“向钱看”,薛一萍本有机会早些让自己收回成本,赚回投入的。她回忆,自己当年抱着极大的热忱前来投资,也很快遇上了当地政府单位亲切热情的回应。在为酒店选址时,自己原本可以拿下距大理古城南门仅20米,如今是游客服务中心的“黄金地皮”,“很大一块地,旁边有一条溪,很美”,但一番大喜过望后冷静想想,薛一萍反应过来,如果自己在那里建起酒店,日后必定破坏古城景观,“人家要来拍摄古城的时候,肯定是会拍到我这间酒店,它伫立在古城旁难免显得格格不入,到时岂不造成‘视觉污染’。”

  在薛一萍的主动要求下,政府人员开着吉普车驶向上坡,载她来到距古城城门一公里的地方。车轮压过颠簸的弹石路,“就停在现在我家大门口再往北差不多50米的地方”,那是一个当时所谓的‘十字路口’,其实就是几片苞谷地的交叉路段。”她描述起当时的场景,“我问这条路叫什么?他们说是滇藏公路,是国道。我说国道应该不会改道,那就在这吧。”对方投来诧异的目光:“你确定?真的想在这?不会变?”薛一萍再打量一遍这座小小的荒山坡,地势较高便于观景,况且它面朝着洱海,背靠着苍山,应该能算是块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就在这”,她不再犹豫。就这样,前后不过五分钟,薛一萍完成了酒店的选址,也就此敲定了自己乃至整个家族与大理的天定姻缘。

  尽管没有拿下古城旁如今可能是“寸土千金”的地段,尽管酒店距古城有一定距离,让她为此多少让渡了一定经营效益,但薛一萍依旧认为,自己已经达到目的。“就是不能离古城太近,不能破坏原有景观。”她强调,自己想做的是对大众有益的事业,而非单纯仅为赚钱,“如果只是为了钱,我当时根本不用来大陆。因为当时我的投资数额倘若放在台湾,不论怎么贬值,也足够我吃一辈子。”自年轻时便在海内外走南闯北的她坚信,就算大理不是全球范围内“独一无二的人间仙境”,也是世间罕有的旅游胜地。

  “我想我的投资是正确的,‘利己’的同时也做到了‘利人’”她表示,“如今,大理生态旅游的饭已经煮上了,当地的很多百姓乃至他们的子子孙孙都可以吃这口饭。他们不需再去从事可能带来污染的重工业,也不需再靠砍柴、网箱养鱼这些重体力劳动维持生计。他们只要把好山好水保护好,把自己的民族文化发扬好,把自身的素质建设好,就有赚不完的钱。我为大理旅游业的发展过程中,也融汇着自己的一份努力感到骄傲 。”

[责任编辑:王思羽]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 iwilljuba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