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圣途》:纵千番蹉跎,爱国之忠,不惧不悔

2018年02月13日 14:45:00来源:中国西藏网

  中国西藏网讯 近日,央视播出纪录片《圣途》,重现了1780年(乾隆四十五年)六世班禅从扎什伦布寺启程,不远万里从西藏到北京朝觐乾隆皇帝这一历史事件。中央政府和六世班禅克服各方面的阻力,共同携手,遵循西藏人民意愿,奠定西藏稳固的政局,共谋安定与团结。该片再现了《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这一重大规章制度形成的过程和意义,深刻反映出历史上中央政府对西藏的有效管辖和治理,以及中央政府在藏传佛教大活佛转世认定上的权威。

  《圣途》一共五集,蒙太奇拍摄手法向观众展现着精美绝伦的高原画卷,弦乐和诵经声相互穿插,萦绕耳畔。纪录片以六世班禅为线索,鲜活呈现两百余年前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的治理,以及阐释中央政权与西藏地方政权从来是隶属关系的事实。历史的风起云涌,与雪域高原的巍峨风光相得益彰。该片历经两年策划、三年拍摄,摄制组沿着六世班禅进京朝觐路线,辗转西藏、青海、内蒙古、河北、北京等多地取景,行程5万余公里,采访了唐卡、彩塑、藏香等传统文化传承人,西藏大学、西藏社科院等高校研究机构的学者以及布达拉宫和扎什伦布寺等文物保护单位的工作者,全景式地展现了雪域高原的独特风貌和人文景观。制作过程可谓茹苦含辛,一片至诚。而以纪录片形式梳理这一史实脉络,不仅有历史意义,更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十一世班禅题写的片名“圣途”二字,一份传承在这清秀隽永的字迹里清晰起来。清圣祖于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册封五世班禅罗桑益喜为“班禅额尔德尼”。据《清实录》载:“谕理藩院:‘班禅呼图克图,为人安静,熟谙经典,勤修贡职,初终不倦,甚属可嘉。著照封达赖喇嘛之例,给以印册,封为班禅额尔德尼。’”彼时起,班禅额尔德尼的名号,被中央政府正式以法律形式确立下来,也正式明确了班禅的政治宗教地位,从此历代班禅转世,须经中央政府册封成为历史定制。转眼岁月呼啸而过,中央政府对班禅额尔德尼的照护,和历世班禅爱国爱教的光荣传统,仍在时光流转中不绝地延续。

  “犹如飞鸟随大鹏,无数智者拥大师,缓缓前往东方去。”

  清朝年间,藏地不乏冲突与战乱,权力的角逐与厮杀让雪域生灵不得安然。在西藏,一些世俗贵族反对中央政权,企图赶走驻藏大臣和驻藏的清军,清王朝则坚决地同这种分裂国家的行为进行着斗争。在这种动荡的局势下,六世班禅深明大义的胸怀,无畏坚忍的风骨却已悄然萌芽。

  如第一集片头旁白所言:“一座城的气质,源自历史的印记,一座建筑也同样如此。”位于承德的须弥福寿之庙,又被称作班禅行宫。这座建筑由历世班禅驻锡地扎什伦布寺复制而来,却又融合了汉满两族元素。它的存在,铭刻着雪域众生的殷切期许,和大清皇帝的治国安邦方略。

  清高宗为邀请六世班禅赴京觐见,其实在数年前早就作了精心的筹备和部署。他选择了七旬万寿的时机,让六世班禅以祝寿为名前来朝觐。又把会晤的地点,选在承德避暑山庄,并在承德修建了接待班禅的须弥福寿之庙。古稀之年的乾隆皇帝,为这次相见,还特地学了藏语。

  乾隆皇帝和六世班禅,心中都有一番夙愿,就是西藏的稳定。1780年(乾隆四十五年),六世班禅从日喀则出发,克服重重阻力,身经连绵的灾患,历时一年多,行程两万里,终于来到热河避暑山庄,为乾隆帝恭祝七十万寿。乾隆皇帝与六世班禅二人的希冀,与西藏百姓共同的意愿,促成了这次朝觐。朝露夕阳,坎坷古道,他穿越丛林荆棘,翻过巍峨雪山,六世班禅用脚步诠释着爱国爱教的真谛。正如《圣途》第二集旁白所言:“六世班禅以二十年的智慧和心血,成就了西藏地方的安定,他知道已经到了朝觐皇帝的时机,他要将信仰和佛法散播到更宽广的地方,他要用一次远行为自己虔诚维护的西藏安定和苍生幸福,求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这次朝觐,六世班禅期待了二十年。在处境最为困苦之时,乾隆皇帝和六世班禅既维护了清朝中央政权的威信,又维护了西藏内部的团结。

  1774年,英国驻印度总督哈斯汀士派波格尔拜见六世班禅,提出要与西藏建立联系、英方与西藏自由通商等要求,实际意在妄想把西藏从中国领土中分离出去。六世班禅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捍卫民族团结。他在与波格尔打交道的过程中,始终站在维护中国主权的立场,维护清朝中央政权与西藏地方政权是隶属关系的立场,态度是非常明确的。“波格尔又暗示班禅可否劝藏人与英方成立某种形式之联盟。……班禅谓拉萨摄政之疑惧英人,非仅其本身问题,亦因臣属中国,不敢开罪中国当局,故彼须候北京政府之回示。”面对西方殖民主义的威胁利诱,六世班禅依旧端然,不为所动,其谋国之忠、忧国之切、爱国之诚令人动容。

  清高宗乾隆执政时期,采取了许多有助西藏安定的重要举措。在西藏善后工作方面,对受战争灾祸的百姓,做了很多救济。廓尔喀两次侵略西藏,日喀则以西的国土,一度全部沦陷,当地藏族人民遭受的损失是很大的。特别是廓尔喀人经过的地方,牛羊粮食均被抢去,不能抢走的粮食又被焚烧。当时,清高宗特向达赖、班禅赏银,专为救济受灾人民之用。在战争期间,曾在西藏购粮数万担,其担任运输粮食的“乌拉”,也全部付给报酬,并非无偿劳役。

  清高宗乾隆制定“金瓶掣签”制度,是对西藏宗教制度的一项重大改革,不仅完善了活佛转世制度,也更加明确了西藏地方与清朝中央的从属关系。这一历史定制得到藏传佛教各教派和信教群众的拥护,解决了活佛转世认定中不公平、不公正的现象。此后再没有出现过大规模内部争权的战乱,或因“政教权力”更迭,而产生大的混乱和纠纷。金瓶掣签制度完全符合政治手续、法律手续和宗教手续,也符合藏传佛教的基本教义。自1792年(乾隆五十七年)以来,历世达赖或班禅的转世灵童,都要经过“金瓶掣签”认定,最后报请中央批准,这已经成为历史惯例和国家定制。因此,认定批准达赖班禅等大活佛的转世灵童历来权在中央。

  清高宗乾隆为了纪念六世班禅,在他圆寂后的第四年,即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特命在六世班禅生前居住过的黄寺的西侧,建立了一座宏伟的“清净化城塔”,并筑了围墙,修了庙门、大殿、碑亭、僧房等,形成了一座规模完整的庙宇,人们把它称为西黄寺,后来,十世班禅在中央政府的帮助下,在西黄寺建立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专门培养爱国爱教的优秀僧才。而今,西黄寺也是十一世班禅举行佛事活动的重要宗教场所。纪念六世班禅的“清净化城塔”至今完好地保存着,寺内乾隆“御制”的用汉、满、蒙、藏四种文字刻写的碑文,也完好地保存着,象征着中华各民族的亲密团结永世长存。

  十一世班禅而今威仪具足,精进不辍。历届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对其寄予厚望。他亦是不负重托,始终延续着历世班禅爱国爱教、护国利民的风范,得到了僧俗信众的虔诚信仰。十一世班禅在该片第五集深情地说:“佛教徒的人生追求和价值理想是众生幸福,对于一个国家来讲,只有国家稳定了,社会和谐了,民族团结了,人民才能幸福,众生才能得乐。所以说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促进社会和谐,不是我们的额外任务,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和神圣使命,是我们理应去做的事情。”

  纵观历史,班禅额尔德尼的职责,不仅是对信众施以精神教化,维护祖国统一与民族团结的重担也在他们的肩上,这需要坚定的承当。在藏传佛教中,班禅被信众视为无量光佛的化身,这意味着他们承担着信众的期许。如何去深爱众生,只有像大地一般沉稳、开阔,这样才能滋养你爱着的那些人的心。如九世班禅大师一生之愿:“所望彻底觉悟,共保和平,免阋墙之纷争,谋根本之建设。”又如十一世班禅所言:“我的梦想是世界和平、祖国安定、人民和谐、佛法弘扬。”光阴辗转,倏然而已,然历世班禅深知,中华大地从来哺育着他爱着的藏族同胞,如同藤缠绕树,相依相偎。唯有爱国爱教,努力使自己的同胞在进步的社会里过着团结安定的日子,才是与佛教本怀所契合的。高原上捻着念珠的人们,虔诚祈祷着和平与安然,这是一些需要被深深地尊重与理解的生命。中央政府与历世班禅深刻领悟着,藏地的黎民苍生需要的不是自相争扰、剑拔弩张,而是安定与团结。

  以史为鉴,珍重今日的和谐与稳定,谋求进步与发展,是每一个中华儿女恒久不变的心之所向。西藏和平解放以来,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西藏全面贯彻落实、各族群众宗教信仰自由得到充分尊重和保障。一个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生态良好、宗教和睦、社会和谐,人民生活幸福安康,传统与现代交相辉映的新西藏正呈现在世人眼中。各族人们惺惺相惜,不曾舍离,惟愿携手共圆伟大中国梦!(中国西藏网 文/王美晴)

[责任编辑:张晓静]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