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9_210*60
关键词:
中国台湾网  >   新闻中心  >   时政新闻

“习主席带领我们强军”系列网评之七:中国军队按下依法治军“快进键”

2017年10月03日 21:17:35  来源:中国军网
字号:    

  作者:汪 泉

  一个现代化国家必然是法治国家,一支现代化军队必然是法治军队。——习近平

  历史的天空,总有相似的星光辉映。

  1927年10月24日清晨,站在一块“雷打石”上,毛泽东向奔赴井冈山的队伍宣布了红军的“三大纪律”。

  2012年12月10日上午,刚刚担任军委主席不久的习近平视察原广州军区,鲜明提出“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是强军之基”。

  历经沧桑,罗霄深处的“雷打石”巍然屹立。穿越时空,人民军队不断走向胜利的基石更加牢固。在习近平引领下,中国军队按下依法治军“快进键”,步入全新“法治时间”。

  (一)

  习近平的日程表上,有两次衔接很紧的会议、两个分量很重的讲话。

  2014年10月20日至23日,中国共产党召开历史上第一次专门研究法治建设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习近平明确要求,把依法治军、从严治军问题写入全会《决定》,上升为党和国家的意志。

  两个月后,习近平视察原南京军区时,毫不留情地指出:现在有的领导干部长官意志、“人治”观念严重,“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有的机关部门下发通知、安排工作比较随意,不按制度规定和计划安排办事,部队意见很大。有的部队不严格执行条令条例,搞一些土办法、土规定,搞得官兵无所适从、怨声载道。

  十多天后,京西宾馆,在军队一次重要会议上,习近平宣布: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是我们党建军治军的基本方略。

  又是两个月后。2015年2月21日,农历大年初三,经习近平批准,中央军委印发《关于新形势下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的决定》。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部系统规范、全面部署法治建设的指导性文件。

  不舍昼夜,不分年节,紧锣密鼓,只争朝夕。

  决心之大,时间之短,步伐之快,堪称罕见。

  被外电称为“习近平时代”的依法治军、从严治军,从明确战略定位到作出顶层设计,从提出目标要求到规划方法路径,不到半年时间。

  《决定》提出,2020年前初步构建中国特色军事法治体系。2015年11月,习近平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强调,2020年前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

  这又是两个相同的时间节点。这意味着,不仅军队要加速走向法治化,而且军队的改革也必须在法治轨道上运行。

  为什么这么急?为什么这么快?习近平说,整个国家都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军队法治建设不抓紧,到时候就跟不上趟了。

  我军同世界一流军队的差距在哪里?除了武器装备等硬实力的差距,治军方式软实力的差距往往容易被人忽视。

  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必然是法治国家,一支现代化的军队必然是法治军队。越是一流军队,越是崇尚法治。

  习近平曾经是军人。他深知,我军法治建设与国家法治建设整体水平相比,与建设强大现代化军队的要求相比,还存在明显差距。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治军理念和治军方式的滞后。

  这是军队许多“积重难返”风气的病根,必须革除。

  这是横亘我军制胜未来战场的一座大山,必须翻越。

  (二)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例。2014年,一个地处西部边陲的基层连队,居然在一个月内收到了上级几十份通知,连长、指导员在27天时间里参加了20多次电视电话会议。

  会议多、文电多、工作组多、检查评比多、各类活动多。饱受官兵诟病的“五多”问题,引起习近平的高度关注:“文山”很高,“会海”很深。老“五多”没解决,新“五多”又来了……

  “五多”问题,危害在基层,根子在上层,深层原因是人治思维在作怪。习近平要求采取硬性措施,坚决把“五多”问题压下来。

  统帅的心中,有更深远的考量、更宏阔的运筹。习近平指出,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要求我们的治军方式发生一场深刻变革,努力实现“三个根本性转变”:从单纯依靠行政命令的做法向依法行政的根本性转变,从单纯靠习惯和经验开展工作的方式向依靠法规和制度开展工作的根本性转变,从突击式、运动式抓工作的方式向按条令条例办事的根本性转变。

  统帅的指示,总是与官兵期待同鸣共振。军委机关颁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若干规定》,12条举措,条条指向治“五多”。规定一出,会议、文电、工作组比过去明显减少。伴随深化改革步伐,从军委机关到战区和军兵种机关,加快转变职能、转变作风、转变工作方式,按照法定职责和权限指导开展工作。

  整治“五多”,仅仅是依法治军的“立信之木”。习近平进而深刻指出:要对军队各方面进行严格规范,建立一整套符合现代军事发展规律、体现我军特色的科学的组织模式、制度安排和运作方式,推动军队正规化建设向更高水平发展。

  依法治军,法治是规范,也是标准。2003年3月20日,美英联军对伊拉克发动军事打击。25天中,美英联军死亡262人,其中大部分由误击、误炸导致,多达123人。美国国防部这样反思教训:“没有标准化的联合作战是地狱。”

  “在信息网络时代,战争过程日益科学化,军队建设、管理和作战行动更加强调标准化、规范化、精细化。”习近平的认识清醒而深刻。当前,人民军队面临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双重跨越的挑战。构建适应打赢信息化战争、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中国特色军事力量体系,无论是装备技术升级、人的理念素质转型,还是军队组织形态、管理模式重塑,都需要法治做保障。

  伴随国防和军队改革深入推进,军事法规的“立、改、废、释”全面展开,《国防交通法》《军事设施保护法》《装备管理条例》《军队审计条例》……一大批改革急需、备战急用的制度规定应运而生。据统计,党的十八大以来,仅中央军委就颁布军事法规60多件。

  军事法规制度体系、军事法治实施体系、军事法治监督体系、军事法治保障体系,立起了军队法治建设的“四梁八柱”。

  (三)

  2014年,甲午战争120周年。习近平在讲话中,曾多次提到这场战争。

  翻开北洋水师制定的建军章程,14个部分详细规定了这支亚洲最大海军建设管理的规则。这些规则精密详细,几乎算无遗策,当时不可谓不先进。但遗憾的是,北洋水师的执行却很糟糕。

  比如,《章程》规定:“总兵以下各官,不建衙、不建公馆。”但清军将领带头在刘公岛大盖私房,出租给下属居住,以致于“夜间住岸者,一船有半”。

  有令不行,形同虚设。这样的军队,焉有不败之理?“法规制度不能成为‘稻草人’‘泥菩萨’,要立好规矩更要守好规矩。”习近平严肃指出,依法治军关键是依法治官、依法治权。任何人都不能逾越纪律的红线,谁逾越了就要军纪论处、军法从事。

  2015年12月31日,国防部发言人这样回答一位将军因喝酒导致亡人事故被撤职:“依纪依规对有关人员作出处理,体现了从严治军、从严治官的鲜明态度,体现了驰而不息抓作风正风气、整饬纪律的坚定决心。”

  第二天,就是新年了。一元更始,人们感受到了人民军队厉行法治、严肃军纪的新气象。

  元旦刚过,巴渝大地寒尽春生。习近平新年第一次离京视察部队,来到了当时的第13集团军。在这里,习近平告诫全军:定了规矩就要执行,让铁规生威、铁纪发力。

  一个“铁”字,道出了习近平对违法违纪的“零容忍”。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军委以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果敢勇气,在军内开展了前所未有的反腐败斗争。这场斗争的武器正是法纪铁规。新调整组建的军委纪委、军委政法委、军委审计署犹如三把利剑高悬,剑锋凌厉,震慑常在。

  2017年1月,中央军委办公厅通报28起违反军事训练规定的消息,出现在各大媒体的显著位置。《人民日报》评论称:这意味着我军下定决心通过严格的训练执纪监督,推动实战化军事训练再上新台阶。

  军事训练,是战争的预实践。曾几何时,一些单位和个人在训练中偷工减料、降低标准,甚至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如今,依法治训,让法纪这个在一些人眼里可以随意突破的“橡皮筋”,成了谁碰谁就要付出惨痛代价的带电“高压线”。

  制度笼子越编越密,执法执纪越来越严。当铁规禁令在军队建设的各个领域发力生威,意味着阻碍依法治军的顽固堡垒正在被一个个攻克。

  习近平指出,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首先要让法治精神、法治理念深入人心,使全军官兵信仰法治、坚守法治。没有这一条,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是难以推进的。他痛斥“遇事不是找法,而是找关系、找门路”的行为。

  上世纪60年代,毛泽东批示各地推广“枫桥经验”。习近平在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创新发展“枫桥经验”,提出建设“法治浙江”。2013年,习近平专门叮嘱军队有关领导,在法治建设方面,地方有很多有益做法和经验,军队可以学习借鉴。

  如今,“法治军营”建设活动在全军蓬勃开展,法治教育训练纳入部队教育训练体系,培养法治精神成为强军文化建设重要内容。“学法规、用法规、守法规”,正在变成官兵自觉行动。

  当法治成为一种笃定信仰、一种思维方式,成为一种工作习惯、一种文化自觉,人民军队的转型也正渐入佳境。

  当法治的阳光照进军营的每一个角落,官兵也在思考:是什么让曾经的“积重难返”,变成今天的“善作善成”?

  历史将铭记,军队统帅习近平胸怀韬略,锐意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为走向世界一流的人民军队立起了今天的“雷打石”!

[责任编辑:扶海涛]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