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六、耶稣与现代基督教

时间:2013-10-14 13:30   来源:中国台湾网

  前两部关于耶稣生平的著作走红之际,一个问题被反复提起:耶稣信奉末世论理念,期盼世界末日和超自然天国,这对我们意义何在?研究与写作过程中,我也一直为此备受折磨。一旦理清历史谜团,我的心中不免窃喜,但接踵而至的,却还是痛苦。因为我意识到,自己推出的这些新成果很可能给基督信仰带来悸动与困难。我只能以稔熟于心的圣保罗的一句话聊以自慰:“我们凡事不能抵挡真理,只能扶助真理。”(哥林多后书13:8)

  既然真理就是精神性事物的本质体现,发现真理自然就是一种收获。任何情形下,真理都比非真理更具价值,历史领域如此,其他领域亦是如此。于信仰而言,真理即便有时看上去诡秘异常,初期甚至百无一利,但是最终必有垂成之功。真理只会强化信仰,不会伤害宗教。

  倘若基督教的真理各方面都能与历史真相保持一致,那么它在当今世界的地位将坚若磐石!然而事实却是,一旦历史真相致使信仰受挫、致使信赖者尴尬,人们便可能有意无意地加以遮掩,不再虚怀纳言,而是回避扭曲或否定。此刻,基督教发现自己陷于泥潭,难以自由地追寻历史真相,因此,史实就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淹没不见了。

  例如,早期基督徒往往未及确认文献之真实性,就匆忙将其冠之使徒之名。贸然之举,令人咋舌,数百年争辩不休,如今已经变成一个问题。在大量事实面前,有些人认为,《新约全书》某些段落可能作假,尽管其中不乏极具价值、令人爱不释手的内容;也有人为了维护早期基督教的名誉,反驳道,经文可能作假的假设是无法证明的。然而,引发争论的人,并不承认自己有错,他们只是出于传统习惯,将某些表述名人思想的二手文献认定为名人手笔。在研究早期基督教史时,我就经常发现此类史实被歪曲的憾例,遂挺身而出捍卫基督教之真理。

  最理想的状况是,假如耶稣可以穿越时空,可以运用今人可以理解的词汇向我们阐述宗教真理,那么一切问题就可立等可解了。然而,耶稣不可能穿越,也没有穿越的意图,其中缘由自有分解。

  据此情景,我们就不得不调整自己,承认耶稣之大爱必然源自其期盼末日来临的思想体系。我们不可以自我愿望回塑他的形象,我们可以做的,就是将耶稣之爱的宗教植入现代世界观之中。这项工作由来已久,不过始终遮掩、躲闪至今。

  不解不顾经文的原意,我们就可能直接从自己的世界观角度理解耶稣教义,时至今日却发现耶稣所言无法顺应现代理念——只有依据必然性原则,我们才能觅得恰当的诠释途径,进而让宗教性真理超越时空、古为今用。

  究竟该如何理解基督教呢?就其精神性与伦理性之本质而言,基督教之理念始终未曾异化,异化的只是于不同世界观中所呈现的不同表象。可以认定,耶稣之宗教脱胎于晚期犹太末世期冀,历经希腊后期、中古世纪及现代世界观,经久历远,千百年以来其本质都是一脉相承的,都是相同的。基督教义无论其诠释体系是哪个,都是无关紧要的。关键在于,其精神性与道德性之真理,从古及今,一直在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的思维和生活。

  不同于当年亲耳聆听耶稣布道的先人,当今的我们并不奢望亲睹天国显现于超自然事件。我们深信,耶稣之精神力量与人类思维和物质世界可以相互作用,藉此作用天国即可降临。虽然表象略有差异,关键是我们也同样被天国思想所左右,这正是耶稣祈望信徒坚守的理念。

  耶稣将登山宝训(马太福音5:1—12)之精华——藉由爱认识上帝、皈依上帝——融入晚期犹太教之弥赛亚期盼。耶稣此举并非欲将其时人们对天国及祈福的现实企盼予以精神化。但是,基督教,亦即爱之教,拥有崇高的精神性,一如燎原之火,可以净化任何与之相遇的观念。经由持续的精神化,基督教不断发展壮大,此乃其必然命运。

  有关晚期犹太教之弥赛亚和天国的教义,耶稣从未宣讲过。他并不关心信徒如何观察事物,他关注的是他们如何为爱所动。因为没有爱,便无法皈依于神,便不可能归附天国。弥赛亚之教义在当时只是背景因素,幸亏耶稣间或提及,否则早已为世人忘却。由此可以理解,为什么世人长久以来对此视而不见,即:耶稣爱之教乃以其生存时代为存在条件。弥赛亚期盼就是晚期犹太教的核心世界观,它就像一个沉睡的火山口,终将喷发出爱之教的熊熊火焰。

  布道者大可不必再三阐述那些呈现末世弥赛亚信念的章节段落。向现代信徒传递耶稣讯息,只需告之耶稣生活于期盼末世和天国时代足矣。关于福音本体,布道者则须理解耶稣言语的原始意义,同时通过历史性的真理探究永恒的未来。以此推进,布道者很快就会明白,历史事实可以启迪智慧,并完全领悟耶稣语录。

  尽管耶稣的教导源于一个我们不熟悉的思想体系,却可以从史实角度加以理解,如此布道,不会变得艰难,反倒变得容易。对此我有切身体会,许多神学工作者也有类似经验。一旦聆听耶稣言语,就当切换为另一种思想系统,个中道理意义深远。不然的话,羁绊于既存的世界与人生,必将陷基督教于外部化之危险境地。耶稣福音期冀末日降临,藉此我们得以规避服务天国的繁重劳役,反诉于内心,以天国精神寻觅脱离尘世的根本力量。否定世界,进而再次肯定世界,这便是基督教的本质特征。在一种摒弃既存世界,期望其终止的思想系统中,耶稣创建了永世无穷且活力四射之爱的伦理!即使历史性的耶稣在某些方面显得出世超凡,其人格特征仍然比教条文本中或批判声浪中的耶稣震撼力更强,影响力更大。教义中的耶稣艾发衰容、生机不足;学术界中的耶稣则因超前过度,其形象大打折扣。

  与耶稣面对面交流,聆听其宽猛相济之教诲,我们便不再疑虑这位看似疏远的老人对自己究竟意味着什么。你将明了,耶稣拥有空前绝后、尊无二上之权力,可以主宰人类一切事物。

  理解耶稣,就是要理解意识如何作用于意识;认识耶稣,就是要全身心皈依于他。基督徒行为虔敬,然唯其自我意识皈依于耶稣,其行为方具存在价值。

  此刻,耶稣并不期望世人藉其言语或思想明了他是谁,并不强求听其言识其语者洞悉其人格秘密,也从未向信众明示自己其实就是大卫的子孙,并将以弥赛亚的身份现身于未来。他所期望的是,信徒,无论在思想上或者行为上,被他教导,得以脱离尘世,升至他境,分享他的殊荣。

  通过研究与思考耶稣,我的信念得以强化。在《历史耶稣之探索》的结语部分,我写道:“一如当年身临湖边,他向众人走去,却不为众人所识,如今,耶稣走向我们,名号不详、身份不明。尽管如此,他话语如旧:‘请随我来!’同时,他指令我们肩负时代使命。这便是耶稣的指令,服从者——聪慧或愚拙——即可分享其安宁与活力、斗争与磨难,终至醒悟‘他是谁’,并最终知晓这个不可言传的秘密……”

  获悉我们不得不认可耶稣也“可能出错”,许多人大为震惊。然而,这就是事实,毕竟耶稣所称即将到来之超自然天国迄今并未降临。福音书中对此记载明白无误,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如果我们试图乘高居险、偷梁换柱、断章取义,声称耶稣无论何时何处绝对不会犯晕出错,如此观点果真符合耶稣精神吗?耶稣确实从未自诩他是全知全能的。对尊称他为“慈爱的夫子”的人,耶稣说:“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马可福音10:18)同理,对那些将他神化,以为他绝无差错的信众,耶稣也会予以更正。探究尘世历史进程及日常生活琐事的知识和智慧,并不足以证明精神真理,因为前后两者分属不同领域,彼此相互独立而非相互关联。

  毫无疑问,我们不难看出,耶稣之理念契合于晚期犹太教之弥赛亚教义,其教诲并不束缚于任何教条主义,并不囿于任何信条。耶稣从未要求信众为了信仰而牺牲思想。相反,他告诫信徒要学会反思信仰。当信众心中萌发弥赛亚的期望时,他为其燃起信仰之火。“伦理乃宗教之本质”,这一真理的格言藉由耶稣的威权而诞生并流传至今。

  此外,当晚期犹太教末日期盼步入穷途之时,耶稣的爱之教得以摆脱寄生于末世论的任何教条主义。既然禁锢思维的框架已经破损,基督教大可依其纯粹精神与伦理本质在我们心中发扬光大、创造奇迹。我们因此可以发现基督教之深邃含义,它源于古希腊教义,代代相传、积善余庆。我们对教会心怀感激、充满爱意。依据使徒保罗所言“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哥林多后书3:17),我们皈依教会,我们深信虔诚奉献于基督之爱远比固守教条信仰更利于效力于基督教。教会若切实贯彻耶稣精神,则当虚怀若谷,容纳任何形式的基督信仰,甚至包容祈求无限自由的心理模式。

  我立志敦勉基督信仰者直面历史真理,并与之贯通融合。尽管不易,我依然笃信好学,并愿为此奉献终身。因为我很坚信,万物万理皆源于耶稣之精神。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