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盘古”无力

时间:2013-10-24 14:50   来源:中国台湾网

  当WPS在国内文字处理软件市场上做得如鱼得水、风生水起的时候,微软却在世界范围内一扫六合,问鼎软件市场,成为这个行业里当之无愧的老大。

  1989年,微软公司推出了第一款基于Windows平台下的文字处理软件——Word1.0。虽然初期这款软件饱受批评,但它还是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便捷。1990年,随着Word3.0的推出,Word软件销售量开始节节攀升,微软也借此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成功地控制了个人电脑文字处理器市场。但在中国,他们对WPS的统治地位却无可奈何。

  1994年,微软携Word4.0进入中国市场。这位在国际市场上呼风唤雨的软件巨头在中国却表现得格外谦恭,他们没有正面与WPS短兵相接,而是十分友好地向金山公司抛来了橄榄枝——希望Word与WPS在文档格式上保持兼容。

  面对微软的这一请求,包括雷军在内的诸多金山高层持以赞成的态度。尤其是雷军,他甚至认为这是一次难得的向国际软件巨头学习的机会。于是双方很快达成协议,彼此可以通过中间层RTF格式来读取对方的文件。然而正是这一决定,将盛极一时的WPS推向了“死亡的边缘”。

  早在1992年,雷军就意识到DOS系统操作下的WPS已经不再适应潮流的发展,研发适应Windows操作系统的文字处理软件迫在眉睫。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盘古组件的开发计划浮出水面。

  盘古组件开发初期,雷军认为这款基于Windows系统下的汉字处理软件将成为金山历史上的里程碑产品,所以他主动放弃了早已被大众熟悉和接受的WPS这个名称,豪情万丈地将它称为“盘古”。之所以用这个名字,是希望它能够为金山在软件市场上开辟一片新的天地。

  1994年的中关村还远没有今日的繁华,但是川流不息的人群还是向人们昭示着这个地区的活力。一个年轻人带着一脸的倦容在早餐摊位前风卷残云般消灭了老豆腐、油条这两样标志性的北京式早餐后,话也不多说一句,将钱放在纸盒里便自顾自地低头离开。这个人便是雷军。

  那段时间,雷军和他的伙伴们刚刚将办公地点从四季青迁到知春路22号,在那座红砖砌成的四层小楼里他们没日没夜地编写着盘古组件程序。经过一夜通宵达旦的忙碌后,雷军吃过早餐,然后一个人穿行在熙熙攘攘的小贩中间,他们有的在倒卖电脑部件,也有的在贩卖盗版光盘,但不管是做什么的,他们吆喝声、叫卖声让中关村显得活力十足,那是雷军每天仅有的惬意时刻。

  每天面对的是形形色色的小商小贩,但是雷军的眼界却没有被遮蔽起来,他看到了更广阔的未来和更广阔的市场前景,他相信金山和盘古一定会走出这熙熙攘攘的街道,走出中关村,走进所有的电脑平台,成为中国人自己的办公软件。

  雷军对未来充满希望,但现实却远没有他想的那么乐观。首先“盘古”是一款基于Windows平台的文字处理软件,这与DOS系统下的WPS有着本质的区别,也就是说之前金山在文字处理方面的优势变得荡然无存。其次,微软携Word兵临城下,面对软件行业的龙头老大,金山在研发过程中不容有一丝闪失。最后,对于当时的软件创业者而言,盗版光盘无疑是他们的噩梦,金山和雷军也同样绕不过这个坎儿。

  困难很多,但是雷军不打算放慢自己的脚步。1995年4月,在经历了长达三年的研发和改进之后,盘古组件在众人的期待中亮相。在此之前的一个月,雷军动员了北京研发部的所有员工参与到了盘古组件的广告策划和销售宣传中去,他要带领着自己的团队打一场大胜仗。

  软件开发的确是雷军和他团队的强项,但销售他们却并不在行。所以,那段时间他们做的唯一工作就是不停地做广告。在他们看来,广告做出去了,买家自然就上门了。殊不知,他们的广告内容恐怕也是十分糟糕的,因为在广告刊登了半个月后,人们打来电话问的不是盘古组件的价格,而是盘古组件是个什么东西?

  没有丝毫市场经验的雷军打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场败仗,这场败仗让他败得溃不成军。当时基于WPS在市场上的统治地位,在盘古组件上市前,雷军乐观地认为至少能售出5000套,可是半年之后市场却无情地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因为在这半年的时间里,盘古组件仅仅售出2000余套,而金山在这场战役中却已经耗费了200多万巨资。盘古没有给金山带来一分钱的盈利,还将金山过去几年的家底赔了个底朝天。

  “盘古”没能像雷军想的那样开天辟地,相反它悲壮地倒下了。一直以来认为自己能够做一番大事业的雷军如同霜打的茄子,看不到方向,找不到出路了。更让他感到痛苦的是,他觉得自己对不住求伯君,也对不住金山,更对不起那些日日夜夜陪着自己奋战的伙伴们。那些天,雷军可谓是身心俱疲。

  “盘古兵败”除了给雷军造成极大的打击外,也给其他金山人产生了消极的影响。他们最初加入金山,是为了像求伯君一样功成名就,可如今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从感情上来说他们无法接受这一现实。一些极端的员工甚至认为,自己选择软件开发这份工作本身就是错误的,他们决定离开金山这个伤心地,离开这个他们曾经钟爱的职业。

  当时发生的一幕幕,雷军始终铭记于心,直到现在当他回忆起那段往事时,内心还是会无比苦涩:“当时有很多程序高手,都是为了梦想加入金山的,结果我们却做得一团糟。想想付出那么多,最后却没有一点回报,那种滋味是难以忍受的。当时有很多人离开了,我一点都不怪他们,要怪只能怪我自己,毕竟在‘盘古’的开发上,我的责任比谁都大,是我对不住他们。”

  “盘古兵败”的另一个消极影响是,金山北京开发部失去了往日的忙碌,曾经那支活力无限、豪情万丈的开发团队陷入了无所事事的状态之中。坚守下来的十几个人不用加班,不用熬夜,他们的工作格外清闲,可是他们却一个个焦躁不安,因为他们失去了清晰的目标。雷军也不明白脚下的路该如何走下去,那段时间他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反思。

  1995年,对于曾经承载了中国软件光荣与梦想的金山来说,无疑是充满噩梦的一年,但是对于整个中国软件乃至互联网行业来说,却是孕育希望的一年。那一年,宁波电信员工丁磊一纸辞职信,把自己的铁饭碗砸了个粉碎,在大学教书的马云也不安分地离开了三尺讲台……一个时代的大幕就要拉开。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