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3.英法战争.一触即发

时间:2012-11-12 08:29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为了先发制人,法国人开始积极备战。安大略湖上,法国国旗在无时无

  安大略湖(Lke Ontrio)是世界第十四大湖,北邻加拿大安大略省,南毗尼亚加拉半岛和美国纽约州。安大略湖的地理坐标为北纬43.7°、西经77.9°,海拔高度为75米。湖岸线长1380千米,最深处有244米,最宽处为85千米,最大的流入河流是尼亚加拉河,最大的流出河流是圣劳伦斯河。它是北美洲五大淡水湖之一。

  刻不游弋着的战舰上随风飘扬。此举不仅巩固了其在尼亚加拉的贸易据点,同时让前哨的防御能力有所加强。与此同时,英国的备战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两国战争,一触即发。在越来越浓的战争氛围下,整个弗吉尼亚区域被划分成几个军区,每个军区需要配备一名少校军衔的副官长。不论形势危急到了何种地步,劳伦斯对弟弟的疼爱从未减少半分。尽管乔治当时只有19岁,劳伦斯还是帮他谋求到了副官长这一职位。乔治没有让哥哥失望,他用日后的赫赫战功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华盛顿保持了自己在工作上的一贯作风,为即将到来的挑战做好了充分准备。许多参加过西班牙战争的弗吉尼亚士兵,都是劳伦斯的旧相识。在他的恳请下,他们大都自愿成为华盛顿的军事教练。在前辈们的指导下,华盛顿的枪法与使刀弄剑的功夫一天比一天精湛。然而有一天,乔治的军事训练被迫中断,原因是哥哥的病情恶化。劳伦斯本就身患旧疾,再加上数次被迫外出远行,让他的身体每况愈下。由于被诊断出恶性肺结核,劳伦斯听从了医生的建议,决定带着心爱的弟弟去西印度群岛,在度假中好好休养。虽然要远离心爱的军队,但乔治清楚地明白,哥哥才是生命中更重要的组成部分。

  屋漏偏逢连阴雨。在岛上的安逸日子还没有过两周,天花就缠上了不幸的乔治。还好有医生的全力治疗和朋友们的嘘寒问暖,乔治的病在不到三周后便有了明显改观。又过了没多久,他已经完全康复。大病初愈,乔治便开始闲不住了。他整天在岛上转悠,一边查看岛上的防御工事,一边对当地的特产和经济状况进行了一番全面的调查。

  虽然岛上风景秀美、空气清新,但劳伦斯仍没有完全康复。他决定到了春天再去感受下百慕大的和煦暖风。两地分离的生活让劳伦斯对妻子十分想念,于是他让乔治回到弗吉尼亚,带着他的妻子前往百慕大。1752年2月1日,在结束了长达五个月的海上漂泊后,乔治又一次踏上了故土。

  回到弗吉尼亚后,久别故土的乔治的身心得到了很好的休养。他的身体逐渐康复,焦躁的情绪也安定了许多。在弗农山庄休整几日后,他与劳伦斯的妻子一起踏上了前往百慕大的旅途。始料未及的是,抵达之时正是早春,百慕大的寒风不仅让乔治旧疾复发,而且隐隐有加重的迹象。弗吉尼亚的家人听到消息后,担心极了。另外,乔治离开后留下的诸多事宜,都让大家有些无所适从。于是,大家开始犹豫要不要写信劝他回来。所幸的是,在人们翘首以盼之时,劳伦斯带着乔治回到了故乡。

  一向对英国人礼数有加的印第安人,在眼看着法国势力对其他地区的入侵后,逐渐改变了之前的政治态度。他们中甚至有人扬言,要和英国人大干一场。法国人的无礼举动惹恼了俄亥俄公司,使得俄亥俄公司向弗吉尼亚副总督罗伯特德威迪不断提出控诉。不仅如此,威廉特伦特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俄亥俄河畔。作为俄亥俄公司派出的特使,他将跟当地的法国人进行谈判,勒令他们停止对英国领土的侵犯。

  特伦特显然被高估了,他清楚地明白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和决心做到不辱使命。远在距离法国人还有160公里的地方,他便停下了脚步。在原地略作休整后,他开始朝着印第安人的重镇皮奎走去。没想到,往日的繁华景象早已不复存在。当日被羞辱的公使留下的话成了事实,整个城镇在愤怒的法国人的毁灭性打击后变成废墟。皮奎四处飘扬着的法国国旗让特伦特胆战心惊,他逃跑般地离开了这片生灵涂炭之地。

  棘手的形势让德威迪副总督在使节的选择上踌躇不已。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华盛顿的名字传到了他的耳中。的确,虽然还不满20岁,但在弗吉尼亚北部军区副官长这个位置上的表现,毋庸置疑地体现了华盛顿非凡的才能。再加上之前在勘测任务中与印第安人打交道的经验,他成了承担这一艰巨任务的不二人选。

  接受使命后,洛哥斯顿等印第安人的聚居区成为华盛顿的第一站。在与各个酋长会谈的过程中,他将英国政府的友好意图准确无误地阐释出来。会谈结束前,华盛顿请求他们将自己带到法国军队的总部去,以完成此次出行的另一个目的。这便是华盛顿此次行动的隐蔽任务——尽可能地把俄亥俄河附近法军的部署情况打探个一清二楚。

  1753年10月30日,在接到任命书的当天,华盛顿就从威廉斯堡动身出发。途经亚里山德里亚时,他在当地购买了部分出行的必需品。马匹、帐篷等其余旅行装备品,也在边地的曼彻斯特城置办齐全。同年11月14日,华盛顿顺利抵达坎伯尔镇。

  美国马里兰州西部的城市,临波托马克河。人口约2.6万。这里是铁路、公路的交通中心,是首都华盛顿经波托马克河谷去匹兹堡越过阿巴拉契亚山脉时的交通要地。美国开发初期,在此建有坎伯兰要塞。现为附近农林煤炭地区的工业中心,有纤维、合成纤维、钻石、玻璃、石油化工、金属加工等工业。每年5月有汽车大赛。

  在那里,他与俄亥俄公司史上伟大的开拓者吉斯特先生不期而遇。不仅是他,另外一位名叫约翰戴维斯的先生和四位边疆居民也被华盛顿盛情的邀请打动,他们答应一同前往目的地。这些人的加入,更让华盛顿信心倍增。在乌龟溪与莫农加希拉河的汇合处,一行人结识了一位跟印第安人打交道的商人约翰弗里泽尔。从他的口中华盛顿得知,在这一带的法军指挥官死后,法军的大部分主力已经回到本部营地去过冬了。连日的阴雨导致河水暴涨,华盛顿决定派遣两名随从,让他们带着全部行李乘上独木舟,沿莫农加希拉河顺流而下。他们约好地点,在莫农加希拉河与阿勒格尼河的汇合处碰面。

  俄亥俄公司打算在这两条河的交汇处建一座要塞,但在华盛顿的极力劝阻下改变了主意,将之后的德肯斯莱尔要塞建在了河岔口处。日后的战争证明,这个主意是睿智的。特拉华人的酋长辛吉斯,就居住在这两条河的交汇处。酋长接待了只身前来的华盛顿,耐心地听他讲完了来意。一直以来都对英国政府颇为不满的辛吉斯被华盛顿打动了,他欣然接受了去参加洛哥斯顿会议的邀请。1753年11月24日,华盛顿一行顺利抵达洛哥斯顿。不巧的是,印第安领袖亚王此时远在距离洛哥斯顿大约15英里(1英里=1.609344千米)的猎屋。时间紧迫,华盛顿立即派人前往猎屋,恳请亚王和其他首领务必参加明天的会议。

  包括亚王在内的各位首领,都于第二天早上9点准时出现在了会议厅。依照指示,华盛顿在会议上表明了英国政府的立场。他不仅表明了英国政府的诚意,同时诚恳地请求各位首领对英国政府提供帮助。当然,华盛顿没忘了把他们的好处与利益在恰当的时间提出来。华盛顿的发言结束后,酋长们按照当地印第安人的传统,原地静坐了许久,对华盛顿的话进行认真的思索与回味。

  亚王受到推举,代表全体印第安部落进行发言。亚王在发言中多次歌颂了印第安人民与英国人民的深厚情谊,语气诚恳而动人。最后,亚王答应与法国断交,开始全力支持英国政府。他甚至当场允诺为华盛顿配备一批护卫,专门负责其今后的行程安全。但他最后希望华盛顿能多宽限三天时间,理由是需要好好准备一些相关事宜。华盛顿心有不甘,但亚王的理由实在无可辩驳。

  华盛顿又积累到了经验。这次的正面交锋,才让他终于见识了印第安人的

  源出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由泰格特(Tygrt)河和韦斯特福克(West Fork)河汇合而成,北

  流与阿利根尼河汇合成为俄亥俄河主要河源,全长206公里。上游有水电站,向几座城市供

  电。通航河段171公里,为重要的驳船运输线。 

  办事作风。印第安人在排场与礼节方面的讲究,在他眼里已经丝毫不逊于西方文明社会。考虑到可能会损害酋长的权威与面子,华盛顿放弃了之前的坚持,答应了他们推迟些时日再出发。

  第二天,亚王意外地出现在了华盛顿的帐篷里。他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不过还是向华盛顿强调会跟法国断交。华盛顿出于好心向亚王提出建议,因为法国特使瑞克尔对于重大事务并没有处决权,所以不必将这话当面讲给他听。没想到,亚王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华盛顿迫于无奈,只得参加第二天的篝火会议。亚王在会议上的演说慷慨激昂且振奋人心,可惜瑞克尔对于单方面的断交无论如何都不愿接受。

  在当天余下的时间里,瑞克尔与手下们为了挽留酋长们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惜大家去意已决。1754年2月17日那天,是华盛顿从法国人的魔掌中逃出的日子,他带着愉悦的心情踏上旅途。与此同时,一位名叫拉弗斯的法国使节悄悄混进了人群里,与华盛顿一起出发。此人看上去忠厚老实,没人想得到他会是潜藏在印第安部落里的特工。更没人看得出,他实际上是个狡猾而又心狠手辣的家伙。后来,此人给华盛顿制造了无数的麻烦。

  经过四天的旅途劳顿,华盛顿一行终于抵达了法国要塞。帕蒂上尉在前任总指挥去世后便一直负责此地,直到一周前迎来了新的总指挥雷伽蒂尔德圣皮埃尔爵士。法国人以贵宾的规格接待了华盛顿。按照军队的礼仪,在法军副指挥官的亲自迎接与护送下,华盛顿来到了雷伽蒂尔爵士面前。雷伽蒂尔爵士满头银发,古板而一丝不苟的做派将法国绅士的形象体现得淋漓尽致。在翻译范布拉姆的帮助下,语言不通的两人开始了谈话。

  从范布拉姆口中,爵士得知了华盛顿此行的目的。华盛顿同时奉上的资格证书也打消了他的疑虑。可当华盛顿急切地提出要呈上德威迪总督的信函时,遭到了爵士彬彬有礼的拒绝。因为帕蒂上尉几小时后就要从前方哨卡归来了,所以爵士考虑着不妨到时再做决定。下午2点,华盛顿终于盼来了帕蒂上尉的身影。按照国际惯例,华盛顿双手奉上了相关文件,目送上尉与爵士携文件进入密室。许久的等待后,华盛顿和范布拉姆被一同召进密室。

  德威迪总督的信件言简意赅,主要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分主要是对法国政府侵占俄亥俄地区并在当地修筑堡垒、建设居民点表示谴责,以及暗示自己将在必要的时候采取某些手段。事实上,在这一部分的末尾他建议法军还是悄悄撤走为妙。信件的后一部分,却是和华盛顿有关的。总督在信中写到,希望华盛顿能受到法国政府人道主义的善待,保证一国公使应有的尊严。

  接下来的几天里,在帕蒂上尉和爵士就如何作答而伤透脑筋的间隙,华盛顿借机将敌方的军事部署情况打探了个一清二楚。华盛顿凭借着超凡的记忆力与过人的聪慧,在短时间内将法国多处要塞的地势地形,以及法军的军事部署和武器装备情况详细记录了下来。这些情报,为后来的战争胜利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数日连绵的阴雨,让华盛顿及随从们从身体到心灵都疲惫不堪。在形势所迫下,一个随从遵从华盛顿的命令带着马匹先行一步,以便在威南戈休整一下。他们约定,几日后在那里会合。另一方面,不死心的法国间谍依然在竭力劝说亚王反叛,而这一活动逐渐被细心的华盛顿察觉。因此,华盛顿不得不几次三番地催促亚王,希望其早点与法国划清界限。商业贸易活动是当时俄亥俄地区的重心,这也是亚王主要考虑的因素。于是在华盛顿又一次与帕蒂上尉碰面的时候,亚王已知道自己该提出哪些问题了。

  当华盛顿谈及去年的绑架事件时,帕蒂上尉对此拒不承认。他不仅完全否认曾将三个白人关进加拿大的监狱,反而将矛头指向了印第安部落。按照帕蒂上尉的说法,他曾在要塞前亲眼目睹一个印第安人手拿三个白人的头皮经过。

  事情变得棘手起来,也让华盛顿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顺利完成任务。而他思考最多的问题,是如何在这个生命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的地区,带领随从们活着出去。3月14日傍晚,华盛顿终于拿到了爵士写好的书信。任务已经完成,华盛顿迫不及待地决定次日凌晨就起程离开这里。他没有意识到,一个试图阻止他离开的阴谋正在悄悄展开。

  从华盛顿的日记里,我们可以大致了解到这场风波前后都发生了什么。次日,在大量的酒水和干粮被搬上独木舟后,爵士微笑着向他道别。华盛顿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果然,亚王和其他印第安酋长的身影直到起程的一刻仍未出现。亚王不走,华盛顿自然也没法安心离开。法国人的用意直到这时才袒露无遗。气急败坏之下,华盛顿直接去面见爵士。他告诉爵士,如果第二天还不能带着亚王顺利起程,法国人的无礼行径将被如实汇报给英国政府。爵士见他态度坚决,只好答应放人。

  直到次日早上离开的时候,法国人还在不厌其烦地挽留亚王。华盛顿及时地提醒亚王,既然已经断绝来往,此地便不宜久留。亚王无力作出反驳,只好跟着队伍悻悻离去。由于河流水位上涨,归途并不一帆风顺。抵达威南戈的时候,已经是3月22日了。

  在那里稍作休整之后,华盛顿带着少量随从继续踏上旅程,从陆路向家乡出发。整个漫长的冬季,他们在旅途中一直经受着冰霜酷寒的洗礼。行程中,他们不仅得照看好马匹、帐篷和粮食,还得时刻防范敌人的偷袭。大雪和日渐凛冽的寒风,让队伍的步伐越来越缓慢。为了早日返回以尽快向总督汇报,华盛顿决定抄近道,直接穿越森林前往俄亥俄河口。他让范布拉姆指挥马队,自己和吉斯特一身轻装地走在队伍的最前列。

  河狸溪的东南岔口处由于发生过印第安人的大屠杀,也被称为屠杀镇。当晚,华盛顿一行便抵达了那里。休息的时候,华盛顿拟定了详细的行军路线。他决定避开人多眼杂的大道,直接穿过小树林前往谢南坪镇。一切顺利的话,他计划渡过阿勒格尼河。

  就在屠杀镇,他们不凑巧地撞见了一群印第安人。华盛顿一行引起了印第安人的注意,他们随后立即上前盘问,并不时地盯着华盛顿看。这群人异样的举动引起了吉斯特的注意,他隐约记得这些人好像在哪儿见过。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他们一定是法国人的亲信。吉斯特悄悄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华盛顿也嗅到了几分异样的气味。危险,似乎已悄悄来临。

  似乎只有迅速赶往谢南坪镇,才是唯一的求生之路。而要到达那里,就必须穿过一片荒野。为了防止迷路,华盛顿略作考虑,还是决定雇佣一个印第安向导。印第安向导在旅途中不断地讲着笑话,表现得非常活跃。华盛顿总觉得方向有些太偏东北,但向导坚持说自己选择的路是最近的一条路。夜幕笼罩大地,华盛顿命令在原地生火休息,而这遭到了印第安向导的极力反对。他告诉华盛顿,树林里居住着渥太华部落的印第安人,在此休息的话,势必要招来印第安人的袭击。

  华盛顿迫于无奈,只好命令队伍继续前进。那名印第安向导的话,在后来被证明是对的。一天一夜后,身心俱疲的一行人终于抵达了谢南坪镇。之后的

  河狸溪(Bever Creek)是加拿大育空地区的一个社区,是加拿大最西的居民点。河狸溪人

  口不到100人。河狸溪平均海拔为762米,气候为亚寒带气候。1月份平均气温为-26.9℃,7

  月份为14℃。

  行程,便一帆风顺了。途中,他们选择在弗里泽尔的大本营略作休整。在那里,他们听说了一家白人被渥太华部落的印第安人屠杀的消息。

  这次经历,坚定了华盛顿和印第安部落保持友好的决心。为此,他专程绕道去拜访了一位印第安的公主。临走的时候,他还把自己的大衣和一瓶朗姆酒作为礼物留了下来。

  然后,华盛顿离开弗里泽尔大本营。在抵达自己的居留地后,吉斯特与华盛顿暂时分手。得益于吉斯特的帮助,华盛顿购得了一匹良驹继续前进。在俄亥俄河口的小镇上,华盛顿幸运地加入了一支回要塞的马队。之后的行程,也因此轻松了许多。穿过蓝岭后,马队在贝尔瓦休整了一天。之后,华盛顿回到了威廉斯堡。见到德威迪总督后,华盛顿将信件郑重地交到了他手上。华盛顿总算不辱使命,圆满完成了任务。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