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困难的联系过程

时间:2006-10-10 14:44   来源:

 

 

83,农业部发言人发表谈话,表达了对“闽狮渔事件”的立场。发言人说,“对于双方渔民之间的渔事纠纷,应该本着互让互谅、互助互爱的原则,实事求是地进行协商解决,以维护两岸同胞间的团结,珍惜两岸日益祥和的气氛。我们对台湾当局动辄出动军舰飞机,随意射击同胞的作法表示十分愤慨。渔事纠纷,责在双方,若台湾当局以此例为处理渔事纠纷之先端,稍有争执即诬良为盗,必使两岸同胞情谊受损。希望台湾有关方面保证我渔民人身安全并促请当事双方妥善协商解决纠纷,使两艘渔船和船上18名渔民尽快返回,早日与家人团聚”。4日晚,陈荣杰收到了大陆方面传来拟派人员的姓名及简历。他们分别是:

曲折: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副秘书长,男,53岁,籍贯山东,学历:北师大、北京语言学院,曾任卫生部外事局副处长、办公室主任。

庄仲希: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政策理论研究室副主任,男,45岁,籍贯福建晋江,学历为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曾任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刑庭副庭长、福建对外经济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政研室研究员。

       苏志硕:中国红十字会福建分会副秘书长,男,57岁,籍贯福建惠安,学历:厦门水产学校,曾任空军副团长、福建省台办处长。

       范丽青:新华通讯社国内部港台编辑室副主编、记者,女,36岁,籍贯:福建泉州,学历:厦门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曾任新华社国内部记者、新华社香港分社记者。

郭伟锋:中国新闻社主任记者,男,34岁,籍贯广东梅县,学历:武汉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曾任中新社香港分社记者、中新社港台海外部主任。

5日中午“国民党大陆工作策划小组”专门召集有关部门开会研究上述名单,并协调了“总统府”、“行政院”和国民党中央三方面对此一事件的处理意见,统一了口径和步调。5日下午,“陆委会”由副主任委员马英九召开记者会宣布“会议结论”:

一、闽狮渔事件为刑事案件,并非民事纠纷,全案已进入刑事司法程序,没有任何协商解决余地。大陆有关方面所提“诬良为盗”的说法,台方绝对不能接受。

二、比照“三保警”案,台湾红会人员只去两人,在大陆逗留两天之例,重申台方关于大陆派人只能两人,非官方身份,在台停留两天的“原则立场”,并要求大陆方面对庄仲希、苏志硕两人的“非官方身份”再予确认。

三、记者采访部分将与红十字会人员赴台分开处理。记者采访不能做个案处理,必须按台湾“新闻局”的现行规定申请。也就是说,必须由台湾新闻媒体提出邀请,代向“新闻局”申请,并附具由台湾设籍保证人填写的保证书。如果需要,海基会愿意代为介绍在台的申请人、保证人。

三点声明,只要稍加分析,便不难观照出台湾当局在与大陆交往中处处设限的心态。起码有三个方面:一、突显其在台、澎、金、马范围内的“法律管辖权”;二、处处强调两岸“对等”,防备“被矮化”为地方政府,争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三、严防“双向交流”、“官方接触”这两扇紧闭的大门被突发事件冲开,而丧失政治叫价的筹码,等等。

如此作法不仅大陆方面难予谅解,就是岛内,舆论反应也不以为然。台湾“立法委员”黄主文、陈葵森、陈水扁等在接受报界采访时就表示说,“没有必要限制中共方面来的人数与停留天数,海峡两岸没必要吹毛求疵,为小细节而生摩擦”。“根本没有必要在细节问题上设限。‘陆委会’这种‘缠小脚’的决策,令人怀疑它是否有执行大陆政策的能力。对人数的限制也显示决策心态狭隘,缺乏弹性,若斤斤计较人数问题而影响两岸处理纠纷事务的合作,恐将因小失大”。“‘陆委会’对中共要求来台人道探视的处理方式,显示‘陆委会’对大陆事务的决策仍缺自信心,这次决定太小儿科”,等等。来自岛内及海外舆论的责备颇令国民党受不了。两天后,“行政院长”郝柏村不得不出面为“陆委会”说话,在“行政院会”中称此事为“小问题,大原则”,“陆委会”的处理“非常恰当”,并称“今后处理类似案件时,应坚持‘法律主权’、‘对等’、‘善意合作’三原则”。

这三点声明针对具体问题也深具要害:单方面强行将“闽狮渔事件”定性为“刑事案件”,而且“已进入司法程序”,于是便不容“任何协商”,并由此限死了大陆派员入台只能对“刑事犯”进行“人道探视”。而第三点,则明里暗里阻挡大陆记者作随行采访。

问题的关键乃在于“闽狮渔事件”的性质究竟为何?

       我事后了解到,当天上午,在得知台方三项决定后,国台办有关人士为求慎重,再次邀来法律专家,根据福建方面对石狮渔民的调查、台湾新闻媒介对此案的报道以及“台中地检署”的“起诉书”一一进行研究,法律专家们再次得出结论,“闽狮渔案”从动机、起因、过程、结果到装备,的确无一具备“海盗抢劫”犯罪的构成要件,因而可以确定这是一起渔事纠纷,纠纷过程中大陆渔民虽有过激行为,应属给予调解和教育的范围。鉴于海峡两岸目前所处的特殊环境,专家们建议,还是应与台湾方面协商求得一个合理的解决。

在记者赴台采访方面,自从1987915日台湾《自立晚报》记者徐璐、李永得取道日本进入大陆,首开台湾记者大陆采访的先声之后,台湾各新闻媒体都曾派出记者到大陆采访,台湾记者的足迹几乎遍布大江南北、高原边疆,采访的层面从政治、经济到文化、民俗、民族等等无所不包。按全国记协方面的统计,到过大陆采访的台湾记者已不下1800人次。然而,大陆记者呢,至今无一人踏足台湾采访!

台湾当局一直以“三不政策”为挡箭牌,迟迟不肯开放大陆记者访台。直至19915月宣布终止所谓“动员勘乱时期”后,台湾当局虽然表示准许大陆记者赴台采访,但又在申请手续上设下种种不合理、带有歧视性的规定,使“开放”成为一句空话。比如要求共产党员要声明“脱党”,要求在台找保证人写保证书等等。这种做法不但大陆记者愤愤不平,台湾新闻界也深为不安。有的到大陆采访的台湾记者遇到大陆同行提起此事,甚至拱起手说“拜托啦!别提这事,否则我们惭愧死了”。因此,近年来,台湾新闻界,还有港澳媒体也没少为大陆记者赴台采访之事大声疾呼。这次发生两岸渔民纠纷事件,大陆派记者到台采访理所当然。

       85下午,大陆主管官员给陈荣杰发去电传,函中明确表示,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副秘书长曲折将率领另四位人员于88搭乘国泰CX546号航班抵台看望18位大陆渔民,815CX531班机离台。陈荣杰则发回电传函,强调“陆委会”的三原则。6日中午,这位官员再次函告海基会,要求其认真考虑红会人员赴台看望渔民及两位记者随行采访事宜,大陆5位人员将于88按时起程。陈荣杰回函也照样再次强调“原则”并称将按既定计划在89把不曾“涉案”的11位大陆渔民从金门“遣返”回大陆,同时在台发布新闻称海基会对大陆人员来台“势必无法协助”。台湾有关方面在明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人员要赴台看望18名渔民的情况下,执意要先行“遣返”11位渔民,使问题进一步复杂化,导致了日后进一步交涉的困难。

7日一天,双方来回电传近10封,由于台湾方面固执己见,交涉陷于胶着状态。直到下午稍晚时候,大陆方面的一封电传,方才扭转了事态。函中表示,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将只派副秘书长曲折、政策理论研究室副主任庄仲希二人赴台,希望二人仍于8日启程,两名记者也能同时随行。另外,不能同意台湾单方面将“闽狮渔”号11名渔民在89“遣返”,此事须待曲、庄到台后当面征询渔民意见后才能决定。

台湾当局由“陆委会”立即召集相关人员开会研究此函,经反复权衡后作出决定,同意:大陆来台人员在台时间可以多延长一天,但鉴于手续办理需要时间,建议大陆来台人员改为12日起程,两名大陆记者若提出采访申请,将以特速件方式审查,如无意外,可望顺利与红会人员同行。至于闽狮渔其他11名船员则“如期”于9日上午“遣返”,由于11人均不具驾船能力,将由军舰送到金门后,从金门乘闽狮渔两条船由军舰拖至指定海域,请福建派人去接。

陈荣杰将此决定传给北京。与此同时,由台湾《中国时报》总编辑黄肇松先生具名邀请范丽青与郭伟锋两位记者到台采访的邀请函分别传真到了新华社、中新社。(台湾《联合报》也在稍晚时向新华社、中新社发出邀请。)

至此,此事告一段落。大陆方面正式通知海基会,曲、庄改乘812日国泰530航班抵台,希望海基会协助办理相关事宜,并希望两记者12日随行能够顺利。这时,时间已是87日午夜了。参与此事的人个个均有如释重负之感。无论如何,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是大陆方面的主动行动,使事态得以朝向好的方面发展。记者事后就此事采访了主管官员,询问因何会作出主动行动,这位官员以带着浓重的福州地方口音的普通话明确回答:“我们处理事涉两岸事务的准则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这八字方针。相信凡是能够促进两岸关系朝向进一步缓和及有利于和平统一的方向发展的事,都必定符合两岸人民的利益,得到两岸人民的拥护。在这样的大局面前,台湾方面那么坚持的人数、天数,根本不重要。”

往后三天,我和郭伟锋忙于补看近一时期内台湾新闻媒体对此事件的有关报道,有关方面则继续电函往来,讨论11位渔民返回大陆的时间与方式。

另一方面,台湾“行政院新闻局”于8日批准了两位大陆记者入台采访的申请,9日台湾“入出境管理局”审查通过了四位大陆人员的入境资格。同日,台湾有关方面强行将蔡成家“遣返”到金门,这种作法貌似强硬,其实反而给自己背上一个“大包袱”,以后一直采取措施补救。10日,“境管局”核发了给四位大陆人员的“大陆同胞来台旅行证”,副局长刘蓬春并手持四张证件让台湾新闻界拍照,国民党的《中央日报》在811日的头版以“可以来了”为题图文刊登了这一消息和画面。

不料,平地又起风波,临门再生曲折。问题发生在811日。但问题的根子却仍然是台湾当局对开展两岸交流长期以来所心存的疑虑、恐惧和不信任感。台湾当局开放台湾民众赴大陆探亲,是迫于大陆提出和平统一方针和“三通、四流”政策的压力,迫于台湾民众及海内外所有中国人的呼声而不得不进行的。当面对开放探亲后随之而来的台湾民众一波又一波的“大陆热”及两岸民众对直接“三通”的呼求日益高涨的局势时,台湾当局却再三“踩煞车”,几度提出要“冷却大陆热”,并制定出所谓的“去(大陆)宽来(台湾)严”、“文化松政治紧”、“单向而非双向”的政策,对两岸交流设置重重障碍。今次虽不得已同意大陆派员赴台,但显然依旧是顾虑重重,防范唯恐不密。

10日这天,“陆委会”邀集“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航警局”、台北红十字会、海基会等单位研究接待四位大陆来台人员的细节。他们决定将接待红十字会人员与接待两位记者分开,分别由海基会和《中国时报》负责。并自行为曲、庄二人排定在台行程,包括:12日下午到达,晚上在台北接受海基会宴请;13日上午拜会台红十字组织,下午到台中看守所探视拘押的7名闽狮渔号渔民;14日全天旁听“台中法院”对“闽狮渔号事件”的审理,晚上回台北接受红十字会宴请;15日上午拜会海基会,中午离台。

11日上午海基会陈荣杰将此安排传真告知大陆方面,函中还附加三点要求:①“书面”确认曲、庄访台目的只是探视,人道探视范围也仅限于被关押的7人,而不是全部18位渔民。②确认曲折、庄仲希二人在台和离台时间为三天;③再次要求尽快接回11名停留在金门的船员。这封函就表明了强行“遣返”蔡成家等人,已经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大陆方面在中午12时左右回函表示:①两岸对“闽狮渔号事件”性质及处理方式均有不同意见,希望借红会人员赴台看望渔民的机会交换意见,以图解决问题。强调:无意干涉台湾“司法”,也无意与台湾地方法院协商。②红会人员必须到台当面征询18名渔民的意愿后,才能进一步商量他们的回家方式和时间。③曲折、庄仲希一经完成任务即返回。

台湾方面收到此函后又想偏了,“陆委会”认定曲、庄赴台“意在协商案情,干涉司法”,可能会“赖着不走”;另一方面认定“中共频频出招,企图以枝节问题取得主导地位,甚至另觅指责台方的口实”。于是通过海基会发了一份类似“最后通牒”的传真函,除再次强调自己的观点外,要求邹哲开在晚间8时的“最后期限”内答复并确认海基会上午发函中的数项要点,否则“请自行取消行期,曲、庄赴台时间另商”。

大陆方面接获此函已是晚上六七点钟了,而“最后期限”要求的时间是晚八点,台湾方面并没有给他留出回函的时间。

       晚上940分,陈荣杰在海基会发布新闻,宣布“大陆红十字会原定12日派副秘书长曲折及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庄仲希来台探视闽狮渔船员一事,被迫延期,将由双方再就有关行程进一步沟通磋商”。随后,“陆委会”也召开记者会宣明立场,其副主委兼发言人马英九称“在法令允许的范围下,绝对希望他们能痛痛快快的探视,但是来访者必须本于诚信原则尊重我国法律尊严与体制。这不是小气,而是非坚持不可的原则,不能大方。”同时,国民党的中央秘书长宋楚瑜也出来讲话,振振有词,反说“中共在两岸交流中,缺乏善意,不断搞小动作,耍花样,不停制造困难、瓶颈,其真正用心是达到其使中华民国永远在地球上消失的‘一国两制’”。曲折等人赴台看望18名渔民这么一件简单的事,竟被上升到如此可怕的高度,善良的人们是绝对想不到的。

       于是这便出现了我们临行前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肃穆气氛,和众多港台记者对我等如何面对台湾闭门立场态度的好奇和追问。

附:国台办官员813日在北京中外记者招待会上介绍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代表赴台探望因721日发生的“闽狮渔”渔事纠纷被台湾当局扣押的18名大陆渔民一事与台湾方面进行交涉的全过程:

(新华社北京813)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官员今天在此间说,台湾当局单方面宣布中止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两位代表赴台表明台湾方面缺乏诚意。

在由中国记协举行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官员向中外记者介绍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代表赴台探望因“七?二一”渔事纠纷被台湾当局扣押的十八名大陆渔民一事与台湾方面进行交涉的全过程。

这位官员说,七月二十一日,闽台渔民在台湾海峡传统作业海区发生渔事纠纷。后来,福建省的两艘渔船和十八名渔民被台湾军方押到台湾。目前,台湾方面对其中的七人进行起诉、审理,另十一名则被送往金门。

这位官员参与了大陆有关方面同台湾海基会、红十字会就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派代表赴台探视十八名大陆渔民问题进行联系的全部过程。

他说,“七?二一”事件发生后,大陆方面于七月二十五日给台湾海基会发去函电,提出要派专人赴台看望被扣押的十八名渔民并了解情况。海基会于七月三十日正式回函,表示同意大陆红十字会总会派一至二名“非官方身份”的专职人员赴台探视“涉案”的大陆渔民,时间为两天。

八月三日,国台办电告海基会,大陆方面已初步拟定派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二位代表、福建省红十字分会的一位代表赴台,行期为七天,并提出要派两名大陆记者随行采访;台湾方面坚持去两人,停留两天。

他说,八月四日和五日,大陆方面把赴台的人员和日程安排电传给海基会。赴台的三位大陆红十字会的代表分别是: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副秘书长曲折,红十字会总会政策理论研究室副主任庄仲希和福建省红十字分会副秘书长苏志硕。

       他解释当初要派苏志硕赴台是因为被扣押在台湾的十八名渔民都是福建人。

       他说,既然台湾一再坚持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只能去两人,我们也就克服困难没让苏志硕赴台。

       在时间问题上,台湾方面考虑到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代表要拜访台湾海基会、台湾红十字会组织,所以同意延长一天。这样,在去台人数,停留时间的问题上,双方达成了一致。

       他指出,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代表这次赴台只是看望被扣押的十八名渔民和了解情况。这与当初海基会秘书长陈长文来大陆要了解有关“三保警”的情况一样,都是合情合理的。

       他说,八月九日,台湾海基会给大陆来函,告知曲折、庄仲希二人可以搭乘班机于八月十二日赴台,八月十五日离台,并且还为曲折等人代订了饭店。

       他说,未料想八月十日海基会忽来一函称,曲折、庄仲希赴台作人道探视的范围将限于看望七名“在押被告”,并旁听法院开庭及拜会海基会与红十字会组织,否则台湾方面将认为曲折、庄仲希二人赴台探视一节无法达成共识,有关探视日期及其他细节须待双方进一步磋商再行决定。

他说,八月十一日,大陆方面复函海基会指出,这种限制大陆方面实在无法接受,因为“七?二一”事件中被台湾方面扣押的大陆渔民是十八名。而且,对于已被送往金门的十一名渔民,曲折、庄仲希二人还要与台湾有关方面协商他们返乡的时间、方式。

他指出,台湾方面在几次给大陆的函件中都透露出一个误解,认为此次曲折、庄仲希二人到台后要与台湾有关方面“协商案情”。

他说,从七月二十五日就“七?二一”事件大陆给海基会发出第一封传真函至今,大陆方面从未提出过要与台湾有关方面“协商案情”的要求,他们二人到台湾去为的是看望十八名渔民,根本没有协商解决案件的任务。

至于在台湾停留的时间问题,他说,曲折、庄仲希二人到台湾后要看望包括已被送到金门的十八名大陆渔民,转交家信、衣物和家属的录音讲话等,还要拜会台湾海基会和红十字会组织,所以对这些事情在三天时间内是否安排得过来没有把握。因此,在给台湾海基会的回函中,大陆方面表示,曲折、庄仲希二人在完成上述工作后当即离台,丝毫不想在台湾多呆一段时间。

他说,大陆方面把这些合情合理的想法告诉了海基会。遗憾的是,双方还正在相互协商中,八月十一日晚台湾当局即单方面宣布取消曲折、庄仲希二人的入台证件,并发来函电,要大陆方面“自行中止”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人员的这次台湾之行。

他说,目前大陆与台湾双方正继续来往函电磋商此事,我们希望曲折、庄仲希二人最后能够完成探视十八名大陆渔民的人道主义的任务。

编辑:system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