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台湾网-人物

岁月如歌半生缘——郭炤烈

2009-04-15 14:06     来源:台声杂志     编辑:张方翼

   郭炤烈,1924年7月生,台湾台中人,中共党员、台盟盟员,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台湾问题专家。先后担任上海市台湾同胞联谊会第一至三届会长,全国台联第二至三届副会长和顾问,全国台湾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市台湾研究会会长,上海市日本学会会长和名誉会长等职,现任上海市台湾同胞联谊会名誉会长。
 
  1946年的11月,台湾基隆港。年轻的郭炤烈和母亲在海轮前依依惜别。作为台湾光复后的第一届台湾公费生的一员,年轻的他要到北京大学去深造了。临登船前,母亲把一小瓶装着台中的水和土的“故乡土”交给他,叮咛嘱咐道,一定要把它倒在北方的土地上,以尽快适应那里的水土。郭老告诉我,母亲是盼望自己认同祖地的同时,尽快地与祖国同胞融合在一起,健康、茁壮地成长……这一场景已是63年前的往事了,郭老感叹道。从作为台湾省第一届公费生,到北京大学求学到如今,每年秋末初冬季节,郭老说总能回想起当年离别故乡时的情景。

  台湾人的中国心
   
  “1945年10月25日台湾光复,日本人在台湾50年来苦心经营的‘皇民化’教育在一夜间就被推翻了。”今年已是85岁高龄的郭老感叹道,“50年的奴化教育,我们日文说得比中文好,我们对日本的了解比对祖国大陆的了解多,但台湾人的心还是中国人的心。”
   
  日据统治下的台湾,郭炤烈一家的生活异常困难。父亲在政府机构里做勤杂工,收入难以养活全家。郭老还没有柜台高的时候就在布店里帮忙做工,而最小的妹妹,因无力抚养被当作童养媳嫁了出去。郭老说,“我生在台湾,长在台湾,但是那时我的故乡早已经是日本的殖民地。那时,日本殖民者虽然打起‘皇民化’、‘一视同仁’旗号,想笼络台湾人,但实际上始终歧视我们,他们骂我们为‘清国奴’,把我们当作二等、三等‘国民’看待。连对我们的升学也设下种种障碍,对为数不多的中等学校毕业的人,至多只让他们上医科一类的专业,而决不允许他们去学习政治或法律等科系。而郭老也同所有的台胞乡亲一样,生活在这种没有“出头天”的日子中。郭老说,尽管日本的奴化教育改变得了我们的语言,改变不了我的心。父亲从小告诉他,郭家的根在太原,是唐朝名将郭子仪的后代。
     
  1945年10月25日,台北中山堂,日军正式向中国军队投降。年轻的郭炤烈从电台里听到这个消息,激动万分。郭老回忆道,“台湾光复时,我们都十分兴奋和高兴,高兴的是,我们从此不再受异族的欺侮和压迫了,我们恢复了民族的尊严,我们可以用我们自己的双手来建设美好强盛的祖国了。但是事与愿违,我们曾以‘来自祖国的亲人’而加以欢迎的国民党军政人员的所作所为,逐渐使我们感到失望。”
   
  1946年,在日据时期难以获得高等教育的郭老,怀着对祖国的渴望与了解祖国,考取了台湾省第一届公费生,远赴北京大学求学,从此踏上离别故乡之路。

  郭老回忆道:“1946年,北京大学刚从昆明的西南联大迁回北京。内战已经开始了。当时,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已是烽火连天,但这些都阻挡不了我想回到祖先生息过的祖国大陆的脚步。当北上的船到达天津塘沽港时,大雪纷飞。我用力踩了踩脚下的土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到祖国大陆了!”

延伸阅读

订阅新闻】 

责编信箱:tsfwzx@chinataiw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