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大学生到底有多混?(我在大陆看台湾)

2017年12月27日 09:07:00来源:中国台湾网

湾资深媒体人到尾倾情献声——《我在大陆看台湾》

  前阵子回台湾,听一个大学老师说现在台湾的情况,他说他对台湾的大学生很失望。我问为什么?他很闷地表示:现在的大学生都是要轻松、自由的工作,每个人都不想要朝九晚五,踏踏实实的工作,最好可以边旅游边工作,这样下去,台湾的未来真的不敢想象。

  他还举了一个例子,台湾的大学最近几年开始推“英语毕业门坎”,也就是说,英文不好毕不了业。光是台湾的一流高校“清华大学”就有一成六的学生毕不了业。这也就算了,居然还有各校的学生抗议这个制度,说是学校的阴谋,是校方联合外面的英文补习班赚学生的钱,然后很多难听的词都说出来了,例如“学校是学店”、“学生变提款机”……有些学校迫于学生的压力,于是就取消了这样的规定。

  后来,这把火愈烧愈烈,有13个学校的学生出来联合抗议。这个老师非常的纳闷:到底有什么好抗议的呢?你把英文念好不就行了?你英文要练好也不一定要找补习班啊。他说他去过上海复旦考察,发现大陆的学生非常的上进,甚至会组“英文会话小团体”,逼自己念英文。反观台湾,完全相反,没有这样的气氛也就算了,还会怪学校是在找理由乱收费。

  在台湾,大学生是非常爱抗议的一群人,他们很闲,读书也没有什么压力,于是就找各种事来抗议,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正义,是一种思辨。但台湾社会对他们则是褒贬不一的。我就觉得学生要做的事就是读书,不该把大好时光花在抗议上。

  马英九任教的政治大学,是台湾仅次于台大的好大学,然而政大学生甚至对政大提起行政诉讼(还好起诉失败,不过学生还要再上诉……)。有一个教授说的好,如果学生把门坎污名化,认为是图利厂商,那以此逻辑来看,谢师宴也不用办,因为图利餐厅,教科书也不用买,因为图利书商。“大学生如果不愿花1000多元台币(约200元人民币)的报名费投资自己,那谁还要投资你?”

  台湾教育改革搞了很久,这让学生的受教权益被推上极顶,但不幸的却是,朝着护短与弱化能力的方向在走。毕业门坎不断下修,还可以让学生随心所欲剔除那些吹毛求疵的烦人学分,再加上少子化问题的日趋严重,学生的权力比老师的权力更大,哪个头壳坏去的老师胆敢对学生“过度要求”,跟自己的饭碗过不去?

  又如,新竹中学的校长对学生殷殷期盼的打气信,被同学讥讽成僵化古板的升学主义,在脸书上吸引支持者疯狂按赞,更有别的校长及主任落井下石的数落他的办学不及格。此情此景,我只能说,还好我已经不在台湾了。

  台湾的大学,何时才能拥有拒绝学生的气魄?依这么宠溺学生的情势来看,恐怕很难。

【作者简介】

  到尾,70后的川籍台湾人,2008年赴京。资深媒体人,做过电台DJ,干过《FHM男人帮》主编和《男人装》资深编辑,还出过两本书《遇见台湾》和《台湾的台》。

[责任编辑:赵静]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