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台湾网移动版

    中国台湾网移动版

港媒:什么是涉台斗争新论述?

2022-04-06 13:26:00
来源:中国台湾网
字号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英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张铮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3月号发表专文《试析涉台斗争新论述的意义、意涵与策略》,作者认为:继2021年对台工作会议之后,2022年对台工作会议再次强调了在涉台工作中发扬斗争精神的新论述,备受各界关注。大陆提出该论述具有特定的时空背景和目的指向,这既是大陆高层领导对台海局势判断后的结论,也是大陆应对台海局势日趋严峻复杂的策略选择。涉台斗争新论述的提出,并不意味着大陆和平统一路线的改变,也不代表大陆对台政策出现了战略性的调整。新论述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政策、和平统一政策并行不悖。涉台斗争新论述阐明了为何斗争、跟谁斗争以及如何斗争等重大政策、策略问题,对于指导今后对台工作具有重要意义。

  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2022年对台工作会议于1月25日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指出:“要发扬斗争精神,坚决遏制‘台独’挑衅和外部势力干涉,筑牢反‘独’促统强大阵线。”这是大陆继2021年对台工作会议首次提出“发扬斗争精神”新论述以后,再次对其加以强调。尽管大陆一直与“台独”分裂势力和外部干涉势力进行着斗争,且大陆在不同场合、不同文件中都表示要坚决反对“台独”行径和外部势力干涉,但在高规格的年度对台工作会议上连续两次公开强调要“发扬斗争精神”,这是以前未曾有过的情形。

  那么,中央为何在近两年的对台工作会议上连续强调发扬斗争精神?其背景和目的是什么?跟谁斗争?怎样斗争?强调发扬斗争精神向外界释放了什么信号?这又是否意味着大陆放弃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及和平统一政策?基于尝试回答以上问题,本文特做如下分析,并就其中一些模糊或错误认知作出澄清。

  一、提出涉台斗争新论述的背景和原因

  近两年的对台工作会议之所以强调涉台斗争的新论述,实际上是基于当前复杂的政治背景。从岛内来看,主要是“台独”势力的挑衅日趋加剧;从国际上看,主要是外部势力干涉台海问题的力度增大。而且,岛内“台独”势力和外部干涉势力已成相互勾连之势,致使台海局势日趋复杂严峻、两岸敌意仍在不断螺旋攀升,这也使得两岸关系的不确定性、不稳定性骤增。

  (一)岛内“台独”势力挑衅

  回顾历史,不难发现,目前两岸关系正处于自1987年两岸开启互动以来的“最低谷”,主要表现在:

  其一,“台独”与反“台独”斗争的激烈程度前所未有。从台湾角度看,岛内“台独”活动空前猖獗。自2021年1月1日至今,民进党当局推动了一系列“台独”举措。从国际角度看,美国频繁打“台湾牌”,通过支持“台独”来牵制中国崛起和发展。面对“台独”势力的步步紧逼,大陆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舆论等多种手段,全面开展反对和遏制“台独”的斗争。

  其二,两岸的军事紧张程度前所未有。大陆军方通过绕岛航行、进入台湾西南空域、涉台军演、越过所谓“海峡中线”等实际行动向“台独”势力发出警告:倘若胆敢制造“台独”重大事变,大陆将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彻底地予以打击。从近一年看,大陆在军事震慑“台独”方面的动作,其频次和力度都是空前的。例如,根据台当局防务部门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所作统计:2021年1月1日至2022年2月11日间,解放军对台湾西南空域实现了“常态化巡航”,大陆军机已经累计进入该空域267天,共1122架次。

  其三,两岸在国际场域的交锋空前激烈。针对民进党当局参与国际组织的谋“独”企图,大陆不会给“台独”预留任何空隙,坚决予以遏制和打击。民进党当局在扩大“国际活动空间”的图谋被粉碎后,便“甩锅”给大陆,故意煽动两岸对立,激发台湾民众对大陆的仇视和不满,致使岛内对抗大陆的民粹主义情绪持续发酵。

  其四,两岸关系与区域、国际局势交织叠加。台海局势与中美战略对抗、亚太秩序变化、世界秩序变化等交织叠加,以及东海、台海、南海的三海联动及其共振效应,亦使两岸关系更加复杂化、更具不确定性。

  其五,两岸民众的对抗情绪进一步加剧。从岛内民调看,台湾民众对大陆的负面情绪越来越严重,肆意诋毁、攻击大陆的现象广泛存在。与此同时,近些年大陆民众对“台独”越来越没有耐心,“武统”声浪与日俱增,这在大陆网络上一目了然。两岸民众的对立情绪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就2022年及未来几年内岛内“台独”活动的趋势而言,笔者认为,两岸关系存在继续恶化的可能性,除了由于上述存在的五个紧张现象在短期内不可能得以缓解之外,还基于以下两个原因:其一,2022年下半年恰逢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台独”势力一定会打“拒统保台”牌,煽动仇视大陆的情绪,制造两岸对抗。其二,伴随着中美战略对抗的加剧,外部势力干涉台湾问题的力度会继续增大,这会使“台独”气焰更加嚣张,台海局势的风险也会随之增加。

  (二)外部势力无理干涉

  外部势力插手干涉台海问题,进一步加剧了台海局势的复杂性。为遏制中国发展和崛起,美国近几年持续打“台湾牌”,先后通过一系列涉台法案,提升所谓“美台关系”,纵容和支持“台独”活动。美国和台湾地区在军事、政治、安全、“实质邦交”等领域的互动达到了一个新高度。除了对台军售之外,美国军舰还反复到南海、台湾海峡水域进行挑衅。不仅如此,美国还拉拢盟友介入台海问题。譬如,拉拢日本、澳大利亚、法国、丹麦、立陶宛、捷克等打“台湾牌”。美国盟友支持台湾参与国际活动,部分举措虽然不能简单地将其归于支持“台独”,但在两岸对抗情势下,支持台湾参与某些国际组织,等同于给“台独”撑腰打气,在客观上起到了支持“台独”的效果。为说明问题起见,笔者将自2021年1月1日至今,外部势力干涉台海问题的主要行径汇总如下。

  外部势力干涉台海问题的主要行径一览表(2021.1.1-2022.2.10)

  2022年2月8日

  美国国务院当地时间7日宣布,批准对台出售价值1亿美元、为期5年的“爱国者”系统工程勤务计划,这是美国总统拜登去年1月底上任以来第2次对台军售。

  2022年2月3日

  美国跨党派国会议员分别在众参两院提出法案,要求美国政府就“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更名为“台湾代表处”一事展开讨论。

  2021年12月1日

  爱尔兰参议院12月1日通过涉台决议,称爱尔兰不想看到中国通过武力统一台湾。决议内容中有5项条文与台湾有关,包括呼吁爱尔兰政府持续坚定支持台湾的政治自由、重申反对以武力解决两岸分歧等。

  2021年12月1日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声称“台湾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存在,符合日本和世界的利益”,并声称“台湾有事,等同于日美同盟有事”。

  2021年11月10日

  布林肯在《纽约时报》主办的论坛上被问及,在中国发动对台湾的攻击时,美国是否会协防台湾?其声称:“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国家采取单方面行动,以武力破坏现状。我们会依照《台湾关系法》作出的长期承诺,将确保台湾有能力自卫。”

  2021年11月4日

  欧洲议会代表团与民进党当局领导人蔡英文会面时称“台湾并不孤单”“欧洲会与台湾站在同一阵线”,希望建立更牢固的“欧盟台湾伙伴关系”。

  2021年10月26日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呼吁所有联合国会员国支持台湾“有力、有意义地参与整个联合国系统”;布林肯在声明中说,台湾被排除在联合国论坛之外,“破坏了联合国及其相关机构的重要工作,所有这些机构都可从其贡献中受益匪浅”。

  2021年10月6日

  法国前国防部长李察(Alain Richard)于2021年10月初以法国参议院友台小组主席身份,率领四名法国跨党派参议员“访问”台湾。

  2021年9月1日

  欧洲议会外交委员会表决通过首个“欧盟—台湾政治关系与合作”报告,该报告称,欧洲议会关切“中国军事威胁台湾”,敦促“中国停止任何破坏台海稳定的活动”。

 2021年8月27日

  美国第七舰队伯克级导弹驱逐舰吉德号(USS Kidd DDG-100)与海岸防卫队传奇级国安巡防舰门罗号(USCGC Munro WMSL-755)于27日通过台湾海峡。

  2021年8月4日

  美国国务院于美东时间4日批准出售40门M109A6自走炮(新型155公厘火炮及精准弹药)给台湾,金额约7.5亿美元。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来首度对台军售。

  2021年7月13日

  日本政府发表的《2021年防卫白皮书》称“台湾局势稳定不仅对我们的国家安全很重要,对国际社会的稳定也很重要;日本必须更关注这个问题,并提高警惕。”

  2021年7月5日

  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称,如果“中国攻打台湾”,日本政府将认定这是安全保障相关法所规定的“存亡危机事态”,并可能因此行使受限的集体自卫权。

  2021年6月13日

  七国集团(G7)发布与中国对立意味浓厚的公报,强调所谓维护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

  2021年5月27日

  欧盟与日本以视频连线方式举行欧日峰会,会后发布的联合声明呼吁保持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联合声明中说:“我们强调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稳定的重要性,鼓励和平解决两岸问题。”

  2021年5月18日

  美国第七舰队,伯克级导弹驱逐舰“科蒂斯?威尔伯号”(USS Curtis Wilbur)于18日通过台湾海峡。

  2021年5月7日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呼吁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立即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界卫生大会(WHA)。

  2021年5月6日

  法国参议院通过“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工作”,正式成案,鼓噪支持台湾参与世卫组织(WHO)、国际民航组织(ICAO)、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UNFCCC)与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等政府间国际组织。

  2021年5月6日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称,澳洲政府的对台政策将坚定不变,若“中国大陆武力进攻台湾”,澳大利亚将会履行支援美国及盟友的承诺。

  2021年5月6日

  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发表公报,“首度支持台湾有意义地参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及世界卫生大会(WHA)”。

  2021年4月16日

  拜登和菅义伟在华盛顿会晤后发表声明,强调台湾海峡和平稳定的重要性,鼓励和平解决两岸问题。

  2021年4月11日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称,美国关切北京针对台湾的“侵略性行为”,并警告任何人企图通过武力改变西太平洋现状,将犯下“严重错误”。

  由上可见,外部势力干涉台海问题的程度日趋严重。由于中美两国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并未得到解决,中美战略博弈短期内不会停止,中国与外部反华势力之间的对抗依旧存在。据此不难推断,2022年外部势力打“台湾牌”、干涉台海问题、阻止中国崛起复兴步伐的力度不仅不会减弱,反而有可能会加强。从2022年来看,本年度内有美国中期选举,美国两党可能会通过炒作反华议题以争取更多选票,这可能给原本就已经很复杂的台海局势增添进一步的紧张动荡。况且,今年下半年,大陆将召开党的二十大,美国可能研判中国大陆为“追求稳定”而不会轻易出“重拳”予以反制,故他们可能会利用这些时间节点来从事冒险挑衅活动,这必会进一步加剧台海地区的风险。

  二、提出涉台斗争新论述的必要性

  在当前台海局势日趋复杂严峻的情势下,大陆提出涉台斗争新论述,强调发扬斗争精神,具有很强的现实必要性。具体分析如下:

  一是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需要。大陆之所以提出涉台斗争新论述,强调涉台斗争的重要性,首先是因为中国的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受到了来自“台独”势力和外部干涉势力的严重威胁和挑战,其次是因为一般性的政策措施不足以应对当前日趋复杂严峻的台海局势,否则大陆高层领导不会连续两年在对台工作会议上强调发扬斗争精神。提出涉台斗争新论述,就是要求相关部门、机构和人员提高对“台独”势力挑衅和外部势力干涉的危险性的认知,通过发扬斗争精神,开展涉台斗争实践,做好应对反“台独”、反干涉、反介入斗争的充足准备。只有如此,才能真正捍卫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二是随时应对台海局势出现危机的需要。就当前局势而言,外部势力干涉台湾问题的程度日渐加剧,岛内“台独”势力对一个中国原则的挑战不断升级,致使国家统一大业面临极为严峻的形势。目前的台海局势正面临着自李登辉时期以来最严峻的风险和挑战,其持续时间之长、外部势力介入之深、大陆反对力度之大,均前所未有。在此节点,在对台工作中发扬斗争精神,将有利于把握当前台海局势的发展变化,及时因应地勇于迎接挑战,坚决挫败阻碍祖国统一的内外勾连图谋。同时,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出推进统一进程进入了关键时期,发扬斗争精神充分说明大陆高层领导对当前对台工作有着准确的判断。发扬斗争精神有助于凝聚各方有利因素,在关键时期推动国家统一大业进一步向前发展。

  三是表达坚决反对“台独”决心、意志和能力的需要。反对“台独”一直是大陆推进国家统一进程中的重要工作面向。大陆提出涉台斗争新论述,通过发扬斗争精神,不断打击“台独”势力和外部干涉势力的嚣张气焰,进而维护台海和平稳定。倘若弱化或搁置斗争,空喊和平稳定,可能会促使对方更加肆无忌惮地进行挑衅,最后反倒可能引发战争。我们要通过反“独”斗争,不断推进国家统一进程、最终完成国家统一大业。同时传递我们坚决反对“台独”的一贯决心和意志,正如党的十九大报告所指出:“我们有坚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够的能力挫败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图谋。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

  四是更好地争取和团结广大台湾同胞的需要。发扬斗争精神不仅不会破坏两岸的民间和谐,反而更有助于争取和团结台湾同胞。抗日战争时期,为指导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如何跟国民党打交道,毛泽东于1940年3月发表《目前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策略问题》,该文指出:“在抗日统一战线时期中,斗争是团结的手段,团结是斗争的目的。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毛泽东主席的这段话,尽管已过去八十年,但对于当下在涉台工作中发扬斗争精神,敢于并善于同“台独”势力与外部干涉势力作坚决斗争而言,仍具有现实指导意义。它启示我们,在推进国家和平统一的进程中,要同坚持“台独”路线的顽固势力和外部干涉势力进行坚决斗争,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不要害怕斗争会破坏团结,而是要坚信唯有通过斗争方可求得团结。

  三、深刻理解涉台斗争新论述的意涵

  对涉台斗争新论述意涵的理解,应当基于我们在对台工作中发扬斗争精神的基本要求和涉台工作的基本面。涉台斗争新论述的意涵包括斗争对象、斗争指向,以及斗争类型和方法等方面的内容。

  (一)新论述的基本意涵

  其一,斗争对象。在涉台工作中发扬斗争精神,首先要厘清的问题是跟谁斗争。根据中央领导人讲话的语境和论述不难看出,大陆方面的斗争对象主要有二:一是“台独”分裂势力,二是外部干涉势力。导致当前台海局势日趋复杂严峻的根源,主要在于岛内“台独”势力的挑衅和以美国为主的反华势力的干涉。因此当前发扬斗争精神,主要针对这两股破坏势力。该部分在前面已经有所分析,此不展开赘述。

  其二,斗争指向。涉台斗争主要指向两种破坏国家主权和台海和平稳定的行径:一是针对挑战一个中国原则的分裂行径,旨在捍卫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二是针对阻挠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的外部干涉行为,旨在实现中国的完全统一。

  其三,斗争类型。当前岛内“台独”势力挑衅、外部势力干涉呈现出多领域的复合特征,因此涉台斗争的类型是多样的,并非是单一的。斗争的类型至少包括:政治斗争、军事斗争、外交斗争、经济斗争、思想斗争、舆论斗争等。斗争类型的多样性和复合性特点,也增加了涉台工作的难度。

  其四,斗争手段。斗争手段的选择和运用是斗争能力的重要体现。结合相应的斗争类型,可供选择的斗争手段至少包括:政治手段、经济手段、军事手段、外交手段、舆论手段,法律手段等。斗争手段是实现斗争目标的基础,通过对斗争手段和斗争类型的有效组合,可以有效实现斗争目标。例如,大陆为在世界卫生组织等政府间国际组织中维护一个中国原则,积极采取政治、法律、外交、舆论等手段阻止“台独”势力的谋“独”行径。此外,面对岛内“台独”势力的挑衅,大陆采取军事手段,派遣军机常态化绕岛飞行,对岛内“台独”势力进行震慑。

  (二)相关问题厘清

  围绕大陆提出的涉台斗争新论述,目前研究界也存在一些模糊或错误的认知,为此,需要进一步厘清。

  首先,提出涉台斗争新论述并非意味着大陆放弃和平发展政策。提出发扬斗争精神的主要目的在于维护台海和平稳定,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大局,并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目前造成台海局势紧张的根源在于“台独”势力的挑衅和外部势力的干涉。大陆提出和强调发扬斗争精神正是为了应对这种挑衅和干涉。发扬斗争精神是大陆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和平发展政策的题中之义。正因如此,大陆在强调发扬斗争精神的同时,仍在推行深化和扩大两岸交流合作、融合发展的政策。涉台斗争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并行不悖,斗争是为了两岸更好地团结与和平发展,而不是取消或替代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从涉台斗争新论述的提出背景和目的来看,其主要是针对极少数“台独”势力和外部干涉势力,而非台湾同胞。从国家统一的整体性进程来看,斗争对象主要指破坏两岸和平发展、破坏国家和平统一进程的阻碍性力量。

  其次,提出涉台斗争新论述并非意味着大陆要使用武力。发扬斗争精神内含大陆对台政策日趋强硬的一面,这让外界轻易将发扬斗争精神和使用武力联系在一起。其实,两者之间并非“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强调涉台斗争,必然会凸显军事斗争的地位和作用,但两者并不相同。军事斗争只是涉台斗争的形式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多种斗争方式。之所以要发扬斗争精神,实质是希望通过此类方式来捍卫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只有在大陆通过其他手段无法捍卫和平统一的前景时,才会迫不得已而使用武力。使用武力作为斗争的最高形式,是大陆解决台湾问题的保留手段。

  再次,新论述是大陆对台政策的策略性修正,而非战略性调整。发扬斗争精神是大陆在延续和发展对台政策的基础上提出的。所谓延续是指促进两岸交流合作,推进两岸融合发展,最终努力寻求和平统一的政策基本面没有改变。所谓发展是指根据台海局势发展变化中出现的新情况、面临的新挑战,而采取更加有力的应对措施,从而更好地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大局。因此可以看出,强调涉台斗争是在大陆对台政策的基本面未发生根本改变的情势下,根据台海局势的新情况而做出的政策调整,这种调整仅仅属于策略性调整,而非战略性调整,且该调整具有被动因应的性质。

  四、开展涉台斗争的原则和策略

  发扬斗争精神要讲求斗争的原则和策略,台海问题形成的原因及其发展变化,决定了对台发扬斗争精神是一个长期且艰巨的过程,因而在对台发扬斗争精神时,应当注意把握斗争的原则和策略。

  斗争的原则包括一中原则、底线原则等。只要是破坏或挑战一个中国原则的行径,都是我们斗争的指向。一个中国原则关涉中国的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既是海峡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也是中国同外国或国际组织开展友好往来的政治基础。凡是破坏一个中国原则的言行,都将遭到中国大陆的坚决反对和斗争。在台湾,破坏一个中国原则的行径主要包括:一是推动“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分裂行径,二是藉助“中华民国”外壳推动“台独”的行径,三是通过虚化一个中国来偷渡所谓“中华民国”的“台独”行径。对于美国,主要是指违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精神、通过添加新元素方式逐渐掏空原有一个中国政策意涵的行径,譬如,奉行所谓的在《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的指导下的“一个中国”政策。其他外部干涉势力,凡是打着“维护台海地区和平稳定”“捍卫西方自由民主价值”等政治幌子来干涉台海问题、阻挠中国实现统一的行径,都是我们斗争的指向。

  底线原则的核心内容是一个中国原则,其旨在维护国家统一和主权完整,是决定是否启动涉台斗争的衡量准则。倘若“台独”势力和外部干涉势力触碰了该准则,将会遭到大陆最坚决、彻底的反制或制裁。正如2021年11月16日,习近平主席同美国拜登总统举行视频会晤所指出:“我们是有耐心的,愿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但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我们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底线原则在大陆有坚实的法律保障,于2005年3月通过的《反国家分裂法》中,就有对大陆涉台底线原则的清晰界定。一个中国原则是关涉中国的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重大政治原则,“台独”势力和外部干涉势力一旦触碰一个中国原则的底线,大陆将依照该法第八条的规定,不得不采取非和平手段的最高斗争形式。

  (二)斗争的策略

  斗争策略是实现斗争成效的重要支撑,对台工作中发扬斗争精神要注意针对不同斗争对象、不同的情势采取不同的斗争策略,同时又要注意通过斗争策略的选择和运用来维持斗争的韧性。

  一是要坚持“敢于斗争”和“善于斗争”相结合。在涉台斗争中发扬斗争精神,不仅要敢于斗争,而且要善于斗争。敢于斗争既需要我们对台海局势最新动态有着清晰、全面的把握,也需要我们不惧怕局势的复杂严峻。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善于斗争,坚持“敢”与“善”并重的策略。如果一味强调敢于斗争而忽略善于斗争,必将会影响最终效果。善于斗争既需要对台海局势历史纵向发展有着明确的理解和把握,同时也需要对当前台海局势最新动态演进有着清晰的观察,进而依据台海局势所处的实际发展阶段,采取最恰当的斗争方式方法,并在斗争的过程中不断积累经验,增强斗争能力、提高斗争技术。

  二是要保持斗争的韧性。无论太平洋“大两岸”之间,还是台湾海峡“小两岸”之间,长期以来形成的结构性矛盾,无法在一朝一夕间得到解决。台海问题与中美战略博弈、亚太秩序变化等问题的交织叠加,使台湾问题的解决更具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涉台斗争也随之具有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这就需要我们在涉台斗争中要保持战略定力、耐心和韧性。各方围绕台海问题的博弈和斗争,绝非短期内可以结束,对此我们要有充分的估计。台海博弈是一个需要经过多个回合较量才可能会有结果的复杂斗争,这要求我们在涉台斗争中要放眼于大局、全局,保持斗争韧性。涉台斗争不仅需要实力的对决,而且需要意志力和韧性的较量。(完)

[责任编辑: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