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朱松岭析“台独民粹主义”:沙滩上盖楼 经不起考验

2020年03月12日 13:01:00来源:中国台湾网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两岸研究所所长朱松岭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两岸研究所所长朱松岭日前接受中评社记者采访,深入剖析了“台独民粹主义”在岛内政客操弄层面的形成路径。他认为,打着民主的旗号、以民意支持的名义、行民进党“台独”独裁统治之实,是“台独民粹主义”的突出表现。这种民粹主义的始作俑者是李登辉,发扬光大者是民进党、岛内其他“台独”政党、社会团体和部分绿营社运领袖等人。李登辉从政治上瓦解了岛内“一个中国”的理论共同体,在政治操作上“把台湾作为了一个共同体”,由此创造出了身份认同问题,并导致民粹主义与岛内政治相结合。操作民粹的政客打着民主的名义,在具体化的选举中进一步鼓动、妄称“台湾是个共同体”并逐步向“台独”方向演化。这种“台独民粹主义”采用的煽动方式是议题排异。

  全文内容摘编如下:

  新冠肺炎疫情当前,台湾有不少“政府”官员、绿营支持者把这场疫病政治化,借机四处散播仇恨、歧视的种子,煽动民粹,企图达到台湾和大陆一刀两断的目的。对此,朱松岭表示,台湾岛内某些绿营政客和支持者利用疫情煽动民粹,以“疫”谋“独”,把疫病政治化,在两岸之间制造和传播仇恨与对立,是极其恶劣的行径。疫情,是人类共同面对的敌人,也是当前两岸同胞应该齐心协力应对的敌人。疫情,同时也是一面照妖镜,让所有的妖魔鬼怪现出原形。岛内不少同胞,包括绿营的部分民众,对此次大陆疫情感同身受,积极声援和支持大陆同胞。但是一部分绿营政客和部分支持者却利用疫情煽动两岸敌对情绪,暴露出他们自私自利、趁火打劫、以疫谋独、冷酷无情的丑恶面。但是,两岸同胞本身血浓于水,血脉割舍不断、情感割舍不断、联系割舍不断,妄图以“疫”谋“独”,切割两岸同胞的关系、制造对立,只能是沙滩上盖楼,经不起历史的考验,只能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此次疫情之下,“台独民粹主义”再次引发关注。台湾社会是否已经形成了所谓的“台独民粹主义”?朱松岭说,关于这个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林红教授早就做过专门的、透彻的研究。林红教授是大陆研究民粹主义的著名学者,也是国际上研究民粹主义的知名专家,她对台湾社会已经形成“台独民粹主义”早就有鞭辟入里的论断,“我也是学习林红教授的论着,对这个问题形成学理上的认识的。”

  朱松岭认为,打着民主的旗号、以民意支持的名义、行民进党“台独”独裁统治之实,是“台独民粹主义”的突出表现。林红教授把“台湾民粹主义”分为“1.0时代”、“2.0时代”和“3.0时代”,对其脉络、阶段和特征分析的极为清晰,并明确指出了“台独民粹主义”的发展趋势及应对策略。林教授有三本专著阐述民粹主义,还有不少学术文章论述这个问题,实践正是不断在印证林教授的学术结论。近日,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的王建民研究员也针对岛内政治势力在疫情面前的表现做了时事评论,明确指出了当前台湾社会已经形成了“台独民粹主义”。“这个结论,我也是认同的。”

  那么,这种标榜“反中仇中”的民粹主义究竟是如何形成的?朱松岭说,学理上的形成过程,林红教授有深入论述。从岛内政客操弄的层面上,他谈到了四点体会:

  一是,这种民粹主义的始作俑者是李登辉,发扬光大者是民进党、岛内其他“台独”政党、社会团体和部分绿营社运领袖等人。朱松岭说,先是李登辉从制度层面上将“本土化”和“民主化”相结合。身份认同催生新理论,民粹主义跟岛内政治的结合就难以避免,打着“民主”和“本土”旗号的结合就很好操弄,而且很容易谋取政治利益。

  二是,一旦在政治操作上“把台湾作为一个共同体”,煽动民众的过程中就必然产生跟岛内一个中国法律框架的冲撞。操作民粹的政客就会打着民主的名义,在具体化的选举中进一步鼓动、妄称“台湾是个共同体”并逐步向“台独”方向演化。这批人打着“爱台湾”的名义,要求对台湾这个“共同体”无条件忠诚,要求各种政治势力通过表态输诚,一旦他们认为缺乏这种输诚,就把这部分人打成所谓“卖台湾”、“背叛”,并进行残酷无情的打击。

  三是,“台独民粹主义”先是要追求“正名制宪”的“台独”,现在开始走向“借壳上市”的“台独”,因为他们发现所谓“台湾化”是打击对手最好的办法。朱松岭说,在这个过程中,从“本土”到“台独”,成为“台独民粹主义”的重要基因,他们煽动对“一个中国”身份、格局的政党、政治人物进行打击报复,逼迫这批人向“台独”效忠、向“本土”效忠,宣示效忠就接纳,不断形塑以“台独”为唯一正确的“正当性”。不宣示效忠就排斥,就不断打击、采取的方式不仅包括使用体制内权力,还包括体制外社会运动,舆论媒体的网络暴力。

  四是,这种“台独民粹主义”采用的煽动方式是议题排异。朱松岭表示,比如此次抗疫,这帮“台独分子”就见猎心喜,认为找到了议题。通过议题表达排异是“台独民粹主义”的老把戏。这种排异,就是要通过制造对立捞取好处。通过这次疫情依靠看出这批政客的操弄脉络和险恶用心:第一,把新冠肺炎简称“武汉肺炎”,直到今天,搜索“武汉肺炎”就能直接找到进入岛内抗疫官方网站。通过这种操作,通过地名把疫情的源头,有意无意地指向大陆、指向武汉,并且在网络上煽动“中国病毒”、“武汉病毒”,制造岛内民众对大陆的敌意,制造世界上其他国家民众对总过的敌意。第二,散播假消息,炮制事件,制造两岸对立。比如,妄图把武汉台胞回乡操弄称“撤侨”的“横滨模式”,把在陆台湾同胞当人质,搞两岸户籍区别上的对立,通过民进党的“台独”华语体系重构事件,唤起民众,固化岛内民众对事件的态度倾向,不断刻写、塑造、传播并形成岛内民众认同的话语,在事件中煽动“台独”和两岸对立,在事后通过各种方式隔绝两岸,借机形成岛内社会日渐接受的历史记忆、文化记忆、社会记忆、政治记忆。比如,此次一直操弄的“反中”概念就是“台独话语体系”的陷阱。两岸的媒体、学者都跟着用“反中”,而不是“反陆”就是他们的企图。再比如,“台独”、悲情、“卖台”、反贪腐、民主、“票投国民党,台湾变香港”、“守卫家园”、“转型正义”等都是此类操作。通过议题,煽动民粹,形成各种有利于“台独”的华语和认同,形成垄断合法地位和强制性,造就夺取阵地、通化异端和巩固“台独”阵营的结果。

  “一旦挖到了‘台独民粹主义’的根,就一定能找到清除这一毒瘤的办法,”朱松岭表示。

  面对台湾社会的“反中扩大化”,绿营、蓝营对此又持何种态度呢?朱松岭指出,首先,“反中”是“台独话语体系”里的概念,前面我已经提到了。这是“台独话语陷阱”,不能进入这个陷阱,而是要想办法消除这个陷阱。其次,在当前“台独民粹主义”的情况下,绿营主导,蓝营拿香跟拜,这种势头,在民进党全面执政、岛内“台独民粹主义”氛围已经形成的情况下,令人感慨、愤慨,但就目前来看,很难改变。因为,绿色恐怖已经形成,“台式民主”已经名存实亡,持不同观点的人不敢发声,噤若寒蝉。这种情况,没有岛内政治结构的改变、舆论环境的改变、政治氛围的改变,很难转变过来。对此,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更要有新的视角和思路。

  朱松岭表示,这样的“台独民粹主义”已经煽动和制造了两岸民意对立,对两岸关系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害。对此,民进党及岛内其他“台独”势力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承担因此引起的一切后果。(中国台湾网 高斯斯)

[责任编辑:高斯斯]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