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汪毅夫:科举齿录里的师尊

2020年01月09日 13:25:00来源:中国台湾网

汪毅夫。(图片来源:香港中评社)  

  香港中评社9日发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讲座教授、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汪毅夫文章,以下为内容摘编。

  举人、进士齿录里往往详列其受业师、肄业师和受知师。这当然是感恩教泽、然后是“师出有名”(师者,师尊也)的意思。我举台湾举人郑维藩的齿录为例而言之。

  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福建乡试癸酉科举人郑维藩的齿录记:“郑维藩,字奠臣,一字作砥。序一。道光庚子年五月初三日吉时生。台湾府学附生,淡水厅,民籍”。

  该齿录里,受业师(以受业先后为序)梁康泰、杨华藻、吴嘉会、刘龙门、陈承禧、黄兆霖,应该是郑维藩幼读阶段的塾师和府学教师;肄业师(以肄业先后为序)郑用锡、郑用鉴,他们是郑维藩在台湾明志书院的导师;受知师(以受知先后为序)宁子敬、洪毓琛、孔昭慈、胡聘之和孙敏汶则是在童生试(俗称考秀才)和乡试(俗称考举人)录取郑维藩的考官。童生试分县试,府试和院试三个阶段,分别由知县、知府和提督学政主持。

  宁长敬时任“淡水分府”相当于知县,洪毓琛时任台湾知府,孔昭慈时任台澎兵备道兼理提督学道,宁长敬、洪毓琛和孔昭慈先后在县试、府试和院试阶段录取郑维藩,时在咸丰十年庚申即1860年。郑维藩作为在学生员常年要接受岁试、科试等严格的考试。其中科试于乡试前一年举行,科试及格始得参加乡试。科试分三场进行,郑维藩齿录里只有科试前二场名次,显系未赢得第三场考试。

  清代科举制度规定,清代生员凡科试及相当于科试的录科不及格,或于乡试前因故未参加科试及相当于科试的录科考试者,可以补考,补考及格称录遗,录取遗才也。补考合格可以参加乡试。在清同治十二年(1873)癸酉科福建乡试,孙聘之是乡试同考官,是郑维藩的荐卷座师;孙毓汶则是在录遗考试里录取郑维藩的知遇恩师,如齿录所记“本科乡试蒙录取遗才”。当然,若按受知先后为序,孙毓汶当列于胡聘之的前面,因为郑维藩录遗取中才有资格参加乡试。

  附带言之,庄林丽《清代台湾道、台湾道台与台湾社会》(社科文献出版社2015年7月版)是一部翔实精审的职官制度史专著。由于清代台湾道时或兼理提督学政,我为查证洪毓琛、孔昭慈在台、在任时间,还专门读了该书所附《历任台湾道台任官经历表》,相当受用。

[责任编辑:张亚静]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