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王建民:民进党的价值正在崩塌

2018年02月02日 08:35:00来源:中国台湾网

  今天岛内民意“统升独降”与民进党执政困局加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标傍的价值逐步崩塌是关键性原因。

  民进党能够在台湾政坛迅速崛起,原因当然是复杂的,是多方面的。不可否认的是,在特殊历史背景下,民进党标榜的民主、进步、自由、人权、公平、开放、法治到后来的台湾主体性与“无核家园”等价值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民进党一路取胜的重要软实力。

  特别是在台湾政治转型与民主化进程中,民进党还有一个重要的政治逻辑,即追求民主=追求本土化=追求主权“独立”=追求民主,也就是以民主包装“台独”,将本土化、“台独”与民主等化与融合,成为一个抽象的民主自主价值。

  民进党还将本党价值上升为“台湾价值”。其中许多是人类普遍性的共同价值信仰,如民主、进步、自由、平等、人权、公平、开放、法治等,有些是民进党独有的价值如本土化(包括极端本土化)、台湾至上主义(台湾优先)、台湾主体意识(性)等。特别是民进党将上述一切美好的价值标签“私有化”,认为是民进党的价值追求,也是台湾价值,民进党即代表本土,代表台湾,代表台湾价值,非民进党或非绿营者政党价值或信仰则不属于台湾价值。

  日前蔡英文在一次讲话中强调,柯文柯必须就“台湾价值再作一次确认,让民进党支持者觉得他是可以一起作战的人”。柯文哲则回应,“打高空”没有用,他也很想知道蔡英文的台湾价值是什么。于是“台湾价值”再次成为岛内讨论的焦点与热点。其实,蔡英文的用意很清楚,民进党的支持者或绿营选民开始怀疑柯文哲的“台独”信仰或绿营路线,就是认为柯文哲开始认同习近平提出的“两岸一家亲”理念,违背了台湾价值,也就是背离了“台独”价值,如果柯不给予澄清,民进党支持者就不一定再支持柯文哲,双方合作可能就会生变。不用讲,蔡英文就是要柯文哲明确他的政治立场,明确表达认同台湾主体性,认同“台独”,认同“反中”、“拒中”,而不认同“两岸一家亲”的大陆主张或大陆价值。

  什么是“台湾价值”?蔡英文于2015年访问美国纽约侨社时表示,“多元才是台湾价值”;2016年就职时他进一步强调“台湾价值”是“多元、平等、开放、透明、人权”。没错,这些可以视为台湾价值,但又何何尝不是大陆倡导的社会价值?又何尝不是当今人类世界共同倡导的社会价值?

  那么,蔡英文特别要柯文哲确认“台湾价值”是什么意思?蔡英文不仅是以台湾领导人身份给一个虽属绿营却不属于民进党的知名市长下指导棋,要你按照我蔡英文个人意志做什么,充分暴露了蔡的“皇权思想”,以自己的标准定义“台湾价值”,要他人遵守,而且暴了蔡强烈的“台独”意识与“台独”立场。数日之后,蔡英文与柯文柯会面时表示,“台湾价值除了台湾主体性以外,年轻人的居住权利与环境也是台湾价值”。可见,台湾主体性才是蔡英文认定的台湾价值的核心。台湾主体性实际上就是以台湾本土化至上,就是要确认台湾价值中的“台独”思想。

  然而,我们不去争论意识形态至上、以台湾主体性为核心的台湾价值,就民进党长期以来标榜的民主、自由、人权、开放、法治等价值观察,在蔡英文上台执政后逐步被扭曲、被摧毁,导致民进党价值正在走向崩塌,这才是岛内民意发生巨大变化与民进党的真正困局所在。

  重新执政后的民进党,实现了从“中央”到地方、从“行政”到“立法”的全面执政,掌握了一切军政大权与教育经济资源,建立了新的“绿色王朝”,却未能坚守、落实它长期主张、标榜的民主进步价值,反而开始摧毁、践踏它曾标榜的自由民主价值,即使它极力建构的“台独”与“无核家园”两大神主牌价值也在崩坍,理性民众开始重新审视民进党。

  民进党号称民主进步党,以民进与进步对应国民党的专制威权或落后,自然容易获得民众的认同,特别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的历史大变革时间,正赶上世界第三波民主浪潮,民进党提出一系列彰显进步的政治改革口号,废除“万年国会”、废除“刑法100条”、领导人直接选举,还权于民,后来更有居住正义、司法正义、反财团垄断、反污染反核电等主张的提出,无不符合普遍民众的期待,当然赢得民心,一路向上。

  可是第二次当政后的民进党,却逐步背弃了原有的价值。破坏“法治”,侵犯人权。民进党在“立法”问题上以党意“立法”,针对特定政党制造定特别“法律”,自行设立凌驾于司法之上的超级权力机构(党产会),不经“法律”程序自行认定有关民间组织是否是国民党的附随组织,就可下令“查封或没收财产”。特别是民进党执政后,不断扩大权,强化对社会政治的情报安全管控,以特别法律严格限制退休军警官员到大陆的参访活动,甚至对所谓违规法者取消退休金等进行恐吓;对新党青年展开非法搜索拘提,以特定“法律”打击统派政党。不仅如此,事实上,长期以来,民进党的陆配、陆生政策主张严重侵犯人权,在台湾民粹主义高涨与“台湾优先”社会气氛下未能给予重视。

  “反民主”,搞专权,开民主倒车。民进党以民主起家,却在上台执政后公然废除台湾民主政治最早的水利会自治选举,改为公派,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彻底瓦解国民党的基层支持力量。“立法院”本是台湾代议民主政治的象征,“立委”应依法监督行政,善尽立法,但在民进党主导下,“立法院”民进党党团变为民进党中央的“表决部队”或蔡英文的附庸是日前蔡英文提名极具争议的陈师孟为监察委员。陈师孟竟然扬言陈水扁没贪污,他专门要办“只办绿不办蓝”的监察官与法官。这种持“台独”立场、政治意识明显而且公然以政治立场判断司法的人物,并不合适出任监察官,而且引起监察官与司法界的强烈不满。于是在“立法院”国、亲两党以不投票抗议的情况下,陈师孟获得民进党与时代力量党73席立委的全部支持。这是台湾民主政治史上最大的耻辱,标志着反民进党的彻底堕落。民主、人权在民进党的权力面前,只是“台独”的遮羞布,在“台独”价值面前一文不值。民进党执政后的反民主行为已是罄竹难书,数不胜数。

  背离开放、多元价值。蔡英文与民进党不断强调多元、开放是台湾的重要价值。然而,民进党却是两套标准,如果推动“文化台独”政策或者为“台独”分裂活动护航,民进党就强调是“开放、多元”之需要;但统派高举统一,认同中国,宣扬“一国两制”,或主张两岸扩大开放,民进党就以违背台湾主体意识或以危及台湾安全为由,进行丑化、反对与遏制。在民进党“双重标准”与“台独意识形态”下,大陆对台出口受到很大限制,还有2000多种优势产品无法对台出口,形成极不公平合理的贸易现象;外商在台投资经营活动采取“负面表列”的宽松政策,而对大陆企业则实行“正面表列”的严格管制政策,别说大陆企业对台投资收购,处处受到严格限制,就是任何外资收购或投资台湾企业首先要清查背后是否有“中资”,“中资”在台湾仍视为洪水猛兽,视为对台湾安全的严重威胁。

  民进党不再嫌俾,不再愿意倾听民意,而是独断专行,一意孤行,展示了权力的傲慢。民进党与蔡英文依靠劳工与社运团体的支持登上历史舞台。然而,当政后之后,民进党与蔡英文为了权力或巩固权力,对劳工的意见不再重视,不愿再倾听他们的意见,关乎经济发展的工商界领袖意见似乎更重要。在劳工休假制度改革问题上尤其典型,第一次改革在强烈的反对声浪中,蔡英文怕劳工抗议夜长梦多、下令党籍贯“立委”快刀斩乱麻迅速通过“立法”,造成多输结局。在经济发展需要下,民进党当局开始了第二次改革,又在劳工强烈抗议下再度完成“修法”,而且是令劳工更不满的“修法”结果。足以证明,蔡英文与民进党掌握了大权之后,巩固政权是第一要务,劳工不再是她心中最软的一块,不再是优先倾听的对象。这是民进党对原有关心弱势群体价值的背弃,更是对劳工团体的背弃。

  就是民进党的“非核家园”与“台独”两大神主牌价值也有崩塌的危险。民进党一直将建立“非核家园”作为反国民党与谋取政治利益的重要旗帜,并在当政后完成“立法”,力争在2025年实现“非核家园”目标,届时台湾不再有核能发电,以燃煤、燃气与再生能源取而代之,但却造成缺电危机与空气污染现象的恶化,引起民众与企业家的更大担忧与不满。“非核家园”价值与神主牌面临严峻的新考验。就“台独”这一神秘主牌而言,“台独”势力把蔡英文推上权力之巅,蔡英文尽管坚持“台独”主张,但在残酷的政治现实下当政后只能搞些“去中国化”的“文化台独”活动,却不敢大张旗鼓地高唱“台独”,更不敢搞“法理台独”,让激进“台独”势力不满,不断给蔡施加压力,增加了蔡执政困境。另一方面,蔡英文的“台独”边缘策略,引起大陆的严重警告。结果是,蔡英文“台独”路线与策略,可能反而加速统一进程。如此以来,台湾民众对“独立”的追求与认同开始出现动摇,支持“台独”民众开始下降。也就是说,民进党最厉害的“台独牌”正在失灵,“台独”价值开始松动,一旦未来达到某个临界点,民进党大势将去。可以说,民进党的价值在逐步崩解与崩塌之中,这才是当下台湾民意变化的重要背景之一,更是民进党未来发展的最大挑战所在。(作者:王建民,系闽南师范大学两岸一家亲研究院名名誉院长)

[责任编辑:张洁]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