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反军人年改见血 蔡当局应负首责

2018年04月27日 09:34:00来源:中国台湾网

  台湾反年金改革团体因不满军人年改公听会草草结束,在“立法院”周遭爆发数波流血冲突,包括民众、警察、记者共上百人受伤。台湾《中华日报》27日社论指出,台湾“立法院”25日举行“陆海空军军官士官服役条例”部分条文修正草案公听会,台当局官员在此一公听会中未能针对提问进行回答,且公听会较预订时间提前四个小时散会,导致反军人年金改革团体以激烈手段抗议,甚至发生令人遗憾的流血冲突。回顾军人年改过程,蔡当局始终未能倾听民情,绝对要为这次流血冲突负起最大责任。

  军人年改的缘起,根据台当局计算,倘若再不改革,军人退抚基金将于2020年告罄。蔡当局原拟将台湾军人退休金最低额度与公教人员统一,之后考虑军人的特殊性,把最低标准提高。至于月退俸计算方式,则以服役年数而不同。负责军人年改的“行政院政务委员”林万亿表示,按照此一版本,军人退抚基金在30年之内不会破产。

  尽管蔡当局表示已跟多方沟通,但这种沟通方式到底有没找对沟通对象?沟通是否为有效沟通?实在启人疑窦。

  以沟通对象而言,台当局“行政院”方面表示研拟草案过程中,积极与现、退役人员沟通。但在25日的公听会中,抗争已久的“八百壮士”团体成员指出,经过429天的抗争,总算等到了当天可以进“立法院”开公听会,但发言时间只有8分钟。再者,明明公听会的时间预计进行到下午5点,但王定宇却在12点54分就宣布散会。这绝非“沟通、沟通、再沟通”所应有的态度。

  再以退俸计算方式而言,目前台湾退伍军人有11万7千人,据“退辅会”估计,新制实施之后大约有5万6千名退伍军人退休俸减少,林万亿却说,新制实施后军人所得替代率不减反增,二者落差何以如此之大?这是如何沟通的?

  更令反军人年改团体气愤的是,军人年改过程中,蔡当局放任“绿委”以言词羞辱退伍军人,让退伍军人感觉被打压成米虫、社会的毒瘤。这对退伍军人而言,更是情何以堪!

  24日退休警消前往“立法院”抗争,25日退伍军人上场接棒,面对这种局面,负责维安的台当局“警政署长”陈家钦都说,“如果有更好的版本,退休人员怎么会走上街头”。蔡当局听见退休军警的声音了吗?

  台湾《联合报》27日社论指出,冲突过后,蔡英文总统发表声明,宣称台当局“不会在暴力下低头”,在这样的时机点,还在重申自己的“意志”,其实并不恰当,显得冷酷无情。

  社论中说,比起早年民进党群众在街头的冲撞,这一天反年改示威的暴力程度也绝对望尘莫及,不是吗?对此,蔡英文应该暗自称庆才是,她却逞口舌之快,说什么“不会在暴力下低头”。事实上,如果要认真辩论,示威者一时失控的“暴力”,比起蔡当局的“执政暴力”,岂能相提并论?

  退一步说,这批反年改群众之所以敢直闯“立法院”、拉扯警察、推倒拒马,不也正是蔡当局两年来把太阳花学运无限上纲捧上天的示范作用所致?如果学生可以因“公民不服从”而享受“逾法无底线”的保障,那么,警消或军人为何不能运用他们“不服从”的权利?如果学生可以理直气壮地占领“立法院”、直捣“行政院”,那么,谁能说退休军人只许在拒马之外吶喊?正因为蔡当局破坏了民主信念和法治界线,才让警察和示威者有不知标准何在的困惑,所以才会发生这种连记者和警察都挨打的暴力;遗憾的是,主政者还企图从流血事件中赚取自己的正当性和优越感,这何其不仁!

 

 

 

 

[责任编辑:李杰]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