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台媒:民进党正变成它所鄙视的那种政党

2018年04月26日 09:59:00来源:中国台湾网

  台湾《联合报》今日发表社论文章指出,否定威权年代的一切,是民进党的偏见与傲慢;而对“军公教”任意栽赃,则是它的无知和霸道。蔡当局对“太阳花学运”学生撤告,却让已退休的警察局长黄升勇仍背负“杀人罪”的官司;让“拔管”未遂的教长潘文忠下台,换吴茂昆上阵操戈;这些,才是把官员当成“工具”的现在进行式。民进党必须想想:它渐渐变成了自己厌憎和鄙视的那种政党。

  社论摘编如下:

  台湾“立法院审查检察总长”提名案,民进党“立委”段宜康询问被提名人江惠民,是否愿意为过去“威权体制”下“检察官成为统治者的工具”一事向民众道歉;江惠民以其层级不适合为“政治案件”表态为由婉拒。段宜康羞怒之余,扬言不会投票支持江惠民出任台当局“检察总长”。

  客观而论,江惠民的答复堪称稳重而不失礼。如果是一个急于求官的人,为了讨好执政党“立委”,可趋炎附势;反正是无本生意,何难之有?但如此一来,便暴露了“软脚虾”本色,台当局“检察总长”若善于“看政治脸色办事”,未来要领导台湾检察体系独立办案免于政治干扰即成奢谈。也因此,江惠民以其层级不适合为由婉拒,表现不卑不亢,恰如其分。事实上,他若自认有资格代表所有的台湾检察官道歉,那才更滋争议。

  令人反感的是,其实是段宜康的质询。他一向的问政风格咄咄逼人,甚至常常带有强烈羞辱字眼;他骂军人“贪得无厌”,骂花莲选民令他“鄙视”,凡不合己意便极力贬损对方,皆为失格的表现。而他这次的质询,竟不分青红皂白把台湾的检察官全打成“统治者的工具”;这种铺天盖地、不问是非曲直的贬抑及污名,让江惠民如何吞得下去?

  把威权时代担任过检察官的人都指为“统治者的工具”,不仅是对检察官的诬蔑,也是对台湾社会的诬蔑。试问,难道早年的检察官都是“为虎作伥”之辈,都是必须讨伐斗争的“帮凶”?换一个问法:早年的台湾如果没有检察官,台湾的社会“法治”会变得更好吗?如果以上皆非,那么段宜康的政治大话和道德优越感根本是无的放矢,他有什么资格要求江惠民道歉?

  民进党以“威权年代”来勒索台湾已经很久了,但它用来填破补漏的“转型正义”,却处处显示出“段宜康们”的浅薄与霸道,这绝无可能为台湾民主注入清新、正直的力量。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党产会”、“促转会”相继成立后,蔡当局利用执政权力党同伐异的情况也越发公然而大胆。在台湾“立法院”,民进党不断修改“法令”,以方便执政党把手伸进更多公营机关及财团法人;在台当局,民进党利用人事任命不断侵蚀台湾,不断安排派系人马入驻要津。从这些事态看,民进党正在攀登“新威权体制”的高峰,并逐渐变成它自己过去指责、鄙视过的那种政党;它自己浑然不觉,却以为民众也看不出来。

  除了段宜康将检察官指为“统治者的工具”,最近民进党为了新北市的选战,更频频将国民党候选人侯友宜贴上“威权打手”的标签,手法如出一辙。

  否定威权年代的一切,是民进党的偏见与傲慢;而对“军公教”任意栽赃,则是它的无知和霸道。蔡当局对“太阳花学运”学生撤告,却让已退休的警察局长黄升勇仍背负“杀人罪”的官司;让“拔管”未遂的教长潘文忠下台,换吴茂昆上阵操戈;这些,才是把官员当成“工具”的现在进行式。民进党必须想想:它渐渐变成了自己厌憎和鄙视的那种政党。

[责任编辑:王鑫]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