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打压旺旺中时 如今台湾公共电视已经“独”化

2018年01月27日 14:14:00来源:中国台湾网

  台湾《中国时报》27日社论指出,台湾华视权斗内幕曝光,外界才查知所谓“台独三台”的酝酿与成形,今天的公共电视争权夺利手法更跋扈霸道。台湾公共电视当年在民进党“党政军退出媒体”的理念下,由公共财政拨款,每年编列预算运作,耐人寻味的是,公广集团沦落至此,昔日“法相庄严”的媒体改革学者们,怎么全都噤声不语了呢?

  社论指出,其中最令人非议的是昔日打压旺旺中时最狠的媒体改造学社,对这些丑态,只发表一篇客气到不行的声明,连最起码的记者会都省略。声明稿既不见批判亦不见指责,只是要求董事长陈郁秀说明总经理的任免过程与理由。这种软弱声明能发挥怎样的功用,连余天的告状都比它有效,只是害怕外界的指责,就弄个声明应付一下!

  台湾华视身陷这种非驴非马、定位混乱的境地,甚至沦落成“独”派争相抢食之俎上肉的惨状,不正就是当年媒改学者推波助澜的结果?作为昔日的老三台之一,华视当年的内容产制与经营绩效其实不差,为了满足部分媒改学者要组“公广集团”,成绩原本亮丽的华视,就被硬生切割成半公视半商业台,既要符合公共化,又要有商业利润的“四不像”,绩效一落千丈。政党轮替后,“独”派势力更直接伸手华视瓜分利益,当年所谓的“公共化”,连最起码的摆饰功能都不复存在,昔日嚷嚷要公共化的学者,如今却不吭一声!

  更该拿出来对比的,是当年那批反“旺旺中时”的媒改学者,这次目睹华视被政治黑手染指却是一片寂静,仿佛这档事根本没发生过!遥想昔日,旺旺中时媒体集团一度有意从外资手中收购中嘉系统台,并计划进一步加码投资以提升收视水准,部分以“媒改”为名的学者却硬指“中资介入”,更诬指会造成“媒体垄断”,甚至“言论集中化”,不少媒改学者借由撰文、记者会、连署等手段,对旺旺中时媒体集团进行无休止的围剿与批判,其中不乏难堪的人身攻击,最终这桩收购案胎死腹中。等于就是说,媒改学者的意识形态战争打赢了,台湾媒体产业创新的机会却流失了!

  社论认为,反旺中之后,台湾媒体界陆续出现好几起宗媒体并购案,按照当年媒改学者打旺中的逻辑,这些并购都应该存有疑义,年代并购壹电视后,一共拥有19个频道,加上3家有线电视系统,早就成为一个跨频道与系统的媒体集团,规模更大,却未见任何媒改学者指责!横跨金融、电信、有线电视的富邦集团,规模委实惊人,同样也没有一位媒改学者指责。换言之,当年“反垄断”的媒改学者们,就只锁定旺中一家媒体集团批斗,其他一概视若无睹!

  这般的双重标准与差别对待,清楚呈现了这些媒改学者的言行不一与前后矛盾。拜今日搜索引擎之赐,媒改学者以前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一一都留下了数位轨迹,他们昔日对旺中的指控,后来都被证明是子虚乌有,却没有一个人为此表达过反省或道歉,更过分的是他们后续碰到同样的案例,却一概都是一语不发,这次碰到公广集团的华视被政治黑手染指这么严重的事件,他们的集体沉默,简直到令人震惊的地步!

  社论强调,这种奇形怪状、表里不一的言行,最不能让人接受的理由,就是意识形态。换言之,只要意识形态正确,政治黑手就算怎么染指公视也无所谓!推而广之,党政军一定得要退出媒体,但民进党伸手媒体就可以;频道业一定不能跨足系统业,也一定不能染指公广集团,但是绿的媒体集团就都可以。所以结论也变得很简单,因为意识形态正确,政治党派正确,媒改学者就选择噤声,选择缄默,他们曾经的法相庄严,昔日的痛切陈词,再也不复见,对公广集团的华视被这般糟蹋,媒改学者的失声,仿佛默认了这个残酷事实。当然,历史会记录下他们的沉默,自今而后,也请他们别再夸言自许为“客观中立”了!

[责任编辑:李杰]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