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77年 97岁台湾老兵回四川省亲

时间:2017-04-20 17:06   来源:中国台湾网

坐在车上,胡定远回忆着家乡

坐在车上,胡定远回忆着家乡。(图片来源:泸州市台办)

  中国台湾网4月20日成都讯 4月19日21时,从台北飞往成都的一架飞机降落在双流机场,时隔77年后,97岁台湾抗战老兵胡定远终于重新踏上四川故土。他蹒跚着从机舱走出,眼前的景象令这位老人眼眶湿润,“我回家了。”

  20岁时,胡定远被抓壮丁离开泸州合江老家,这一别就是77年。随着年岁增长,他能回忆起来的东西越来越少,但对家乡的思念却越来越深……老人思乡日切被继子、继孙女看在眼里。今年3月,孙女在网上发出了寻亲的帖子,一时间引发两岸网友接力转发。很快,这条线索通过网络转交到泸州市台办并得到高度重视。泸州台办立即通知各县区台办开展寻亲筛查工作,并组织志愿者加入寻亲队伍,前往老人家乡泸州走访、核实,最终找到了他的老家,以及3位健在的侄儿等亲人。

  “这是真正的五世同堂,他等这一天等了77年。”胡爷爷的继子彭先生说。经初步统计,胡老在川渝两地共有80多名亲属,年纪最大的80多岁,最小的才几岁,都将于今日(4月20日)与胡爷爷见面。

  颠沛的77年:出门赶场被抓 抗战结束无奈留台

  1940年4月,油菜花刚开始凋零,胡定远从姐夫家出门去赶场,刚走到半路上便遭抓了壮丁,然后“送”上抗日的前线作战。也是从那天起,他的人生发生重大变故,他的家也在发生巨变。

  胡定远说,入伍前他还不叫胡定远,是后来在抗战中,部队长官给他取的名,希望能以平定战乱为己任,“去过湖北一带,后来又到了远征军。”

  “胜利那天,部队热烈地庆祝。”胡定远笑着说,那是他和战友最开心的时候,“那时候想的可以回家了。”然而,命途多舛,他又随部队辗转多地,最终在1946年左右抵达海峡对岸的台湾。他从不曾想,从抗战的死人堆里活了下来,又等到了抗战的胜利,却始终没等来能回老家的通知。

  漫长的寻找:孙女发帖寻亲 多方努力寻到亲人

  就这样,少年到了暮年,思乡之情宛如烈酒,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浓。

  今年3月初,孙女在网上发布了寻亲的信息,被全国众多的热心网友接力转发,在网上掀起一波接一波的寻人热。很快,四川成都、泸州等地志愿者加入进来,根据老人记忆里的老家泸县(今泸州),以及“三龙桥、河坝、大渡口”等地名,还有“离家一小时左右有个白米洞,旁边还有个白米场”等零散的信息开始了寻亲路。

  “在当地政府、热心人及媒体的帮助下,我们耗时10余天找到了符合条件的一家子。”泸州志愿者说,寻亲之路十分艰难,老人印象里的地名很多都换了名字,但在大伙儿的努力下,最终找到了老人姐姐的儿子。

  人在台湾 归心似箭

  买礼服:我要体体面面回故乡

  “从老家离开时穿得破破烂烂,现在回去,要体体面面。”当胡爷爷得知证件已经办理齐全,可以返回四川老家时,率先提出要“收拾”一下。4月11日“视频认亲”当晚,胡爷爷就在台湾家人陪护下,买回四川的礼服和“装备”。

  西服的颜色是胡老自己选的。“这个衣服好,穿起来精神。”试衣服时,胡老操着浓重的泸州口音赞不绝口。随后,胡老坚持继续逛商场,又买了帽子、背包和夹克衫。

  胡爷爷的继子彭先生说,19日台北飞成都的行程定下来后,老人就陷入亢奋中,在家把返乡礼服试穿了几次。16日就收拾好了行李箱:拐杖、帽子、背包、礼服,装得满满当当。昨日一大早,胡老起床后就穿好礼服,把行李箱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就等着出门。

  备礼物:一大箱的神秘纪念品

  过去一周,胡爷爷难掩“视频认亲”的兴奋激动,他通过继子彭先生的微信,一直与泸州的亲人联系。得知三个姐姐留下来的后人有80多个,他很欣慰。听说亲人们生活非常好,他特别开心。

  “虽然所有的事情都定下来了,志愿者和泸州市台办给了我们大力协助,行程会很平稳。但老爸还是表现得很紧张,像个很久未见到亲人的孩子,特别高兴。”彭先生说,这几天老人每天都睡得比较晚,也不太睡得着,早上很早就醒来。“对于这次返乡,他的期望值非常高。”

  受胡爷爷委托,彭先生为每个四川亲人都准备了纪念品。帮助过老人寻亲的志愿者,当地村民曾德明和李世容也将收到胡爷爷的礼物。“他说自己的箱子里还准备了送给亲人们的神秘礼物。”在准备回家礼物的过程中,胡爷爷还十分用心,专程向志愿者索要了几个外甥的名字。

  盼团圆:天天练走路

  “前面是个溪沟,不通车的,要走山路。”在胡老的印象中,大姐胡永详家虽距白米场不远,但没有公路,人员来往必须通过村里的羊肠小道。所以,这几天,胡老除了反复打包行李,每天一早一晚都在练习走路。刚开始,家人都觉得奇怪,老人平时并不多运动,闲暇时基本就玩玩纸牌。“后来他才说,老家乡下要走路,他怕这么多年了,走不动。”彭先生说,虽然走路需要借助拐杖,但胡爷爷每天要反复走上两三公里,直到走累了才回家休息。

  其实,胡爷爷不知道,他的老家合江县早已开通高速公路。泸州市到合江县城不到半小时,而合江县城到白米镇的高速公路只有6公里,在白米收费站出站右转,宽敞的村道可直通大姐家对面。而开车经白米场镇绕行不到两公里,汽车可直接开到大姐家所在的石坝上。据胡爷爷介绍,他练习走路,还因为这次回家要去给父母、姐姐扫墓。“墓地都在山上,肯定要走路嘛。”胡爷爷还说,77年没回四川,这次回来一定要多走走,多看看老家的风景,不能留下一点遗憾,并希望再去看看志愿者帮他寻家时走过的白米洞、碾子山、太慈寺……

  今早回乡 最想吃家乡的腊肉

  今日早上7点,胡爷爷从成都宽窄巷子出发,乘车赶回家乡泸州合江县,与从未蒙面的亲人们相见。老人说,回了家,他最想吃家乡的腊肉。

  “自打爷爷去世,家庭就开始衰败了,甚至吃饭都成问题了。”胡定远说,年少时与亲人的生活至今都历历在目。“小时候每年过年,家里都要做熏腊肉,味道吃起来最香了……”说着说着,他还咂起了嘴,“这个做腊肉的手艺,我还带到了台湾去。”

  胡定远说,当初自己被抓壮丁走后,因为不识字的缘故便没给家人写过信,“想着打完仗可以回家,没想到出去一待就是这么多年,与家人就断了所有联系。”

  “十分感谢这么多好心人。”胡爷爷说,能在有生之年找到亲人,还能重新回家乡走一走,“这辈子就没遗憾了。”

  亲在合江 盼舅早归

  跟胡爷爷一样殷切期盼这次团聚的,还有胡爷爷的大姐、六姐、八姐家的后人们。昨日起,胡老姐姐们的后人汇聚到合江县白米镇石坝上,杀猪宰羊置办宴席,只等着胡老归来。“我们都来了两天了,就等着我舅舅回家!”家住重庆永川区朱沱镇大坎坪村的梁国洲是胡老八姐的大儿子。他还记得,自己上次去表弟李官明家,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七舅(胡老的七哥胡清荣)去世的时候。从那以后两家人因距离遥远未再走动。

  但这次,听说失散77年的幺舅胡定远要回来,梁国洲提前三天就赶到了石坝上表弟李官明家。他说,这次幺舅回家,胡氏后人第一代14人在时隔20多年后首度聚齐。“我弟弟梁汝安本在山东打工,听说找到幺舅特别高兴,马上赶了回来。”梁国洲说,还有些表姊妹在外打工,这次也纷纷赶了回来。“到了一半,还有一半在路上,明天就能聚齐。”

  这两天,胡老的外甥李官明家突然热闹了起来,欢迎胡老归乡的坝坝宴就办在他家院坝里。原本计划办8桌,现在临时增加到了10桌。梁国洲说,胡氏后人加在一起,共有七八十人。据了解,胡老三个姐姐留下的子女,目前健在的共有14位,6男8女,孙辈、曾孙辈众多。

  昨日上午,67岁的李官明突然决定,要把自家老屋粉刷一新迎接幺舅回家。一家人说干就干,马上买材料对老屋进行粉刷,“必须给舅舅和表弟兄们留个好印象。”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乡愁是长久的诗篇,虽然隔了77年,但今天还乡的胡定远不会遇到“笑问何处来”的场面,他的亲人将以盛大的仪式欢迎一位游子、也是一位抗战老兵的归来。(四川省台办供稿)

分享到:
编辑:李瑞艳

图片

图片推荐

    要闻

    两岸情

    各地涉台活动

    文化交流与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