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蕙如网军案办一半,民进党心虚吗?

2019年12月06日 09:12:00来源:华夏经纬网

  绿营网军大家风闻已久,他们在网络上呼啸张狂的程度,与其粗暴言论恰成正比。藉由台湾大阪办事处长苏启诚的轻生案,台北地检署近日起诉了指挥网军带风向的“卡神”杨蕙如及其下线蔡福明,不仅直接揭开了绿营网军活动的轨迹,也证实他们是“拿钱办事”的狙击手。对此,民进党仅低调回应“应记取错误及教训”;但是,然后呢?继续放纵网军恣意抹黑吗?

  这次北检以“侮辱公务员及公署”罪名起诉杨蕙如,勇气可嘉,摊开绿色网军的底细,对台湾政坛的沉沦具有警惕作用。近年网军的猖獗,实质上已对台湾社会及民主政治造成几个极负面的影响:第一,虚构民意误导舆论,严重混淆是非曲直。第二,进行邪恶的人身攻击,导致公共论坛无法再理性对话。第三,藉此廉价剥削年轻网民,让他们的生活充满负面和扭曲的情绪。第四,充满恶意的带风向操作,除逼死官员,还往往影响政情、窃取民主果实。

  然而,北检这次的起诉也留下为德不卒之处。原因是,此案仅仅办到杨蕙如为止,却回避追探豢养网军的资金来源及幕后更高阶的指使者,让人有“只办了一半”的感觉,把更深的疑窦留给社会。

  回顾此案的侦办,不仅耗时400多天,也充满曲折。苏启诚去年9月14日轻生,国民党议员17日即到市刑大告发昵称idcc的乡民发文攻击大阪办事处;但直至今年5月,市刑大才查出这名网军是杨蕙如的下线蔡福明。从5月迄今又过了半年多,北检才查明杨蕙如旗下四路网军的运作模式,包括如何攻击及截图领赏等。杨蕙如旗下网军多路齐发,若比起当初被指为散发假消息而遭侦办的“游同学”,前者是集团火网,后者只是个别乡民;但蔡当局对待两案的态度天差地别,民进党甚至一度想把责任都推给“游同学”,充满便宜及欺瞒心态。

  检视过往纪录,杨蕙如和谢长廷关系匪浅。她曾是谢长廷2008年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时的网络执行长,曾是谢长廷维新基金会的董事,且曾和谢长廷合作写书。以这些关系,她若以个人身份为谢长廷喊冤辩解,原本无妨。但杨蕙如的操作手法却是“借刀杀人”,她指挥网军调转枪口抹黑大阪办事处,骂他们“党国余孽”、“烂就是烂,烂到该死的地步”。此举,不论是否导致苏启诚轻生的主因,都在刻意模糊焦点,丑化自己的官员;假装是义愤乡民,其实是围事流氓。仅从这个案例看,就可以知道许多绿营网军是“有武力,没是非”,为了一点钱,什么违心悖德的事都做得出来。

  在杨蕙如网军案中,人们更感兴趣的其实是:这些网军“每月1万元(新台币,下同)”的赏金是由谁支付?是绿营内的派系头头,或是幕后的金主,还是巧立其他名目由党政外包活动项下支出?以被认为是绿营带风向大本营的PTT网站为例,在今年台湾“农委会”被踢爆“1450网军案”后,该网站清除了1000多个账号,每个账号在市面上喊价平均达8000元。这些账号有的属于个人,有的属于特殊集团,许多属于和民进党关系密切的公关公司。可见,绿营网军的豢养多半经层层转包,藉以交叉掩护协同炒作,隐藏足迹。近期包括一些“韩粉很笨”、“韩國瑜粉丝团一夕倒戈”的操作,都是这类绿营网军的杰作。

  杨蕙如网军被起诉,绿营嘴上说“记取教训”,但实际行动会真的收敛吗?这点,仍有待后续观察。利用网军出击,可以变相增加许多战斗力;一旦上了瘾,要戒就不容易。就像王立强的“假间谍案”,民进党一开始以为又捡到枪,但俟真相逐渐揭露,才发现捡到的枪会烫手。试想,年轻人若发现他们深信不疑的“反中保台”圣训,原来只是蔡英文个人的权力游戏,接下来要怎么骗下去?

  来源:台湾《联合报》

[责任编辑:杨永青]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