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如果遇到性侵怎么办?(我在大陆看台湾)

2018年04月20日 09:41:00来源:中国台湾网

湾资深媒体人到尾倾情献声——《我在大陆看台湾》

  我查了一下大陆有没有防止性侵的组织,叫得出名字的,还真的很少,目前也还没有发现有专门做“防止性侵犯”的组织。至于台湾,情况比较好一些,但也是没有专门做性侵的组织,本来有一个,但后来性质改变了。它就是“彭婉如基金会”。讲到这个基金会,一定要讲到彭婉如。

  彭婉如,是台湾有名的女权运动者,她致力于两性平等教育以及妇女运动。为了在社会上落实两性平权,投身政治,推动多项保障女性的法案,曾任台湾“妇女新知”基金会秘书长、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会理事、妇女救援基金会理事、晚晴妇女协会理事长,民进党妇女部主任,1996年11月底的某天晚上失踪,三天后被人发现在高雄的果园中,全身赤裸,包括颈、胸、脸在内多处刀伤,享年47岁。此案震惊全岛,但至今没有破案,当时对凶手的悬赏金高达2200万台币,约合人民币440万,是台湾史上的第三高。

  这件事情后,妇女人身安全也成为台湾社会大众关注的焦点。同年的12月岛内民众发起“女权火照夜路大游行”,宣示“女人要权力,不要暴力”,提出限期破案。宣告超过一万五千名台湾留学生,透过网络联署,订定11/30为“台湾女权日”,以纪念彭婉如对促进台湾女权所做的努力。

  同时在社会的压力下,台湾立法机构于12月底通过了“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二年“教育部”也成立了“两性平等教育委员会”,并且规定学校必须有两性平权教育时数,另外,在1996年台北市也成立了“妇女保护中心”,设置24小时“婉如专线”,奠定了24小时保护专线之工作模式。

  1997年5月1日,台湾成立彭婉如文教基金会,优先从事与妇女人身安全议题相关的活动。但是,后来大家就发现,这样“保护妇女的安全”,只会把妇女们缩在小圈子里,她们没有办法真正的独立,而且会让两性更加不平等。所以后来她们改变策略,就是所谓的“女人帮助女人”,让有专业能力的妇女帮助弱势妇女就业,经济独立。但这样的话,就和“防性侵”渐行渐远了。

  不过,台湾另外还有三个基金会,一个是励馨基金会,她们是做“妇女保护”,包括了:性侵害、少女怀孕、单亲妇女、家庭暴力。另一个是现代妇女基金会,她们是做关心“受暴妇幼”。再一个是天主教的“善牧基金会”,她们做的更杂了:不幸少女、高危机青少年、中辍学生、受暴妇幼、未婚妈妈、弃虐儿、单亲家庭、新移民家庭、原住民家庭、人口贩子……

  其实,两岸都很需要防止性侵,我很希望两岸可以交流一下,这个事业很难,但很有必要,因为被性侵者很可能就是你我的至亲,只是她们不会告诉你。

【作者简介】

  到尾,70后的川籍台湾人,2008年赴京。资深媒体人,做过电台DJ,干过《FHM男人帮》主编和《男人装》资深编辑,还出过两本书《遇见台湾》和《台湾的台》。

[责任编辑:赵静]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