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王海良:“反渗透法”的凶恶性、险恶性、邪恶性

2019年12月24日 10:00:00来源:中国台湾网

【两岸快评第527期】

  在台湾选举展开激战、各方准备决战的前夕,蔡英文当局悍然宣布定要在今年最后一天强行通过“反渗透法”。民进党、蔡当局一心一意搞政治斗争、两岸对抗,已经发展到急不可耐、穷凶极恶的地步了。在我看来,这种凶穷极恶可归纳为令人惊讶和痛恨的三种特性——凶恶、险恶和邪恶。

  凶神恶煞的恶相

  为何制订“反渗透法”?要反制谁的渗透?蔡当局的回答是针对“敌国”的渗透。原来,这是要拉开“我国”(蔡英文挂在嘴边的“这个国家”)与“敌国”的渗透与反渗透战大幕。显而易见,这一个普通的名词包含了两个概念,也是两个符号和标签。一个是“敌”,另一个是“国”。顾名思义,敌就是敌人,与自己人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民进党、蔡当局一直渲染所谓中国大陆的对台湾的威胁,不断兜售“芒果干”,目的就是制造一个敌人,这次干脆不加掩饰地挑明了所谓“境外敌对势力”。此外,一个“敌”字也分明意味着一种交战方式和交战状态。

  “国”字就更有深意和恶意了。“敌国”概念是“反渗透修法”的核心和基础,既然把防范的对象视为“敌国”,在理念上和逻辑上就确立了“我国”与“敌国”的对立和对抗关系,其出发点自然就是“两国论”。通过这一手法捏造出“敌国”,其实无异于老套的树假想敌的做法,无非是要制造紧张甚至战争气氛,吓唬老百姓,把他们驱赶进民进党形塑的狭小死胡同里去,而民众却不知道民进党施放的是选战的烟幕弹,而不是台海战争的硝烟。

  走到了这一步,就意味着民进党、蔡当局不打算回头、要与大陆对抗到底了。仅从今年一年的情况来看,蔡当局从年初反“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和“民主协商”,到反“融合发展”,再到推“反渗透法”、谋划两岸脱钩,其破坏两岸关系、危害台海和平的力度、烈度及密度都破了纪录,其姿态远不是什么“不挑衅”,已彻头彻尾成为“台独”战略与策略的集大成者。这是蔡当局强行“脱大陆化”走到极致的一步,与文化上的“去中国化”一脉相承,但又迈进了一大步, 更决绝、更疯狂、更赤裸裸。是为其凶恶性。

  用心毒辣的阴险 

  荒谬可笑的是,蔡英文当局口口声声喊叫“反渗透”,给人一副心惊胆战的受害者模样。然而,实际情况、实际行动是怎样的呢?恰恰是这个要“反渗透”的政治势力,一直对香港进行大规模渗透,并幻想通过香港向大陆内地渗透。在香港问题上,蔡英文既捡到了枪,又输送了子弹。已披露的大量事实、镜头里陈列的物资、装备、标志物等等就是证据,香港学生访问团就是人证,香港修例风波的“导火索”陈同佳及其遭遇也是人证。所以,这分明是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的把戏,在习以为常的民进党那里可能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

  蔡英文当局急于在今年最后一天强行闯关通过“反渗透法”的举动,当然不是单纯的动机所致,至少有远与近两种动机。近的眼前动机显然是为吸引选票,动员选民把票投给“护主权、保安全”的民进党和蔡英文。远的战略动机则是阻断两岸交流,通过大幅度减少人员接触,造成两岸事实脱钩,这无异于“台独”的新变种。既然是借助“立法”推动的“台独”,当然属于另类“法理台独”。如果得以实现,“法理台独”的拼图就离开最后一步不远了。尤其令人困惑的是,“反渗透法”确立后,民进党和蔡当局也不能与“境外敌对势力”打交道了,那么陆委会所谓“希望续签两岸ECFA早收协议”岂不是要泡汤了?细想之下,自有答案——能骗就骗,骗了大陆骗岛内;混过今天不管明天;不脱钩就要早收,脱了钩就另邀功,理由是台湾经济独立了,再也不来大陆了。至此,不得不说,蔡当局破坏台海两岸交流现状,企图把两岸拉回到三十年前去,再次背弃了其“维持现状”的承诺,完全是逆流而动、罔顾民情、违背民意、不得人心的。

  当然,蔡英文等人不是不懂,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是十分危险的举动,必定招致大陆的强烈反应和有力反制。诚如美国台海专家所言,如果让大陆失去和平统一的希望,那就意味着台海战争。但蔡英文依然在末路狂奔,迈向危险的悬崖,恐怕是连任的诱惑和“台独”使命感在作怪。“台独”的尽头就是战争。是为其险恶性。

  蔑视人民的邪性

  自蔡英文上台执政以来,台湾在政法场域已经法西斯化和麦卡锡化,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权成为“转型正义”和政治正确掩护下的新威权表现形式,绿色恐怖进而成为工具和常态,这一切都表明,民进党与当年威权时代的国民党对换了角色,已彻底走向了自己的反面。民进党执政后,但凡遇到政治议题,无不采取残酷打击、无情剥夺、不容分说的极权手段,毫不掩饰、毫不手软、毫不犹豫,硬刀子有“东厂”,软刀子有网军,除了满脸杀气、满目威权,哪里还有民主、自由和人权?哪里还有“谦卑谦卑再谦卑”的影子?

  在笔者看来,民进党、蔡当局在立了“国安五法”、控制住上层人士后,又将手握“反渗透法”这个尚方宝剑,得心应手地对下层人士动手,在跨海峡交流的广大台湾同胞中间展开“猎巫”行动。所以,蔡当局这次“立法”,诸多条文表述不清,留有模糊空间,实则是预留了“依法”打击异己的有力手段。这叫合法握有生杀大权。这样一来,台湾就可能一夜之间回到戒严时代,民主躯壳虽还在,自由权利荡然无存。以合法手段吞噬民主,这就是标榜民主的民进党干的“好事”,因为民主作为工具已经没用了,一切都要服从反制大陆、抵抗统一的大目标。仅从“反渗透法”约束对象的不确定性就能看出,谁都不一定是,也就意味着谁都可能是那个被冠以“中共代理人”罪名的打击对象,唯一的判断标准就是民进党的政治正确。所谓“渗透来源”的不确定性,也让当局保留了随意认定的自由度。可见,除了导致人人自危的异常局面和邪气载道,“反渗透法”不会给社会带来任何正面结果。 

  当下的实情是,台生登陆求学有增无减、台商在陆经商没有动摇、民间团体交流络绎不绝,和平发展、融合发展是台湾同胞的需要与愿望。面对这一民情,草木皆兵的民进党、蔡当局全然熟视无睹、不听陈情、不管不顾,一意孤行蛮干下去。在掌握了民意机构绝对多数席位的当权者面前,反对派无能为力、抗争无效。由此可见,无论从主观动机还是从客观作用看,蔡当局的“反渗透法”蔑视广大人民、钳制言论自由、进行心理威慑的邪性已昭然若揭、路人皆知,很快就会被万人所指。

  民进党、蔡英文是理念型“台独”,掌权以后,为推动和推进“台独”无所不用其极,蔡英文也公开承认甚至沾沾自喜于此,她在与韩国瑜、宋楚瑜的首场政见发表会上宣称,前任当局“不愿做、不敢做的,我们都做了”。至此可以说,她执念于兹、无所顾忌、走上邪路、一去不返。是为其邪恶性。

  物极必反。坏透了的“反渗透法”也逃脱不了这一历史规律,定会走向它的反面,那就是被觉醒的人民和走正道的力量拨乱反正,变成一张废纸。我们坚信民族大义、历史大势、世界大局,逆潮流而动是没有前途的。蔡英文们可以得逞于一时,但终将遭两岸人民唾弃、受历史法庭审判,落得个最可耻的下场。 (作者王海良,系上海东亚研究所副所长)

[责任编辑:赵静]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