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松岭:台湾政党攻防易位 蓝绿新一轮博弈开始 

时间:2005-12-06 13:11   来源:

 
  台湾“三合一”选举落下帷幕,整个台湾地方版图蓝扩绿缩的结果已经展现。这一次地方选举被认为是扁马的又一次对决,被认为是对民进党陈水扁当局的期中考试成绩,被认为是测试国民党新主席马英九号召力的风向标。

  通过这次选举可以判断,国民党仍然是台湾政治生活的主角。这并不是说国民党已经脱胎换骨,而是民进党自败于台湾人民。这是台湾公民社会、政党和选举人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的开始。这是由台湾市民社会的成熟度决定的,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它是一个明显的信号,标志着包括国民党在内的台湾岛内政党或者主动、或者被迫走向现代化、实现否定之否定的开端。

  台湾政党攻防易位

  此次“三合一”选举,台湾政党在政坛的主动权发生了变化,政党攻防易位。国民党从开放党禁以来的,尤其是李登辉一度毁党以来,失去政权以后又四分五裂,民进党才得以兵不血刃在取得地方和“中央”的政权以后继而取得相对优势的民意支撑,取得在台湾政坛的进攻优势地位。国民党则转归劣势、防守地位。正是由于国民党步步退让,才会有“台独”势力在台湾岛内泛滥;主要是因为国民党的滥,才有了民进党获取政权。第一次台湾政党的攻防易位,造成台湾政治生态今天的局面,和国民党失去自我并长期执行自毁路线有着密切联系。此次“三合一”选举是台湾第二次政党易位的开端。严格意义上讲,民进党不是一个现代化政党,它是仿照国民党的体制建立起来的,它的政治品质、执政方式,以及它执政方面的业绩始终没有超越老国民党。台湾政治生活的特质并没有因国民党的“下野”与民进党的“执政”而发生根本变化。

  自民进党“执政”以来,其派系争斗不断、政商勾结日盛、经济下滑连年,弊案重重不断。近期以来更是在军购案、高捷案、执政党印象及两岸议题等问题上都处于窘境。选民逐渐对民进党失去信心,民进党如老国民党一样,自毁形象,自己打败了自己。应该说,民进党在此次台湾地方选举中的失利只是此次台湾政党攻防易位的开端,这对民进党和国民党都不能仅用好坏来说明。我们高看此次选举,是因为它拉开了台湾现代政党新发展的序幕,将可能成为引导台湾政治生活由民粹走向真正民主的开始。

  台湾选举文化的转折点

  此次“三合一”选举,凸显了台湾劣质的选举文化。其中不乏揭人隐私、砸人饭碗、阻人进路、毁人清誉、夺人所爱、坏人好事,这些事情无论是按照显规则还是潜规则都是不能做的,但此次选举中全都做遍。这引起了台湾选民、政党的反思。

  从表面看来,民进党抹黑、抹红、抹黄的战术逐渐失效,蓝绿阵营的选举手段和议题引领趋同,选民对族群、两岸、统独等议题的关注淡化,对选举手段的恶质产生反感,对民生与反腐等问题有了理性思考。

  政治力量和政治人物受制于、同时又反作用于政治生态和政治文化。当代台湾选举文化,作为政治文化的一部分,决定了此前一段时期内的政治乱像。这种政治乱像已然成为制约台湾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这种局面是台湾人民所不乐见的,选民对选举文化乱象的反感和此次选举结果反映了台湾公民社会企图廓清政治文化和政治生态的愿望。

  政治人物、政治力量始终处于动态的变化中,挣扎在政治理想和既有利益之间,其一时一地一事的言行之与其长期的政治趋向的内在关系,是不能以一个好坏了得的。台湾的政治生态决定了台湾政坛的各方都面临长远与眼前利益的冲突,它始终考验着政治人物和政治力量,而政治人物和政治力量不能总是做出正确的、理性的选择,当然也不能总是做出让选民感到欣慰的选择。物极必反,老国民党的绥靖政策导致自身衰朽,而长期的衰朽也孕育着背水一战、浴火重生的可能。马英九当选主席以来的第一战就说明这一可能性。民进党作为一个极具反思精神的党,也存在着反思提升,卷土重来的可能。

  在种种表象的背后隐藏的是民众、政治人物、政治组织对于社会生活发展变化的切身感受,是他们对于自由与秩序应当达成怎样的一种和谐与统一的理性认知。是否会出现一个新的国民党和民进党,是否能够批判的继承老国民、“老台湾人”、“新国民”、“新台湾人”的政治文化,造成台湾政治文化有其是选举文化的新气象,我们且拭目以待。

  又一轮政治博弈的开端

  此次台湾地方蓝绿版图重新划分,导致了政治力量的重新组合,也是岛内政治力量和岛外政治力量的新一轮政治博弈的开端。

  首先,此次地方选举重创了绿营第二代、第三代接班团队。绿营板块的减少促使民进党、台联党反思自我,促使民进党当局反思其内政、廉政以及其两岸政策。这有可能产生民进党有以下三种策略出现:一、真正认真检讨自己、浴火重生;二、民进党内部新的战略联盟的组合出现,民进党可能斩首求生发展和断尾求生存;三、党内新旧势力斗争进一步发展,最终产生民进党内部、蓝绿板块新的格局。但是,在两岸政策上,除了经贸方面民进党当局仍将有选择的继续开放之外,其他方面变化不会很大。未来几年内,“宪改”很有可能成为民进党当局的主要议题。

  其次,马英九初考过关,大大增加了自己的政治资本,有可能携此次选举胜利的结果革新国民党、并进一步刷新台湾政治。马英九领导的国民党的此次胜利以马英九式的方式整合了泛蓝,并有可能引导台湾政治走向恪守政治理念,以理性抵御民粹狂热冲击,维系“中华民国”一中架构的法统,因而更倾向于定格本土化为手段而非目的。

  第三,由于蓝营的这种胜利,导致国民党势力和气势大涨。两岸牌在蓝、绿两营尤其是国民党、民进党在其博弈中的作用发生变化。对于此,大陆方面要特别注意到与马英九所领导的这个在台湾地方政治版图中占据优势地位的国民党打交道和以前的国民党的不同,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要更好的研究国民党的内部变化及其对大陆的态度,以便更好的处理好两岸关系。

  第四,此次绿营的失利有可能促使民进党当局日美军事联盟问题当作其手中的一张牌,这也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问题之一。

  总之,此次台湾地方选举毕竟不同于“中央”选举,从选举结果来看,蓝绿基本盘没有太大变化,但是民意变化趋势开始展现,各政党政策成为选民关注的重点。台湾公民社会逐步成长、成熟起来,我们要认真研究这一大的社会现象,总结对台工作的经验和教训。此次台湾地方选举在一次表明,现在大陆对台政策是对的,即不干涉、不评论的影响力投放政策在一段时间内仍将起到重要作用;即要积极不要消极,要善于做工作,善于获取主动权。要看到岛内矛盾,并利用矛盾,让岛内民意发生变化,政党格局自然就发生变化。这种蝴蝶效应是大陆方面透过此次台湾地方选举应该继续认真思考的问题。

  (来源:人民网;作者:朱松岭,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经济所所长)

                       编辑:季水

编辑:张洁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