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看大陆:滚跌下马“摔出”草原真情谊

时间:2011-01-30 11:07   来源:中新网

  台湾《旺报》“两岸征文”栏目今日刊文《台湾人看大陆:滚跌下马摔出草原真情谊》,讲述了作为北大交换生的台湾学子到内蒙古旅游的所见所感。通过一次骑马摔跤的经历,作者与草原民族朋友结下真切单纯的情谊。

  文章摘录如下:

  在内蒙古广阔的大草原上骑马是我向往许久的一幅美景,身在北大当交换生,我趁十一长假到山西和内蒙古旅游。

  第五天我来到内蒙的希拉穆仁大草原,喝过下马酒、尝了烤羊腿,接着开始骑马漫游美丽的草原,祭拜草原上离天最近的地方——敖包,它是蒙古族祭天和祭祖的神圣标志;我还亲临牧民家庭;品味牧民自制的白食(乳制品);虽有这云淡天地的好景致,但骑马对我却是档难事,近4小时的马背民族体验,回程中我只剩“撑住”的意志力坐在马背上。

  摔下时脑中空白

  马儿歇息慢走后,猛然加速喝令下,我的马儿跑呀跑,突然窜入两匹马儿中间,一双前脚忽然一跪,我整个人便从马头上前滚翻下马,头着了地,摔下去时脑中一片空白;马跑了,我呆坐原地,一阵头疼外还有鼻梁上因墨镜刮出的伤口。

  奔来的马官,还有从远处跑来的雷棋(友人),雷棋不顾自身安危独自从奔驰的马背上跳下来看我,顷刻间,我的思绪混杂了感动、忐忑与恐惧。

  在回营部的摩托车后座,马官说那匹马儿跑一整天累了,回程太赶,于是我便亲身经历了所谓的“马失前蹄”。

  不辞远途细检查

  马官一脸愧疚,他说这种状况之前也有过,但都没事儿的,雷棋坚持要我进行脑部的检查,于是我先在蒙古包内休息了一会儿,当地的马队长开着一辆旧车载着副队长和马官,要带我们去武川县医院照片(X光检验)。

  就医路途远,一车5人,路上很安静,紧张不安的气氛我至今难忘。

  约一个半小时到了武川县医院,检验师外出用餐,等候近两个钟头,期间马队长也联系了多通电话,耐心帮我询问。

  我去了并不卫生且无门掩蔽的卫生间,洗手台墙上还贴有办假医师证的广告贴纸,我对医疗质量怀疑并却步。但检验师回来后,诊间映入眼帘的是美国奇异公司的全身螺旋CT,看到这先进的断层扫描设备,让我心安不少。

  幸好我的头部内外皆正常,检验师要了300元的检查费。这对年仅20岁的马官来说,是他一周的工资,我想要他承担所有的风险责任实在失衡,走出医院时我拿了300元要他收下,但他坚持不取,还直说:“看到你人平安没事儿就好,我们也放心了!平安最重要。”推辞多回,我只好作罢。

  回程的路,天色已暗,车窗外是满天闪耀的星星,美极了;车内的氛围也变得轻松许多,再次路经民间收费站,马队长笑问:“你们台湾见过这样的收费站吗?好笑吧?”大伙都笑了。

  相信患难见真情

  在凹凸不平的颠簸中,我体悟这趟确实耗费他们不少成本;昂贵的医费,遥远的路途对照真挚的关心和负责的态度,患难见真情,慌乱中看得最清楚的往往是相互谅解扶持的心。

  回到草原早已过了晚餐时间,仍旧觉得应该分担一些,我硬塞给马官100元,餐房的大哥问我们:“你们肚子饿了吧?不介意的话就和我们一块用餐吧!”餐毕,朋友去开水房取热水,碰巧餐房大哥正在和其它人说:“台湾人真好!换作别的客人早就骂坏了,他们不仅没有怪罪还多给小费,真的让人很感动。”

  这一段草原民族与台湾人真诚单纯的情谊,就此长植我心。

编辑:石宏

相关新闻

图片

要闻

两岸情

各地涉台活动

文化交流与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