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后代:终有月圆时,终有团圆日

2019年01月07日 14:21:00来源:中国台湾网

  【编者按】1月2日上午,《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纪念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引起海内外舆论关注。黄埔军校后代赵心星在文中回顾爷爷赵璞如何言传身教自己做人的道理。1937年,爷爷参加陆军军官学校,属黄埔十四期。1949年,爷爷随国民政府去了台湾。1951年,他转道香港,从香港回到了大陆。“我的根在这儿,我必须要回来。月亮会圆,总有一天,海那边会和这块土地又团圆。”

  手捧发黄的相片,我的思绪回到了儿时。那一年,我六岁。那一天,我晃着小脚跑去大院的茅厕,还没走进用石砖垒起的茅厕门,忽然传来耳熟的对话声:我听妈妈说,心星的爷爷是台湾回来的特务,她的大伯也是坏人所以被枪杀了,我们不要和她玩。

  轰地一声,我的脑袋像响起了雷鸣。奶奶日夜红肿的眼睛,爷爷拉着粪车的身影像刀一样地刻着我的心。我忍住快掉落的泪,咬住唇,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小石头,亳不犹豫地扔了进去,听着茅厕里面冲出的嚎叫,我扭头跑回了家。一头冲进家门,我不顾奶奶诧异的惊叫,扑在床上,把自己蜷在被窝里,泪水止不住的流。

  过了不到半小时,方家肥硕的大妈带着她那宝贝双胞胎女儿冲进了我家小院。“你给我出来,小兔崽子,你敢用石头打人,真是好家教呐,什么样的家庭出什么样的人!”“怎么了,方老师?”奶奶连忙掀起门帘走出去。“哟,德高望重的黄老师呐,您今天可得好好看看您的宝贝孙女,她居然在厕所外扔石头,把我女儿的头打了包”。“啊?”奶奶扭头便看见我抹干眼泪立在她身后。“心星,你给奶奶说清楚,涛涛头上的包是不是你扔石头打的?”“是!”“你这小兔崽子,承认了?说,为什么打我女儿?”肥大的方老师冲向我,一把扯住我的手,看着我手上被掐出的红印,我紧盯着她疯狂的眼睛,说“因为该打!”“啊,我打死你这个小兔崽子”。我的身上立马肿起一块块,奶奶扑了过来,用瘦弱的身躯挡住这肥胖,坚定的说:我的孙女,我教!今天你看着我给你交待!胖女人被瘦小的奶奶慑愣了,她不由自主的哆嗦着后退了几步。

  “跪下!”奶奶转过头冲我道。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什么原因?为什么动手扔石子?”我看着奶奶花白的头发,任心被刀锯,那脱口而出的原因硬生生的吞入肚里。我不能,不能眼睁睁地看见奶奶听到真相后的崩溃。对面,三母女得意的瞅着我,奶奶抄起了扫把,呯,呯,呯,一声声沉闷声落在我背上,在我倒在地上昏迷过去的那一刻,我看见了张着大嘴笑的肥老师和那俩宝贝女儿,还有,扔了扫把抱住我痛哭的奶奶。

  在被太阳光刺醒后,我扭了下浑身发痛的身体。看见了奶奶,“醒了?”奶奶抱着我,她的头发不知道多久没梳理了,一缕缕结成一块。我想伸手帮她理下,可手已经肿成萝卜。“你这孩子,咋不说出原因呢?”耳边传来爷爷的话语。望着满眼痛惜地看着我的爷爷奶奶,在爷爷的轻言细语中我才知道了原来我整整睡了一天一夜,梦语中哭着重复地嚷着:我爷爷不是台湾特务,我大伯不是坏人是被冤枉的。望着奶奶布满了血丝的双眼,我的眼泪终于止不住流了下来……

  过了一周,身上的伤好了七七八八,在一天吃完晚饭后,爷爷奶奶郑重其事地把我叫到身边,对我讲述了家庭的故事……

  我的爷爷叫赵璞,祖籍安徽巢湖。自幼与冯玉祥将军的侄孙冯纪法一同读私塾,结拜为兄弟。后在上海教会中学读书。1937年爷爷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当年7月即赴武汉参加陆军军官学校,属黄埔十四期。后又去重庆,在抗战时期任新闻总署中校主任,兵役部上校等职。1949年随国民政府去了台湾,1951年他转道香港,从香港回到了大陆。审查了八个月,由上海市公安局宣布无罪释放。1958年爷爷带着奶奶随着支边大队从上海来到宁夏。

  在文革期间,爷爷受尽了迫害,他满腔赤诚之心却被打成特务反动派。我的大伯赵晓初在恢复高考第一年时,以全国总分第三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却因酒后说了反对四人帮的话,而被杀害。

  爷爷告诉我,他去到台湾在桂永清手下任职,当时许多“国军”都非常想念祖国大陆。经常有人坐在海边抱着酒瓶一边喝一边哭。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祖先是一样的,海水隔开了亲人,却隔不断亲情。爷爷和奶奶是大学时期的恋人。我奶奶是上海松江的大户人家里的小姐。自幼饱读诗书。在复旦大学学习时认识了爷爷。不顾她家里的反动,毅然嫁给了我爷爷。在爷爷抗战毫无音讯的时期,奶奶一手拉扯着姑妈坚定地等着爷爷。而爷爷去台湾时,我奶奶因为生我父亲,留在了上海。爷爷说,他在台湾时,每天工作之余就经常在想:家应该是完整的家,国应该是完整的国。他的妻儿,他的责任,他追求的信仰……在经过反复地思考后,他毅然从香港回到了大陆,回到了祖国怀抱。听到这里,我打断爷爷的话,问:爷爷,可是您这么有学问,这么爱国,现在我们一家在这里,您又要受坏人迫害,您后悔吗?

  爷爷拉我靠在他怀里,抚着我的头发对我说:心星,你要永远记着,人活着,贵之良心。在台湾,我可以有荣华富贵,可没有你奶奶,没有你姑妈大伯你爸,我的心空呐。我的根在这儿,我必须要回来。月亮会圆,总有一天,海那边会和这块土地又团圆。

  这些年来,这一幕,总会在夜深人静时浮现在我脑海。我忘不了爷爷的话语。忘不了爷爷奶奶教我做人的道理。“渡尽劫波兄弟在”,人如此,国共两党亦如此。这是割不断的同宗同源情!

  历史让人沉思,历史让人缅怀,历史让我们负有使命:终有月圆时,终有团圆日!我期待并坚信……(作者:黄埔后代赵心星,广东省黄埔后代联谊会会员)

[责任编辑:郜利敏]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