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台湾诗坛的南极仙翁(我在大陆看台湾)

来源:中国台湾网

2017年12月15日 09:52:34A

<div class=TRS_Editor><p align="center"><embed width="200" height="50" src="./W020171215351551013640.mp3" type="" oldsrc="W020171215351551013640.mp3" menu="1" loop="0" autostart="1" mediatype="audio"></embed></p>
<p align="center"><font color="#ff0000" face="楷体,楷体_GB2312"><strong>台</strong></font><font color="#ff0000" face="楷体,楷体_GB2312"><strong>湾资深媒体人到尾倾情献声——《我在大陆看台湾》</strong></font>&nbsp;</p>
<p align="justify">  最近台湾诗坛的老前辈,余光中先生过世了。他的诗作很多,但《乡愁》相信很多人都朗朗上口。这首诗也收入在我的中学课本中。说实话,那个时候的我对于这首诗,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只能感觉到这首诗非常有意境,很有感情。但是并不能从中感觉到乡愁。不过,老师或长辈们读到这首诗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们挺动容的。</p>
<p align="justify">  余老师还有一首《乡愁四韵》是1972年写的,后来还被罗大佑谱成歌,放进专辑《之乎者也》中,很好听。</p>
<p align="justify">  1975年,台湾的民歌手杨弦又把余老师的《江湖上》、《民歌手》等诗谱成歌,在“现代民谣创作演唱会”中发表,余光中也登台朗诵诗作。对余光中来说,是现代诗突破局限的新方法;在杨弦看来,则是中国传统民谣另一条出路。两个不同的领域结合起来,开启自1975年后,蔚为风潮的民歌运动。</p>
<p align="justify">  我一直到长大后,来了大陆,发现我还挺怀念台湾的,这时再读这首诗就会感触良多。那一道浅浅的海峡真的成为我的乡愁。所幸,有乡愁时就回台湾吧,倒也十分方便。</p>
<p align="justify">  其实以前曾经有幸在台湾见过余光中先生。是在一个诗坛前辈的聚会上,余老师朗读他的诗,现在我也忘记他读的是哪一首了。那时他大约七十岁上下,真的很像一个南极仙翁:满头白发,中间额头很高,甚至有点秃,又瘦又矮。我听很多旁边的诗人前辈也戏称他南极仙翁。可惜的是,那次我没有跟他讲到话,因为他给人的感觉还是比较高冷的。</p>
<p align="justify">  我大学的时候也喜欢写诗,也创办过诗社,也读了很多余光中的诗。台湾的诗人很多,但最有名的,当属余光中。后来我到了大陆,发现了很多朋友,其实对余光中都很熟悉。基本上,他们都不太知道台湾的其他诗人,只知道余老师。余光中在大陆的知名度之高,甚至有一些朋友,可以把他的《乡愁》背出来,我除了骄傲,还有一丝感动。</p>
<p align="justify">  前阵子台湾名作家李敖也生了病,现在又换这个前辈诗人过世。说真的,台湾现在真正有才的作家越来越少了。而新的作家却没有续上,挺可惜的。</p>
<p align="justify">  更重要的是。现在台湾的新作家,都没有人在说海峡的乡愁了。而我自己,也不写诗好久好久了。</p>
<p align="justify">  最后再说一个事,余光中曾经大力批判台湾的乡土文学,导致很多“台独”人士对他怀恨在心。他过世不久,台湾的社会运动人士就在脸谱网贴文指出,“有人建议我不要直接讲余光中死得好,我想直接明白的说,我对他一点敬意也没有……但对于白色恐怖时代,他就是一个帮凶,今天他去世了,我认为有些人等不及‘转型正义’就走了。”</p>
<p align="justify">  这样的台湾,真的令人觉得挺可悲的,不是吗?</p>
<p align="justify"><font face="黑体">【作者简介】</font>&nbsp;</p>
<p align="justify"> <font face="楷体,楷体_GB2312"> 到尾,70后的川籍台湾人,2008年赴京。资深媒体人,做过电台DJ,干过《FHM男人帮》主编和《男人装》资深编辑,还出过两本书《遇见台湾》和《台湾的台》。</font>&nbsp;</p></div>

[责任编辑:李杰]

分享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