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中国台湾网  >   地方  >   新闻图片

什么样的女人让马英九说出“下辈子非她不娶”?

2015年07月10日 14:20:46  来源:半月选读
字号:    

  【马英九婚姻自白】

  我和美青结婚至今三十七年,刚结婚时,我正在哈佛留学,生活相当俭朴。新居就是学生宿舍,家具都是接收别人不要的旧货,或到跳蚤市场买的旧桌椅。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我和美青还到街上捡了两个废轮胎,洗净后叠起来,中空的地方塞进两个枕头,再铺上一层布,就是我们家待客用的“沙发”了。而美青的姊姊在我们新婚时,送了两床薄被给我们,我到现在还在用,冬暖夏凉,只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寝具业者就是了。

  不久前情人节时,一位网友看到美青跟我的照片,留言说“好恩爱喔!可惜美青姊说过下辈子不嫁给马英九了”。我看完笑了好久,决定:一、下辈子不娶别的女人,看她嫁不嫁我;或下辈子我们互换性别,我嫁给她!人有没有下一辈子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很幸运,这辈子有美青当我的终生伴侣。

  【不碰财色是“政治行规”】

  马英九从政以来一直是女性偶像,然而从来没“出过事”,不过马英九说:“我不是柳下惠,美女坐怀我还是会乱,所以惟一能做的,是不给任何美女有坐怀的机会。”马英九年少时喜欢清纯可爱型的女孩,长大后觉得女人漂不漂亮并不太重要,他喜欢有智能,会思考的女人。

  【初恋:幼儿园里的单相思】

  马英九读幼儿园大班时,班上有位杨姓小女生,长得非常清秀,每次秀秀气气地浅笑,流露出迷人的稚气可爱,小女生梳了个小马尾辫,每天马尾辫轻轻摇晃,吸引了马英九偷偷的目光。

  马英九回忆说:“一次参加一项活动后,小女生的脸庞微微渗汗,她轻轻扇着,表情美极了!”

  毕业典礼那天,马妈妈去幼儿园参加,马英九向母亲吐露心事:“妈!我有个女朋友。”并偷偷指给妈妈看。毕业典礼后,杨姓小女生“渐行渐远渐无音,水阔鱼沉何处问”,少年马英九“夜深风竹敲竹韵,万叶千声皆是君,故倚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尽”。欧阳修的原句本为“万叶千声皆是恨”,但在马英九的心中,哪有恨,只有迷迷蒙蒙的一些思念,这种情怀,淡淡的纯纯的,很快就流逝过去。

  【恋爱:三任女友全是偶遇】

  马英九情窦再开,是小学三年级的事,班上有位女生笑起来好可爱,马英九顿生“好感”,不过这段感情因为羞涩而无疾而终。

  大三那年,马英九参加一个校外活动,旁边坐着一位台北政大女生,两人攀谈起来,引燃了马英九生命中第一次爱的火花,也让马英九深尝第一次失恋的苦楚。

  台大毕业后,马英九参加一项活动,旁边碰巧又是位政大女生,马英九第二次坠入情网。1972年10月底,马英九入伍服“预官役”,先在左营“海军陆战队”受训,再分发到左营的“后勤司令部科总库”担任“少尉补给官”,而这段感情也逐渐褪去色彩,升华为友情了。

  1974年8月,马英九赴美就读纽约大学,在机场偶遇妹妹马莉君的同班同学周美青,又是一个政大女生。三次恋爱,全是偶遇,全是政大女生,这是马英九的爱情宿命,所以他到政大教书,感触格外深刻。

  【自律:每天“戒急用忍”】

  马英九的哲学是:“行有行规,每一行都要遵守行规。绝对不碰财与色,是政治行规,政治人物都应遵守。”据说,凡是女学生到教授研究室找他,马英九一定开着窗户开着门。女生请他在衣服上签名,马英九一定悬腕。马英九说:“我每天戒急用忍,跑步、游泳、洗冷水澡,不会出事。”

  【家事】

  马英九与妻子周美青都是法律出身,都理性而独立。两人育有两女,大女儿马唯中和小女儿马元中。台湾女作家郜莹认为:周美青之所以赢得职业女性的认同与喜爱,是因为马英九起起落落风风雨雨,周美青却始终低调地保持着自己的本色。

  马英九与大女儿马唯中

  马英九与小女儿马元中

  周美青与两个女儿马唯中、马元中

  【“马夫人”周美青其人其事】

  马英九曾说,“我太太是一位有专业学养的职业女性,和大部分职业女性一样,每天大清早就要开车送孩子上学,下班回家还要督导孩子功课。因此,除非她愿意,我从不要求她参加我公务上的应酬,我觉得这是夫妻间应有的彼此尊重。”

  周美青对外强调自己不愿做“花瓶”,她不认为身为政治人物的妻子,就得像附属品一样跟着丈夫到处拜访或参加社交活动。台湾公众称她为“媒体绝缘体”,“不沾锅”,记者只能在她出门等公交的间隙围追堵截,却也只换来若干句“谢谢”、“辛苦了”。然后她面带微笑,不急不避,坐上606路公车自去上班,或者问问跟她一起上车的记者有没有吃早饭。

  其实关键时刻,在人前她也不忘适时巧妙帮衬一下先生。某年情人节的音乐会上,她更是似贬实褒,先说马英九对周围人不体贴,人情世故上不周到,又赞:“但是,他跟大家一样,他很正直,很善良,他很忠厚,很温和,很负责,很认真。谢谢你们这么多年来对他的支持和付出,尤其要谢谢你们对他的宽容,谢谢你们大家。”她顺势用手压着先生的脖子向大家鞠躬致谢。二人幽默率直的作风大获好评,赢得更多年轻人的支持。

  她不走“官夫人”路线,也没有灵活的交际手腕,或许正是面对公众的诚意甚至些许朴拙,让看多了政治恶斗的民众有所感动。公私分明的理智作风使得她至少没有为马英九制造棘手的麻烦。她不似宋美龄华贵雍容,或者曾文惠珠光宝气,颇有一点蒋方良不卑不亢的质朴之风。

  马英九当众讲到自己SARS时期42天睡办公室,后来打电话说回家,妻子对他说:“你回来干嘛,SARS未灭,何以家归?”

  “有这种太太,还有什么话说?”

  (摘自《半月选读》,并收录于《读者参考》101期)

[责任编辑:段雯婷]

地方台办主任活动报道汇集

地方通讯员园地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83998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