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生”两岸情 后代扎根两岸致力做有用的人

时间:2014-03-31 14:1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后,我就过去。”31日,台盟重庆市委专职副主委许沛和往常一般到台盟重庆市委的办公室上班。3月,许沛当选重庆市台湾同胞联谊会会长,但在这位祖籍台南的女子看来,“在台盟和台联工作一样,都是我寄托对家乡思念的方式。”

  “许家的小孩,都是听着《落花生》的故事长大的。”许沛说,许家的后人,像四叔公许地山《落花生》里写的那样,扎根在两岸的土壤里,默默开花结果,致力于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许沛的曾祖父许南英是台湾晚清进士,也是著名诗人和爱国人士。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后,许南英曾统领兵丁扼守台南奋力抗击日军入侵。在日军占领台南城的前一天,许南英被迫离开台湾,举家迁往大陆。

  离开台湾后,许氏一家落籍福建,在大陆生根。

  许南英有六子两女。长子许赞书曾任厦门同盟会会长;次子许赞元参加了1911年广州黄花岗起义;三子许赞牂即许沛的祖父,由郭沫若先生推荐担任过国民革命军政治部艺术股长;四子许赞堃,便是著名作家许地山;六子许赞乔曾任国民革命军19路军军医主任。

  “四叔公写《落花生》时,曾祖父许南英已经去世。但《落花生》里曾祖父希望子女们‘要像花生,因为它是有用的,不是伟大、好看的东西。’这成为了许家的传统。”许沛说,除早逝的五子及两女,其余许氏后人都是“埋在地里的落花生”。

  随着时局变化,许氏一家开始分散。长子许赞书回到台湾,其他人分居在重庆、武汉、南京等地。

  “祖父在世时,和我们说起过落花生的故事。文章里种花生的那块空地叫‘窥园’,取自董仲舒‘三年不窥园’的典故。曾祖父一直希望子女在学业上专心致志,做朴实有用的人。我祖父也以此要求父亲,父亲又这样要求我。”许沛说。

  许沛的父亲许由是一位高校教授。因为热心帮助在大陆的台湾同胞,进入台盟重庆市委工作。

  “那时我们家住在北碚区西南农业大学校区内。为了做好台盟工作,父亲经常早出晚归。”许沛说,父亲为了节约工作经费,从不舍得乘坐出租车。

  “早上出门时从家里步行几十分钟赶到车站坐公交车,要转上几趟车才能赶到位于主城区的台盟工作。由于他当时还在西南农业大学执教,常常是白天参加台盟工作,晚上回学校给学生们上课、批改作业。”许沛还记得,父亲赶写材料,整个通宵都伏案工作的情形。

  许由在台盟重庆市委任职期间,为很多相隔在两岸的亲人牵线搭桥,帮助他们相逢团圆。“父亲常用四叔公许地山的‘落花生精神’教育我们,人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只讲体面而对别人没有好处的人”。许由去世后,许沛决定继承他的遗志,进入台盟工作。

  2008年,许沛第一次回到台湾,见到大伯公许赞书的后人。

  “在台湾,我一共有15个堂兄妹。他们中有商人,也有普通职员。大家交谈时,能时刻感觉到他们的谦逊。”许沛说,堂兄妹们从事着各个行业,“就像落花生一样在台湾默默开花结果”。

  在台湾期间,许沛和堂兄妹们拉家常聊往事。听说《落花生》在两岸都入选了学生教材,作为许氏后人,大家挺高兴。“对于我们来说,‘落花生’精神不是一个炫耀的光环,更像一面对照的镜子。让我们时刻警醒自己,对照自己。”(完)

分享到:
编辑:朱媛媛

相关新闻

·“落花生”两岸情

图片

要闻

两岸情

各地涉台活动

文化交流与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