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专题首页 | 精彩回顾 | 台湾企业  | 专家专访 |  亚洲经济新机会 | 区域经济一体化
 
 
中国与印度能源合作成为关注焦点
 
 
  来源:      日期:2006-04-25 18:21

 

  提问:随着中国钢铁工业的发展,中国最近这几年进口印度铁矿越来越多,已经连续两年印度铁矿成为中国进口的第二大来源国,中国企业一直意图与印度的工矿企业达成双方长期的互惠规范的合作机制,但是到目前为止,从印度铁矿的价格、品质还不能完全令人满意。印度工商联合会能不能在这方面发挥一些积极的作用,促使印度的工矿企业和中国企业就两国的铁矿沙经营当中形成规范的价格机制,保证进口铁矿品质的稳定,以促使两国铁矿贸易的健康发展。

  阿米特·密特拉:您的问题是很重要的,及时传递到演讲者的耳中,印度的商会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来推动中印之间的合作,进口铁矿石等等方面的问题。铁矿石的进口占中印贸易合作的65%,但这不是一个长期能够维持下去的合作方式。如果进一步发展合作关系,就需要把它的合作领域更加多样化。印度现在是一个日益成长的汽车零部件出口商,还有一些精密化工。我们还有一些药品、生物技术、服务、IT、产业以及娱乐业、动画、电影等等,这些都是可以进行合作的领域。印度是娱乐业非常发达的国家,在我们看来我们应当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推动两国的经济发展,仅仅出口铁矿石可以说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并不是可持续的方式。我们应该同中国继续努力,在今后的五年里使我们的贸易更加平衡,更加持续,也与国际标准相符合。
  
  Vinay KWATRA:我完全同意刚才主席所说的那些,我们要使双边合作更加多样化,铁矿石的问题,上个月中印两国商务部长会见讨论到这个问题,我们也谈到要扩大双边合作的内容。您谈到的是一种商业行为,是一些交易。很多铁矿石都是进口到香港和澳门,再转入到大陆。铁矿石的品质完全是一个商业行为,两个商务部长都同意要建立企业之间的直接合作,在一些关键领域的合作,比如进行冶金方面的合作。


  阿米特·密特拉:很快有一个西安的企业代表团将会到印度去,在西安的代表团去的时候也提到这样的问题。


  提问:我来自印度,我们谈的是潜力和互补性。中国和印度将成为能源的主要使用者,大家都知道能源的供应是非常有限的。也许在能源方面双方可以进行合作,如果是的话,究竟应该如何进行合作?


  阿米特·密特拉:印度和中国在尼日利亚竞争非常激烈,在尼日利亚争夺一些能源的时候竞争非常激烈,最后中国获胜了。但是中国和印度是否在世界上直接竞争呢?不是中国得到矿田就是印度得到。在叙利亚中国也有一个合作伙伴,在叙利亚和中国建立一个合资公司,今后一个正确的方法应该是中印两个能源消耗大国共同合作开发能源。在今后随着合作的发展,我们会成为能源利用的伙伴。

  Vinay KWATRA:当我们的官员访问中国的时候签署了政府间的谅解备忘录,同发改委的马凯主任签署的。我们能源的合作应该关注氢能源,事实上这个领域的合作一直在进展。比如在苏丹我们在过去的六到七年都有很好的合作,最近的例子在叙利亚中印之间的合作,的确我们在一些地方进行的竞争可能有一方获胜了,但是在其它地方也共同获得这些资源。我们需要增进相互的理解,如果在争夺商业合同之前能够双方先坐下来谈一下,了解一下对方的想法,可能就能够避免恶性竞争,而是共同开发资源。双方政府都很重视这方面的内容,也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

  阿米特·密特拉:还有一个领域是生物领域,中国有很多的干燥地区,并不种任何农产品。印度开发的技术可以生产生物柴油,我们可以制造酒精能源。在巴西这种技术运用非常广泛,如果我们考虑在这方面进行合作,企业家之间进行生物领域的合作,这将会是具有长远好处的领域。

  麦睿彬:似乎在我们看来中国和印度都会成为能源的消费大国,的确世界上能源需求的增加很多都是来自中国和印度。但另外一个合作领域可能是节能,我们看看整个世界能源节约做得最好的是日本。日本的产出和能源的比是中国的十倍,也是美国的四倍。印度的能源产出比和中国的能源产出比是差不多的。在许多人看来,要获得能源的话一定要竞争。有时候中国和印度可以共同来竞标,同时也应该共同努力,进行能源节能的合作,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不仅仅是酒精燃料,同样包括太阳能等等。

  阿米特·密特拉:印度如果在节能方面做得很好的话,可以节约40%的能源。因此我们不需要再进口40%的能源,只要通过节能就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个人认为,在生产最开始的时候可能会有竞争的情况,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两国之间加深理解,加深交流,这种竞争的情况就会被缓解。他们可以共同开发国际市场,同时也可以共同努力减少对原材料的消费。正像刚才几位代表谈到的,根据今年中国提出的十一五发展规划,我们的GDP将会继续保持9%左右的增长率,也许更高,但是它的前提条件是原材料的消耗要减少20%左右。关于能源问题,我们同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合作,同样也和印度在合作,我们已经在叙利亚和其它国家有合作的项目。也许我们可以共同开发一种非传统的新型能源,比如说太阳能、风能或者其它的生物能源等等。的确我们同印度有很多的合作,如果我们能够加深相互理解,就能够缓解竞争的局面。

  提问:中国的金融业发展非常迅猛,金融全球化也是国际经济发展的主要趋势,中国的汇率利率改革正在向市场化迈进。请问麦睿彬,花旗银行有没有并购内地银行的计划?如果有并购内地银行的计划,还存在哪些制度性或者是法律上的障碍?如果并购成功的话,经营管理模式会发生哪些改变?对中国的金融监管部门会不会提出挑战?

  麦睿彬:我们不会就并购的计划发表任何意见,今天也不会跟大家谈任何具体的计划,也许明天会说,但今天不会说。你的问题是关于中国金融体系的改变,我们也的确研究了很久。花旗集团作为全球的金融集团,我们在一百多个国家都有业务,我们对中国的金融市场发展非常有信心,觉得中国的金融改革步伐迈得很快,改革的方式也是非常明智的。银监会、证监会的措施也是非常有效的,还有央行的措施。我们认为中国的金融服务和五年前、十年前相比更加有效,也为银行提供更多的机遇。我们在中国现在有两千名员工,希望能够继续扩大员工的队伍,适应中国蓬勃发展的经济,同时我们也希望获得更多的客户。现在中国的客户有这么多的选择,可以选择各种各样的金融产品。五年之前选择就没有这么多,包括信用卡、汽车贷款、住房贷款等等。现在有了很多积极的变化,我们感到非常满意,花旗集团愿意继续积极参与到中国市场,通过各种方式为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的改善发挥积极的作用。

  王锦珍:他刚才没有说花旗银行在中国境内银行有所投资,根据中国的规定,我们欢迎在中国中资银行里面的外国投资者。你也可以看到有一些限制,但是外国投资不许超过25%,而且对于单独一家银行来说应该少于20%。你可以看到,中国的银行业发展是有自己的要求。对于中国的银行管理也应该有所改善,对于中国银行可以提供的金融产品也是有帮助的。 

(来源:腾讯财经)

 
编辑: system    
  查看/发表评论
 

 

 

 

 

中国台湾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