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专题首页 | 精彩回顾 | 台湾企业  | 专家专访 |  亚洲经济新机会 | 区域经济一体化
 
 
分会9:亚洲企业的竞争力 [实录]
 
 
  来源:      日期:2006-04-25 16:52

 

  2006年4月21-23日,博鳌亚洲论坛2006年年会在中国海南隆重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为“亚洲寻求共赢:亚洲的新机会”,海内外政界、商界领袖齐聚博鳌,共议亚洲发展大计。腾讯财经对本次盛会进行全程视频/图文直播。 以下为分会9:亚洲企业的竞争力实录。

   主持人(美林亚太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中国地区主席刘二飞):主持这样的一个会议也是很大的挑战,到底是讲中文还是讲英文呢?我看了一下我们的观众,我看到有许多说英语的朋友们,所以还是选择讲英文。

  我们开始讨论之前首先向各位介绍一下今天请到的演讲嘉宾,巴基斯坦私有化及投资部国务部长古曼先生;伊利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潘刚先生;亚洲管理学院院长、菲律宾前财政部长罗伯特·奥堪伯先生;日本邮船名誉董事长根本二郎先生。

  本场话题本身非常宽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希望能够给听众带来更多的启发。所有的来宾我们希望和观众有一个互动,希望在座的各位朋友、听众可以随时提问。首先请罗伯特·奥堪伯先生做一个开场致辞。

  罗伯特·奥堪伯:早上好!主席先生、拉莫斯主席、各位尊敬的来宾,首先感谢博鳌论坛的主办方以及中国人民,感谢你们的热情好客。我也非常荣幸来到这里发言,我参加过其它类似的论坛,其中一个就是世界经济论坛,那是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类似会议。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是世界上非常知名的论坛,大家想一下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有40年的历史,而非常有意思的是博鳌亚洲论坛只成立了五年,但是从主办方的精心安排来看,我们觉得博鳌不需要花40年达到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那样的高度。博鳌亚洲论坛是否同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形成竞争的关系?也许是这样,也许不是这样。这不仅仅是竞争的问题,而是说这个论坛是否能够把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亚洲,亚洲是否能够成为世界上有竞争力的地区。

  今天我们讨论的问题是亚洲企业的竞争力,如果讨论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结论,有人会说并不是这样的,因为亚洲企业没有很强的竞争力。有人说亚洲企业不仅仅是有竞争力,同时给其它的国家和地区形成威胁。还有一种观点认为亚洲企业需要做更多的努力,变得更有竞争力。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觉得亚洲企业竞争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几天前我刚刚去美国问,在机场接我的车是丰田车,在美国其它时间都是坐的现代汽车,接我的司机用的是索爱的手机,拿着三星的数码相机。这些都表明亚洲企业其实已经创立很著名的品牌,大家考虑一下财富五百强,其中包括很多亚洲企业,比如说本田、现代、东芝、三星等等。这表明亚洲企业很有竞争力了,很多人认为亚洲企业是一种威胁,因为有些人经常过度关注中国的崛起,他们对于亚洲企业的竞争力表现非常不安,认为它们是一种威胁。有些人觉得中国的崛起和中国日益增加的影响力是一种挑战,是一种威胁。有些人认为中国的力量已经发展得如此壮大,必须重新考量一下对中国的政策和看法。

  亚洲已经生产了世界上30%的空调,20%的洗衣机和30%的冰箱,这些数据是中国企业生产的数据。不仅表明中国有竞争力,同时也表明一种挑战。今天我们讨论的话题是很有意义的话题,尽管在亚洲一些有能力的企业是一些业界的领先者,但是仍然有一些国家必须继续壮大来提高竞争力。可以说亚洲整个水平在提高,水涨船高,亚洲企业的竞争力也在提高。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结论,要考虑亚洲企业的竞争力要考虑以下几点。

  首先亚洲的企业有很多技术创新,比如日本的企业。第二,向全世界进行开放,在整个世界层面真发展自己,而不是闭关自守。第三,亚洲企业有很大的劳动力优势,但是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的同时也要注意产品的质量。第四,公共政策要使企业界成为领先者,而不是由政府来主导企业的发展。这些要素都是非常重要的,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间都有所表现。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国家有三个层级的竞争,一个层级是全球的竞争或者可以说是亚洲和西方国家的竞争。第二个层级的竞争是亚洲国家内部进行的竞争。正像我刚才说的,亚洲并不是一个有同样文化的地区,很多国家和企业内部也在进行竞争。是否我们能够有有利的本土企业同跨国公司进行竞争呢,特别是面临现在的全球化和市场自由化、世界贸易组织这样的背景下,是否能够有足够的同全球跨国公司进行竞争的能力。也许中国和韩国有一些企业达到这样的高度,如果昨天听到日本经产大臣发言的话,他说到尽管我们已经向世界各国出口生产产品,但是我们并不能就此满足,而应该继续进行创新,来考虑你的企业在全球经济中的定位是怎么样的。作为一个国家来说,我们应该成为科技或者技术的创新者。

  我们要考虑在充满竞争性的世界中我们的位置是什么样的。如果我们考虑一下其它竞争的领域,亚洲国家之间的竞争,有一些人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生产的产品是一样的话,比如印度、菲律宾生产产品一样的话,为什么不能够形成一种相互的补充呢?我们可以以更低廉的价格做到其它国家能够做到的事情。亚洲没有达到日本、韩国水平的国家应该怎么做?我们处于全球的供应链当中,如果中国已经成为制造中心的大国的话,那么其它的亚洲国家应该怎么样?我们是否也应该发展制造业?建议大家看一下欧洲,的确对我们来说要学习日本和韩国的经验,但是我们不一定都要成为日本和韩国,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欧洲国家都希望成为德国。我们一定要明确自己的定位,究竟如何把自己放在全球竞争的环境中。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国内的企业,他们发展得很好,因为他们了解自己国内市场的状况,也知道如何在自己的市场开发一些新产品,他们的员工也致力于发展自己的企业。菲律宾有一个企业就在本土发展得非常好,甚至使麦当劳在菲律宾无法与它进行竞争。

  究竟什么因素可以保证亚洲企业保持竞争力?亚洲已经有了一种竞争环境,究竟能否持续下去?如果能够持续下去,那么什么样的要素是最重要的呢?第一,我们必须理解,要想成为有力的竞争者一定要明确竞争是由私营部门来引导的,而并不是由政府主导企业的发展。主要有两个原因,私营企业有创新性,他们可以创造就业。这点可以有利减少贫困,不是把政府排除在外。第二个竞争力的要素就是必须要有有利的公共政策和政府的支持,不仅仅是从国内的层面,而是从全球的角度。我所说的公共政策就是说政府要扮演好这样一种角色,使私营企业、私营部门的发展有创新性和竞争力,提供很好的服务。第三,我们要向外资开放,消除障碍,比如说腐败、审批程序缓慢等等,并且使整个经济变得更加民主化,但是这并不是说西方的那种民主。同样能够积极运用新技术,开发人力资源。第四,政府要有一种良政,政府把企业当做一个良好的公民,而不只是盈利的机构。第五,政府也要为私营企业提供足够的资金资源。全球层面来看,我们有世贸组织,昨天也有一个专门的峰会讨论WTO,还有地区合作也是很重要的。亚洲金融风暴就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教训,合作是重要的,我们必须有区域合作。第六,还要有有利的基础设施,没有基础设施的话,可能无法保证竞争力。但是并不是政府一个部门的事情,私营企业也要参与到其中,保持竞争力需要所有的国家真心实意寻找能源新的来源。

  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您做的非常有启发性的发言,其中提到很重要的问题,包括说到许多亚洲国家想要提高他们的竞争力。我们怎么才能使得这样的做法是双赢呢?中国能不能变得更加有竞争力,我们在这个地区应该怎么样增进合作等等,这些话题都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下一位嘉宾是古曼先生,他主要负责把巴基斯坦变成一个更有竞争力的国家,你计划怎么做到这一部分?尤其是面临中国和印度的崛起,是不是把它作为一种挑战或者看作是一种机会,认为可以进行合作双赢的一种机会呢?现在就请古曼先生。

  古曼:女士们、先生们,很荣幸来到这里发言。我昨天从另一个酒店来到论坛的路上,我的翻译问我,您多大了?我说我不会告诉你我的年龄,我要对此保密。他说在中国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今天在中国这么年轻就达到这样水平的人是不太可能的。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必须要做完这个做完那个才能达到现在的高度,那它的竞争力在哪里?我们实际在扼杀竞争的精神。我们没有关注最重要的一点,什么是竞争?竞争并不是巴基斯坦同印度同中国之间的竞争,巴基斯坦、印度、中国是在同一条战线上,我们在市场上进入美国、欧洲的市场,我们是同一阵营中,这才是竞争性。我们通过我们的竞争力让他们够我们的产品,市场不仅仅是在美国和欧洲,市场也在这里,在印度、巴基斯坦、中国,也在整个地区,我们有很大的人口,我们要相互竞争吗?还是同世界其它国家进行竞争,这是一个问题。许多人都问我,如何让巴基斯坦保持持续的增长,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有前所未有的成绩。

  达沃斯和博鳌之间的竞争,我向您说的是要使我们同达沃斯竞争,我之前并没有去过达沃斯,之前也没有来过博鳌,但是之前我听到博鳌和达沃斯的情况。我们和达沃斯已经很接近了,在今天这个房间里面我们有很多的人,他们都认为我们具有竞争力。我们要使更多的人来到这个论坛,来听我们的声音。我们今天要做什么事情?非常简单的一个问题,我们只是在关注一个现实,我们要相互进行竞争,但这个竞争并不是在印度、巴基斯坦和中国之间的竞争,也不是在韩国、日本之间的竞争或者是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竞争。我们希望看到和实现的一种竞争,要使亚洲作为一个整体向世界上提供我们所希望提供的东西,这才是我希望的。阿拉伯世界也是亚洲的一部分,我很惊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看到一个阿拉伯的代表,我跟博鳌论坛的主办方反映了我的意见,因为巴基斯坦现在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消除亚洲国家之间的差距。我们自己亚洲人要保证亚洲是一个整体,一定要把亚洲团结在一起,才能够使亚洲有竞争力。每个亚洲的成员都应该保证亚洲是一个整体,只有我们有了统一的整体的亚洲才能有竞争力,这个竞争力不是巴基斯坦、印度、中国的竞争力,而是整个亚洲的竞争力。就像我们看到美国发生的情况,在美国有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有五十多个洲构成美利坚合众国,在欧盟也是同样的情况,我们在亚洲是怎么样的呢?我们有东盟,有伊斯兰会议组织,我们是分割开的。为什么呢?我们在亚洲内部进行竞争,我们内部不应该有竞争,我们应该是一个整体,如果不理解这一点的话,我们就无法真正理解竞争的内涵,这才是最重要的。

  第二,我认为这个论坛的意义在于巴基斯坦的官员、巴基斯坦的总统都希望努力使巴基斯坦有竞争力。当我们同其它国家竞争吸引外资的时候并没有跟他们说不要到印度、马来西亚进行投资,我只跟他们说一句话,到巴基斯坦来投资,因为到巴基斯坦来投资可以帮助1.6亿人,尽管这不是一个很大的数额,但是可以消除亚洲国家之间的差距,中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其它世界各国之间的差距,特别是阿拉伯世界。巴基斯坦现在同中国的友好关系很有意义,但是我是不是把生意都丢给了中国呢?的确有一些生意他们转向了中国。我的手下有五千人为我工作,我知道我同中国的竞争可能是失败了,有很多的人投资到中国。现在向美国出口一些商品,这些商品在一百多年前都是由美国、欧洲生产的,现在我们生产向他们出口。这些产品出口到日本到了台湾、韩国,现在又到了中国。市场并不会等待我们建立起自己的竞争力,我们应当逐步发展自己,竞争也是一种融合。但是今天我们希望出现一种分化的情况,巴基斯坦、中国、印度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单独完成整个生产的全过程,卡塔尔、科威特都是亚洲的国家,我们有他们的技术还有韩国的技术,还有中国的技术,每个国家都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来共同生产产品,而不是由一个国家完成全部的过程。这样的话,我们作为整个亚洲才能同时竞争。我们现在作为亚洲失去了竞争,是否能够重新获得竞争力?就目前的情况是不能的,因为我们一直处于分离的状态。只有我们团结在一起,才能够重新恢复竞争力。如果我们只是内部进行竞争的话,作为亚洲来说不会有竞争力。我们的GDP各国水平不同,我们是希望在国家之间进行竞争呢?我们不希望只是在人均GDP400、600美元这样的层面上竞争,而是同有两万美元GDP的国家竞争,我们要保证我们能够为自己的国家和大陆提供相应需要的服务和产品。

  谢谢。

   主持人:加强亚洲的竞争力,不是一个游戏,如果亚洲国家能够并肩作战,我们可以双赢,而且可以提高彼此的竞争力。刚才古曼先生讲了水涨船高,但是要必须保证自己的船没有沉没有漏水。我们刚才讲了国家层面的竞争力,怎么样提高自己国家的竞争和经济。但是一个国家的竞争力一定要有一个具有竞争力的公司和企业,我不知道反过来讲是不是正确的,首先要有一个竞争的经济,这样才能产生竞争的企业,不知道这样的逻辑对不对,我们以后也可以谈。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们完全同意这样的说法,经济有竞争力的国家必须首先要有竞争力的企业。有请下一位演讲嘉宾潘刚先生,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培养了很有竞争力的企业,成为目前中国乳制品主要的生力军,下面请他讲一下公司成功的经验。

  潘刚:尊敬的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大家好!非常荣幸博鳌亚洲论坛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和大家共同探讨竞争力这个话题,我想就伊利集团发展过程中的经历和大家分享,来讨论如何提高中国企业的竞争力。

  目前亚洲包括世界关注的市场就是中国,拿乳业来说,世界上前二十名的乳品企业早已经进入中国,参与到中国的市场竞争中来,在中国寻求新的增长。国内很多企业也加大了对乳业的投资力度,也参与到激烈的竞争中来。伊利集团在这个过程中始终保持行业的第一名,今年一季度也取得非常好的业绩,和去年同期相比又增长了将近40%,净利润增长将近20%。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当中,企业如何保持竞争力?伊利集团有三点经验。

  第一,企业在经营的过程中要有一个健康的经营理念。伊利集团在发展过程中始终坚持和竞争对手不要有恶性竞争,在市场上我们和竞争对手不会因为一个得失跟它进行恶性竞争,或者说在品牌上。目前中国乳品的竞争是非常激烈,大家可以感受到很多企业参与很多市场活动,中国这种市场活动非常多。我们认为品牌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过程,那么品牌需要一个长久的累积。伊利集团在这个过程当中靠企业的内功和实力支撑企业的发展,包括竞争对手在企业快速发展当中追求速度的成长,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面对竞争对手在中国特殊的情况下,只要媒体投入力度加大,广告投入加大都会有成长。伊利始终保持良性的,要找到持续、快速成长和健康稳定之间的有机结合点。伊利集团不会采取对环境、对行业破坏极大的发展策略。在高速发展的同时,我们反而主动加强企业内部的管理,提升企业内部的管理水平,同时加大对新产品的开发、奶源基地建设,包括消费者消费习惯研究等方面的投入。我们用恰当的价格、合理的投入、最好的产品带动中国乳业的发展,保持企业永久经营长盛不衰,这也是作为市场领导者必须承担的责任。

  第二,专注于中国市场。现阶段而言,大家都在讲国际化,面对乳业来说国际化首先应该是本土化。世界乳业比较发达,中国人口众多,中国有世界上消费乳制品最多的人口,但是中国也有世界上没有消费乳制品最多的人扩。这个市场有巨大的潜力,作为中国乳业的龙头企业,首先要让中国人喝上最好的乳制品。国外乳制品的发展比较快,人均占有量方面一般的国家都是七八十公斤,发达国家都是二三百公斤,我们国家目前还只有十几公斤。这种巨大的潜力可以说给企业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机遇,我们一方面提升管理,另一方面全面开拓市场,尤其是在中国目前发展不均衡,一线城市像北京、上海发展比较快一点,人均占有量都在三四十公斤,而在二线城市像湖南等等省份人均消费只有一公斤。我们加大了对二三线市场的投入力度,同时在产品研发上也是针对中国人的需求,开发出适合中国人的产品。中国企业相对来说比较年轻,规模比较小,这恰恰是我们的竞争优势。对我们而言,以创新面对竞争,相对国际大型企业转身慢的特点来说是一个优势。过去大家更多讨论的都是营销创新、管理创新还有技术创新,但是所有的企业如果都集中在这些方面,那不可避免就要面临同质化的竞争。我们在发展过程中认为标准创新和观念创新是企业创新最重要的两点。

  第三,伊利集团作为08年奥运会唯一乳品指定赞助商,成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赞助奥运会的食品品牌。今年4月14号我们又成为2005年到2008年亚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唯一指定乳制品合作伙伴。乳品行业当中前五名企业,除了伊利,后四名都成为合资企业。我们在努力创建一些行业标准,挑战一些标准。通过标准的创新,我们不仅可以摆脱同质化的竞争,更重要的是每树立和挑战一个新的标准,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广大的消费者。伊利集团的核心价值观是不断创新,追求人类健康生活,从中不难看出伊利存在的价值和追求就是人类的身体健康和生活幸福。伊利的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价值的驱动,而绝非仅仅是企业第一的驱动,这就是伊利理解的观念创新。这是社会价值高于商业利润,安全健康大于物质财富的体现,我们最新起动的“健康中国”计划也是这种观念的时代演绎,是2006年到2010年伊利集团五点的品牌战略规划,实现健康中国的目标。

  对于目前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我们的做法会在企业利益上有所损失,但是通过我们的做法会给国家社会制造大量的财富。伊利集团一年的纳税额是行业内比后九名的总和还要多,是第二名的很多倍。我们给员工每年缴纳的社保等其它福利是第二名的十几倍,这些都是伊利集团社会价值的体现。要长久提高企业的竞争力,将社会责任与企业发展融为一体,这样企业才能融入社会当中去,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这才是提高企业竞争力的根本之道。

  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潘董事长,看来伊利的确是在中国国内很有竞争力的企业。主要有几点原因,因为中国有很大的市场,伊利主要关注于国内市场,目前并没有在世界其它国家发展的计划。第二,伊利在竞争方面有长远的目标,并不从事于恶性的竞争,比如搞价格战等等。第三,伊利一直通过创新维持竞争力,这也是在其它论坛上一直听到的类似观点。下面请第四位发言人,世界上最大的船舶公司之一,同时也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船舶公司之一,从这两个角度来说,这个公司是很有竞争力的。他们公司保持竞争力的秘诀是什么样的呢?

  我们知道日本是具有竞争力的经济体,但是在日本国内有一些行业是具有超级竞争力的,比如说汽车业丰田、本田,在事业上有很大的影响力,通用一些大公司无法与它们竞争。但是日本的零售业不像汽车业那样有影响力。根本二郎的公司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有两百年的历史,请根本二郎先生介绍一下他们公司成功的秘诀。根本二郎:香格里拉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社会,没有竞争而充满了和谐的伙伴关系的社会,这是最理想的社会。今天参加这样的会议,谈亚洲企业的竞争力,竞争其实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它是事实,我想借此机会向各位介绍一下我自己对于这个观点的想法,或者从一种哲学的角度来跟大家讲一下竞争。

  第一,日本管理的黄金法则,这是在日本的环境中。我们首先尊重认得尊严,第二要有长期的发展战略。竞争力的主要支柱,我主要讲人力资源、货物、金钱、信息、技术,要创造一个有竞争力的社会要考虑这些因素,这才是我说的竞争力来源。

  讲到地区的一体化,可能就是创造了地区的竞争力,就像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区,还有对于地区一体化的观点和理论等等。另外还有五个因素,人类资源在这五个因素中是最重要的一点,教育、教育还是教育,在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措施中,教育是很重要的,在每个企业中都要重视教育,意味着学习型的企业包括个人素质的培养、专业的技能、培训等等。在我的邮船公司中,我们提供商务培训还有海事培训的课程,而且不断向员工提供这样的培训课程。我们在马尼拉、新加坡建立了相应的培训学校,另外我们在上海的海事大学、大连海事大学都开设了相应的课程。通过这样的教育机构,我们试图给员工还有更多的人提供相应的教育和培训机会。

  社会方面的因素,竞争必须是公正的,必须是有正值的观点,而且必须要有规则。这三点是竞争很重要的价值。在这方面我也向大家重申一下我在达沃斯论坛上讲到的几点,重要的是建造一种环境,我们看到目前亚洲有这样一种好像没有人性的趋势,这可能是来自于自由市场竞争的观点导致不公正的竞争。那些非常自由的市场经济,而且随着IT产业还有生物基因产业的革命化,我们也看到了这样一个无人性、无道德的趋势,而且亚洲社会现在对于家庭对于社区的观念也逐渐淡泊了,这些因素对于社会起到消极的反面作用,这是我个人的担心。如何克服非人性的趋势,我们必须要创造一个硬性的机制。

  我鼓励大家回到最基本的一些价值,什么是最基本的?首先我们要看一下历史的进程,它不断演化和变化的进程,另外考虑一下我们追寻的价值,第三建立一个行动计划,清楚列出它的步骤、做法。在这方面我也想介绍一下,我们一些古老的亚洲人包括我们的圣人的观点是怎么样的。大家知道日本主要是处在欧亚大陆的东端,我们的文明不得不受到一些西方的影响,中国、韩国、印度、中东包括希腊等一些国家,还有波斯湾国家的影响。我们有自己的价值观和价值道德,日本传统的价值观,使得西风日化了,使得我们自己的传统变得现代,同时也保存自己的传统文明,使得日本成为一个独特的国家。

  在1500多年前,日本的圣德太子讲到和谐是最珍贵的价值,这是当时他提出的座右铭。我们讲一下中国的情况,中国有孔子,他说到如果要获利的话必须通过有道德的、正义的方法,而不能自私自利索取个人的价值。孙中山是中国的国父,他也讲到东方的文明必须要尊重博爱和仁慈。亚当史密斯是市场经济之父,他也强调了仁爱的观点。另外卢梭提到一种观点,自由的道德就是浩然之气,浩然之气是社会的原则和基础。另外还有穆罕默德,他讲到最佳的人是自然的随性的人。保罗二世强调没有道德和约束的全球化可能会造成更深层的两极分化。综上观点,我们重要的价值观是什么?和谐、博爱、热情、合作,以及基于道德观的自由,这几个因素的最佳融合。

  如何实现这样一些价值观?我们也提出一些良方。比如要创造很好的就业,提高生活的质量,包括社会安全面的努力,社会保障机制的措施,对国家的政治、经济方面都应该如此。创造一个学习型的社会,给所有的民众从生到死提供一个终身学习的机会,全面学习。这就是我们另外一个观点。教育和文化,这样创造有活力有竞争力和吸引人的亚洲社会,这个社会也是有亲和力的。

  这就是我的观点,谢谢各位。

 (来源:腾讯财经)

编辑:越翎 

 
编辑: system    
  查看/发表评论
 

 

 

 

 

中国台湾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