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兆麟

  时间:2006-10-08 15:12    来源:     
 
 

 

  字畏三,号宽元,谱名锡敏。鄂城(今鄂州市)葛店岳陂村宗国岭人。家业农,父亲以种菜为生。16岁入武昌工程营当兵,次年考取随营将校讲习所。1900年,考入工程营代表。1905年参加“日知会”,任该会干事及工程营代表。1906年在工程专门学校毕业后,以第一名考入湖北参谋学堂。他参加了1906年及1908年河南彰德、安徽太湖两次秋操,并手编各秋操纪事,还编著了《战术实施》、《参谋旅行》等兵术书籍,被印发各军参阅。1909年,以最优等生毕业于参谋学堂,仍回工程八营任左队队官。

  1911年10月10日夜,武昌城爆发了大规模的新军起义。当首举义旗的工程八营士兵抢占楚望台军械库后,发现自已的行列中并没有称职的指挥者。因为以孙中山为“共和”的湖北革命党人,虽然在新军中进行过多年的发动工作,但这一天却事起仓促,湖北革命组织文学社和共进会主要领导人全不在起义现场,刘复基已牺牲,孙武被炸伤,刘公生病,蒋翊武在逃,刘英远在外县。处此关键时刻,群龙无首的起义士兵,公推在楚望台当值的左队队官吴兆麟为临时总指挥。吴平时颇得军心,受任之初,以不得滥杀和服从命令两事相约法,随后作出一系列的军事部署,待炮队从中和门进城,以工程营为首,会同起义各标营士兵,于10日夜间向湖广总署发起攻击。经一夜激战,攻下督署,11日清晨,革命军占领武昌全城。

  当日中午,在咨议局召集联席会议,商讨组织军政府,起义者自认声望不足服从,欲推原协统黎元洪为都督,黎不允,后经吴兆麟以总指挥身份提议公举黎为都督,汤化龙为民政总参长。

  军政府成立,吴兆麟任谋略处谋略,第一协统领、参谋部副部长、部长。黄兴来鄂后,吴兆麟陪同到汉阳、汉口布防,帮助办理军中一切事宜。汉阳失守,黄兴去沪,战时总司令职先由蒋诩武护理。蒋、吴共筹武昌防守事宜,不久,黎元洪潜走葛店,武昌危城,全靠吴兆麟支撑,战时总司令一职,遂由吴一人担任。

  12月17日,黎元洪被举为大元帅,任命吴兆麟为鄂军参谋总长兼第五镇统制。

  民国成立,1912年元月9日,吴兆麟任北伐第一军总司令,元月13日,吴兆麟任鄂军参谋总长。后调北京。1912年9月北京政府授吴陆军上将,勋二位,又颁授大绶嘉禾章,文虎章,一度任北京将军府将军。目睹北京政府之所为,袁丗凯野心勃勃,黎元洪不足有为,对党人也丧失信心,遂退出政坛,解甲归田。后从事社会公益事业,1922年,督修樊口大堤,建民信、民生二闸,开辟月河,筑王唐黄堤等水利工程,风餐露宿,不辞劳苦,三年时间,使工程告竣,变水害为水利。

  1922年吴兆麟被公举为“武昌辛亥首义同志会理事会”主席,并倡修武昌首义公园。晚年失望于国事,与日知会旧友张纯一等皈依佛法,倡“治即国治”、“心安即国安”之说。

  抗日战争时期,武汉沦陷,吴兆麟因素患哮喘,困居武汉读经自遣。日本侵略者知其素著声望,诱以出任伪军总司令,伪湖北省政府首席参议,均遭吴拒绝。日人无奈,将其软禁。吴兆麟面对山河破碎,国难当头,心情悲愤难抑,哮喘病加剧,于1942年10月17日饮恨而逝。重庆国民政府明令褒扬并予公葬。遗著有《太湖秋操纪实》、《战术实施》、《辛亥武昌革命工程第八营首义始未记》及起义时期文电底稿和日记多种。
 


(来源:央视国际)

编辑:齐晓靖


 

 
编辑:system    
 
 
中国台湾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