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台湾网 -家训家传

名臣魏征的家风:玄孙仍然清贫 穷得卖掉祖传老房子

2015-04-24 14:11     来源:老年生活报     编辑:李典典

  核心提示:从史书中我们知道,魏征的玄孙魏稠很贫穷,把家里祖传的老房子抵押出去,平卢节度使李师道建议由个人出钱赎回来。

  本文摘自:《老年生活报》2013年间9月6日第7版,作者:徐怀谦,原题:《魏征的家风

  “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是一副极为古老的对联,也许是它太司空见惯了,人们往往把它看成吉祥话,对其中的道理不再深思。近读有关魏征的史料,重新想起这句话。

  作为一名谏臣,魏征这一生也算是很风光了。他从谏议大夫、秘书监、侍中、特进,一直到封为郑国公,备受唐太宗的赏识。可是他一直过着俭朴的生活,在快死的时候,住的宅院还没有正堂,还需要太宗援助建筑材料,赏赐布被和素色的褥子。魏征下葬时,太宗“命百官九品以上者皆赴丧,给羽葆鼓吹,陪葬昭陵”。其妻裴氏曰:‘征平生俭素,今葬以一品羽仪,非亡者之志。’悉辞不受,以布车载柩而葬。”可见,魏征的妻子裴氏是一个非常懂得分寸的人,对名利看得很淡,很透。

  从史书中我们知道,魏征的玄孙魏稠很贫穷,把家里祖传的老房子抵押出去,平卢节度使李师道建议由个人出钱赎回来。皇上唐宪宗命白居易起草诏书。白居易说:“这种善事须由朝廷出面,希望有关部门拿官钱赎回还给后代。”皇上听从了这个建议,从内库拿出二千缗赎回房子还给魏稠,禁止他私自出售。这段故事说明魏征的玄孙一代还过着清贫的生活。

  到唐文宗时,李孝本的两个女儿被右军收纳,皇上把他们纳入后宫,魏征的五世孙、时任右拾遗的魏谟上疏说:“陛下不近声色,经常把宫女放出去配鳏夫,可是最近我听说教坊里不停选拔宫女,又把李孝本的两个女儿纳入后宫,臣觉得很遗憾。当年汉光武帝看了一眼列女屏风,大臣宋弘正色抗言,光武帝听了,命令立刻撤走。陛下岂能不思宋弘之言而甘居光武帝之下?”皇上立刻把孝本的女儿送出后宫。提拔魏谟为补阙,还厚赏了他。

  唐宣宗时,户部侍郎魏谟被任命为宰相,兼管户部。这时皇上年纪很大了,还没有立太子,群臣都不敢提这事。“谟入谢,因言:‘今海内无事,惟未建储副,使正人辅民,臣窃以为忧。’且泣。时人重之。”后来魏谟以宰相之职充西川节度使。“谟为相,议事于上前,他相或委曲规讽,谟独正言无所避。上每叹曰:‘谟绰有祖风,我心重之。’然竟以刚直为令狐绹所忌而出之。”

  魏谟的身上确有魏征的很多遗风,虽然他最后被罢相,但他的人格是成功的,他的精神是高大的。

  孟子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民间则有“富不过三代”的说法,都是讲家族富贵的不可延续性,所谓“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鲁迅从遗传学的角度说过这样的话:历史又偏偏不争气,汉高祖的父亲并非皇帝,李白的儿子也不是诗人。不只如此,还有很多名人的后代都不怎么出息,甚至成了人渣,龚自珍的儿子龚橙是引领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罪魁祸首之一。与此对比,魏征的家风是怎么称道都不过分的。这其中没有多少高深的道理,只有“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这样的常识而已。可是人就是这么奇怪,越是常识的东西越容易忽略。现代人活得更实在,拼命给后代攒钱留大房子留豪华车,就是不知道最好的传家宝是忠厚、诗书、俭朴这些精神性的东西,所以中国向来多富少贵,很多有名望的家族中走出的只是大款,而不是贵族。仔细想来,家庭走不出“富不过三代”的怪圈,和国家走不出由盛而衰的周期律是同样的道理。所谓家风,岂是小事?

【订阅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