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9_210*60
关键词:
中国台湾网  >   时事  >   热点聚焦  >   2018  >   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征文活动  >   优秀征文

回家的路

2019年01月28日 10:32:28  来源:中国台湾网
字号:    

  1949年的一天,家住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东沟乡的杨忠振到无锡的姨母家走亲戚,从此下落不明,当时年仅17岁。家人四处打听,都没有任何线索,晚上睡觉大门也不敢上门栓,期盼哪一天他深夜归来。

  然而,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本来确信:忠振是男孩,而且17岁了,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会想方设法找回家的。就这样等啊等,盼啊盼,依然杳无音讯,家人怀疑他在太湖溺水了,或是被害了,总之一定不在人世了,否则不可能几年都没有一点消息!为了怀念他,便把他失踪以后才出生的弟弟取名为“杨振华”,同样有一个“振”字。从此,每到他生日、失踪的日子以及中元节、年三十,家人都会把他当成离世的亲人,按照当地风俗烧点纸钱祭奠他,说是让这苦命的孩子在阴间添置些衣物、做盘缠回家看看……

  1987年底,一封罕见的信件辗转到阜宁县沟墩乡的杨振华的手里。信封上,寄件人姓名和地址在上面、收件人姓名和地址在下面,与常见的信封书写顺序颠倒;寄出地为“台湾省”、寄达地为“国民中国”;寄信人署名为“杨忠振”、收信人为“杨正华”。这封发自台湾的信件,本来是寄给东沟乡杨正华收的,杨正华很是纳闷——“我没有台湾的亲戚和朋友啊!”但既然是让自己收的,不打开看又怎么知道信的内容呢?在迟疑中打开信件,才明白这是一封寻亲信,根据信上的内容,他想到自己七岁的时候的确有一个叫“杨忠振”的堂哥在无锡失踪了,而自己有个堂弟恰巧也叫杨振华(名同字不同),但是因堂弟已经下放到沟墩乡,他们举家迁走了。便踩着破旧的自行车,行了几十公里的乡间小路把这封信连夜送到了堂弟手里。

  当杨振华把这封信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给家人念了三遍后,一家人才确信,这是他们家的忠振!忠振没有死!忠振还活着!忠振这么多年没能回家,原来是那年去无锡走亲戚时被正在撤退的国民党抓了壮丁押到船上,带到了台湾,服了10几年兵役,后到公交公司上班……直到1987年10月,在国民党退伍军人的经年努力下,台湾当局宣布开放台湾居民到大陆探亲,才结束了两岸近40年不相往来的历史。

  台湾与大陆的政策放宽,使日夜思念家乡与亲人的杨忠振凭着记忆迫不及待地写信寻亲!他没有想到自己也有个振华弟弟,而且已举家搬迁到几十公里外的沟墩乡了。通过当地政府的努力工作,大陆与台湾之间架起了一座亲情桥。那时收到一封信要经过一个月的时间,从发信——等待——回信——再等待——再回信,等待是漫长的,几十年后联系上的再等待更是迫切的。当杨忠振经审核符合回大陆探亲的条件后,便立即申请回大陆,踏上回家的路!

  那时交通还不便利。从台湾经香港转机到上海虹桥机场,再坐长途汽车到盐城才能到沟墩。

  杨忠振第一次回大陆探亲,是只身一个人。因为他要先熟悉自己都已经阔别近40年的故乡和亲人,重新投入祖国的怀抱。弟弟杨振华特地请邻居一起到上海虹桥机场去迎接未曾谋面的哥哥,在接机口处,兄弟俩仅凭第一感觉就认出了对方!他从台湾为亲人带了两台彩电、黄金饰品、领带、方便面、一次性打火机等大陆还不常见的物品,并亲手为老母亲戴上手镯与戒指,希望母亲能感觉自己永远在她身边。令他悲痛的是父亲没能等到他回来就病逝了。

  第二次是携夫人回他的“娘家”,第三次终于全家总动员,一家四口踏上回家的路……随着大陆对台政策的进一步开放,杨忠振回大陆探亲也频繁了。

  如今,两岸关系发展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和经验,通讯网络也越来越发达,通话、视频极其方便,但对于年近九旬的杨忠振来说,大陆是养育他的故土,台湾是他的第二故乡,大陆、台湾都是他的家,中间有一条回家的路。他期待两岸早日统一,随时踏上这条回家的路,在两地家中往返,不再让“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作者:陈愚)

[责任编辑:郭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