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9_210*60
关键词:
中国台湾网  >   时事  >   热点聚焦  >   2018  >   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征文活动  >   优秀征文

亘古乡愁铺满通向回家的路

2019年01月23日 08:22:10  来源:中国台湾网
字号: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记不清最初读到余光中的《乡愁》是在何时,当时内心暖暖地熨过一股热流,仿佛在柔美的旋律中,聆听着一个海外游子深情倾诉哀伤的恋歌。从此,我更加领会两岸迫切希望台湾早日回归祖国怀抱的那份相思之苦。

  宝岛台湾游离祖国怀抱已70年了。1979年1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郑重宣示了争取祖国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和有关政策。40年过去了,但距离台湾回归总是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2011年,我回澧县主编内刊《城头山视窗》,因内容也在新浪博客传播,吸引了一批澧籍海外游子,纷纷留评、建言、赐稿,有的还接受访谈。张儒钦、龙任重两位老先生就是我成功访谈的两位台胞。在他们身上,我强烈感受到了他们与余光中先生一样的乡愁之思。

  张儒钦先生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后不久就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湖南澧县。荣归故里后,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他慷慨回报乡亲,并斥资在县城兴建了“华侨大厦”“华侨新村”。

  2013年,我在与其长子张凯伦返乡后的会谈中,获悉张儒钦先生又将为儒钦学校捐赠2辆校车和20万元奖学基金,于是决定对其采访。

  张老先生很低调,但浏览了几期刊物,总算同意在县中医院病床上接受采访。访谈中,他畅谈台湾有过辉煌但毕竟亚洲“四小虎”时过境迁,表达对大陆发展神速,特别是对澧州古城长大了2倍、高楼林立等发展变化的折服。他说,当初建设家乡是寄望这将是澧县未来的理想生活,现在看来自己落伍太远。不过,让我言犹在耳的是他的另一番感慨:“台湾一定要回归,政治上的回归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精神和心理上的回归。”

  就这样,我走进了台湾陆军中将副总司令陶光远所称道的“一个锲而不舍的实干家、一个即说即作的行动家、一个经营成功的企业家”的人生之中,采写了《魂牵梦绕,耋耄台胞桑梓情——记常德市荣誉市民、美籍华侨张儒钦先生回报乡亲的殷殷情怀》的文章。遗憾的是付梓之际,老先生竟驾鹤西去。在殡仪馆,张凯伦先生欣慰地说,父亲虽没等到台湾回归祖国的那一天,但老人家毕竟落叶归根了。

  爱国情怀就像是血脉,不论时隔多久,总是相牵相连。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20年后,龙任重先生1999年远渡重洋,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故乡,两年后定居澧县。他自豪地说:“澧县、台湾、美西旧金山是我的三个故乡,但是我最爱的还是澧县!因为乡土最香、最亲、最能引发孺慕之思!”

  百年铅华,游子归来——有多少爱,就有多少眷恋。县一中校长毛善新介绍,龙老先生拿养老金在母校设立“龙氏奖学金”,起初每年1500美金,2006年开始增加到3000美金,自1999年开设已20个年头,资助、奖掖了一批又一批优秀学子。

  龙老先生曾被授衔国民党中将,与蒋经国私交笃厚,在美国与两位前总统布什父子也常保持书信来往。龙老先生很关心津澧融城进程,更多时候只想安静或者用文字去絮叨尘封的往事故乡。他撰写了一本《百岁感言》,畅述“社会服务对自己的启示”,更对“中日的恩仇”、“中俄的旧仇”进行深入的剖析,特别对“日奸李登辉”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揭露和痛斥:“惜乎其不自爱,祸国殃民,竟至于此!国家不幸也!民众不幸也!”

  2014年,我采写了《龙在天涯,心系家国堪任重——记百龄爱国台胞、美籍华人龙任重先生的家国情怀与母校情结》一文。

  后来,我们时有晤面。他愤慨蔡英文等人对于大陆的认识还是停留在以往的课本上,殊不知大陆已崛起为一个经济、军事强国。他感叹台湾谁上台、谁下台又如何,仍然改变不了漂在海外的现实。中国要崛起世界之林,必须要尽早收复台湾!

  或许,曾经走过的岁月,不管是辉煌还是衰败,都将会付与烟云。但是,两位台胞落叶归根的情怀、亘古不变的乡音,却铺满了通向故乡的路。(作者:易宗明)

[责任编辑:郭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