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交流

“郭子仪祝寿”

时间:2009-02-06 13:04   来源:北京青年报

雀替 资料图

  -馆名:北京金漆艺术馆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牌坊村小店东街

  -开馆时间:2008年5月28日

  -特点:国内唯一一座拥有大规模雀替展品的博物馆

  -镇馆之宝:“郭子仪祝寿”雀替

  金漆艺术博物馆坐落在朝阳区小红门一条僻静的马路旁。朱红的大门,镏金的题字,气派、肃穆。走进小小的院落,一切显得是那样的安静。展厅正门,迎面是一副对联:师法自然真善美,巧夺天工高雅精。步入正门,才望见各种雀替和金漆家具。虽然是金漆艺术馆,馆里也确实有大量精致的金漆家具,但是馆内最珍贵的展品,还是古代建筑构件——雀替。

  雀替,又称角替。是中国传统建筑所特有的精华部位,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和美学艺术价值。雀替是和传统建筑同生共长,密不可分的。在细述雀替之前,有必要先概括介绍一下中国传统建筑。

  木雕,在史前就已出现。在距今七千年前的浙江省余姚县河姆渡村古文化遗址中就曾出土了诸多木雕器物。到商周时期,木雕艺术除器皿摆件外,已被广泛应用于家具和建筑装饰。秦汉、唐宋时期,木雕艺术已日趋成熟。

  中国传统建筑中,檐下构件部分的雕刻,最为突出,也是展示建筑雕刻的主要部位。雀替是传统建筑中,位于檐下、柱头与梁枋交搭处的建筑构件,具有支撑和装饰两种功能。据推测,雀替是由拱形替木演变而来,最初是从柱内伸延出来承托额枋,有减少额枋的跨度,增大额枋榫子所受剪力及拉接额枋的作用。一般呈对称形式,就像展开的双翼,附于柱的两侧。

  宋代以前,雀替基本上是拱形替木,有两种基本形式:楔头雀替和蝉肚雀替。明以后逐渐运用雕刻工艺,但主要是卷草纹样,造型也相对单一。

  到清代,雀替已成为一种风格独特的构件。清式雀替做法是做半榫插入柱子,上侧楔置在额枋底面,上面雕饰花草、鸟兽以及人物等装饰,装饰作用也由此替代最初的实用功能。这种装饰功能的转变,以及上述的诸种原因,使传统建筑中雀替产生了多种形式。跨度较小的两柱之间,两雀替较长,并对接起来,如山西祁县门楼的雀替,称为“骑马雀替”。园林、民居廊下,玲珑精美的透空格子或花卉装饰,称为“花牙子雀替”。在大式作法建筑中,梁与随梁枋之间,还有隔架斗拱雀替。浙江东阳卢宅世雍堂檐下雀替,当地称牛腿。

  由于明清时期,营建制度异常严格,等级森严。皇室大内、达官显贵、布衣平民,在院落和房屋的规模、造型、用料、雕饰、色彩等方面,都有严格规定,绝不可越制;又由于中国各地在地理环境、生活方式、风俗习惯以及材料工艺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风格体系。

  雀替,到明清时期达到了鼎盛,精选材质,相适而用,雕刻技法集深浅浮雕、镂雕、圆雕之大成。形式多种,兼容南北各派,既有宫廷雍容华贵风格,又有江南书卷之气,以及各种民俗风格。简约者而不简单,复杂者而不杂乱,层次丰满而清晰。讲章法,讲布局,路径通明;或写实,或写意,风格多样;或精致细腻,或粗犷豪放,神采飞扬,气象万千。

  -镇馆之宝:郭子仪祝寿

  “郭子仪祝寿”是民间颇为流行的寓意光耀门庭的吉祥图案。这组取材“郭子仪祝寿”的精雕雀替作品,既出于故事本原,其间又穿插文武官员贺寿、戏曲堂会等内容,因而更加丰富多彩,场景愈加热烈喜庆,也更加符合雀替的设计制作要与建筑格局相协调,要充分体现吉祥寓意,讲究丰满生动,主题突出,而又善于将多种题材融会变通的创作原则。

  郭子仪(697-781),唐代大将,武举出身,官至天德军使兼九原太守。安禄山、史思明叛乱后,任朔方节度使,在河北击败史思明。唐肃宗即位后,任关内河东副元帅,配合回纥军营里,说服回纥主帅,联合抗击吐蕃军队,使唐政权转危为安。

  据传,郭子仪七子八婿(一说十三婿)人人封官。由于郭子仪功勋卓著,唐太宗对郭子仪恩宠有加,不仅他本人,而且他的子婿孙侄等都沐浴皇恩,所以郭子仪拜寿又称带子上朝。

  鱼化龙故事:寓意荣登仕途

  《三秦记》记载:“黄河经山西河津一段称龙门,水险不通,鱼鳖之属莫能上。海江大鱼薄集龙门下数千,上者为龙,不上者点额暴腮。”

  至今,黄河鲤鱼额头多有红印记,据说都是登不上龙门的鱼。鲤鱼跳龙门是一则流传最广的鱼化龙传说。与鱼化龙有关传说很多,如漫衍鱼龙,张衡《西京赋》云:“巨兽百寻是为漫衍者也。”

  孔丘明饲鱼,传说孔丘明辈九人服丹后,驾所养鱼,变成九龙仙去的故事。另外还有九鲤湖仙等等。

  鲤鱼跳龙门,寓意科举高中,金榜题名,荣登仕途,福从天降,富贵荣华,金玉满堂。鱼化龙故事大多寓意,刻苦攻读,奋发上进,改变命运,积极进取,富贵在天,吉祥纳福。

  雀替木雕中的鱼化龙,与一般单件传统木雕的鱼化龙,有很大区别。单件木雕,一般只表明一则鱼化龙故事,而雀替木雕,除保证两边鱼化龙造型对称,在其中又综合了其他吉祥图案,使内容更加丰富。

  和合二仙:我国所奉喜庆吉祥之神

  亦称和合二圣。和合为我国所奉喜庆吉祥之神。本祀万回一人,后清雍正年间“今和合以二神并祀,而万回仅一人不可以当之”,遂封天台山僧人寒山、拾得为和合二仙。

  和合二仙主要是推进男女情投意合、相亲相爱的仙人,能促使男女双方恩爱,白头偕老。

  一般来说,和合二仙的形象,是一位(寒山)手执禾,一位(拾得)手托盒。以禾盒,代替和合之意。另外也有一位(寒山)手执荷花,一位(拾得)手执圆盒,盒内盛满珠宝,盒中飞出一只蝎鼠,意取财源广进,亦含和合之意。

  和合二仙题材,在雀替木雕中,被广泛采用,并得以充分发挥。人物的成双成对与雀替对称性特点形成了巧合。这种巧合给了艺人们充分的想象展示空间,创造出大量多姿多彩,既喜庆吉祥又和合相谐,充分表现出雀替既对称又和谐的对称艺术之美。

  马上大吉·报喜图

  中国传统造型艺术题材中,禽兽、虫鱼等动物形态,占据了很多重要部分,成为我国造型艺术中的一笔宝贵遗产。许多动物承载着浓郁的历史文化内涵,蕴涵着丰富的审美心理与民俗观念,成为人们祭奠祖先与神灵,祈盼生殖繁衍,驱灾避祸,福禄平安幸福的祥禽瑞兽。

  谐音文化在中国传统木雕中被广泛运用,使造型艺术更具文化色彩,给人们以新的心理喜悦和艺术享受。

  这组马上大吉·报喜图的雀替木雕,正是这两种文化因素的具体表现。两组内容不同的造型图案,经艺人们的巧妙结合,寓意鲜明,吉祥喜庆。既符合雀替对称形式又内容多样统一。违而不犯,和而不同,对立统一,对称和谐之美是雀替木雕的艺术特色。

  天官赐福

  天官赐福这一题材,在雀替木雕中同样被广泛采用。不同于一般单件木雕作品,雀替木雕必须要考虑实用性、对称性、艺术性的协调统一。设计难度大,空间广阔,既要不失天官形象特征,又要多姿多彩,灵活多变,在不平衡中求得对称,在对称中和谐统一,更具艺术欣赏性。这件作品是典型的单面雕刻,从背面看到的也是人物的背面。前面介绍的哪吒闹海则是比较少见的双面雕刻,无论从正反面观赏,都是人物的正面形象。

  天官是传说中授福禄的神人。天官的形象为头戴如意翅,丞相帽,五绺长髯,身穿绣龙红袍扎玉带,怀抱如意。

  《梁元帝旨要》载:上元为天官赐福之辰,中元为地官赦罪之辰,下元为水官解厄之辰。天官展开写有“天官赐福”,或“授天福禄”四字的卷轴,又有蝙蝠从天飞来,寓意福自天上来,天官降福之意,多用来生诞贺寿的祝颂。

  天官赐福的传说故事,在中国传统木雕中被广泛采用。精品倍出,供人们欣赏收藏,或作为珍贵礼品赠送亲友,祝贺迎祥纳福,万事如意,生日快乐,幸福长寿。

  雀替狮雕艺术

  雀替最显著的特点是对称性,这一特点显然比单件木雕更具难度,更具丰富文化内涵和艺术欣赏性。

  民间的狮子艺术是最具生命力的。艺术形象不拘一格,千变万化,多姿多态,富有个性但仍然不失狮子的基本特征。

  民间艺人最喜欢表现的是狮子滚绣球,太狮和少狮一类的题材。

  狮子滚绣球亦称“双狮滚绣图”。俗传雌雄二狮相戏时,它们的毛缠在一起,滚而成球,小狮子便从中产生,民间常以用来表达吉祥喜庆之意。狮与师相谐音,狮旧写作师。古代官制有太师、少师之职,辅弼天子为政,官位显赫。人们常将大小狮组合一起,构成图案或造型称作太师少师以象征官运亨通,代代相传之意。

  雀替鹿雕艺术

  鹿外形奇特,四肢细长,颈上生有犄角,因其外形美丽,性格温驯,被看做善灵之兽,可镇邪。据传鹿为长寿仙兽。《抱朴子》云:“鹿寿千岁,满五百则其色白。”鹿是祥瑞的象征。人们常以鹿作为表达祈寿、祝寿主题。又因鹿与禄谐音,谐音文化在传统文化中运用十分广泛,如鹿与蝙蝠、寿星组成福禄寿吉祥图案,鹿、猴、蜜蜂(或蜂房)组成爵禄封侯,预示仕途发达,荣华富贵等等。

  中国传统木雕具有民俗性、地方性、综合性、因材施艺等特色。这些在雀替木雕中得以充分的展示。在以鹿造型为主题的雀替木雕中,艺人们用自己的智慧,综合诸因素创造出既对称又和谐,既综合又统一的精美艺术作品,令人赏心悦目,回味无穷。 

编辑:董洁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