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9_210*60
关键词:
中国台湾网  >   体育  >   综合

围棋时隔24年重回全运 聂卫平曾下到“腿软”

2017年07月05日 11:14:37  来源:腾讯体育
字号:    

  7月5日至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运动会群众比赛围棋决赛将在天津滨海新区举行,来自32个代表队的94位运动员,将争夺专业男女个人、业余男女个人、业余团体共五枚金牌。1959年举行的首届全运会,围棋是正式比赛项目。之后的全运会,围棋时有时无,而且每届都要讨论是否设项、如何设项。第三届、第四届、第六届、第七届都是正式比赛项目。随后围棋被调整出全运会,不过,近年来随着国家体育战略的转型,围棋时隔24年重新回到了全运会大家庭。下面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全运围棋历史。

  第一届全运会:南刘北过领风骚 “对于围棋有再造之恩”

  第一届全运会于1959年9月13日至10月3日在北京举行,设有36个比赛项目,6个表演项目。棋类运动中,围棋和象棋是比赛项目,国际象棋是表演项目。首届全运会围棋赛,可以说是建国以来最重要的围棋赛,主角依然是成长于民国的那批棋手,刘棣怀夺冠,过惕生亚军,无愧“南刘北过”之名。

  比赛之后,刘棣怀和过惕生还主持编写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运动会围棋对局选注》一书。

  新中国培养出的第一批棋手的代表陈祖德,因为年龄关系没参加第一届全运会,但是参加了上海队的集训。若干年后,身为中国棋院院长的陈祖德曾说过:“因为全运会的关系,围棋在地方体育管理部门得到了重视,各地都比较注意培养围棋人才。在这种大背景下,1961年,围棋国家队正式成立。正是全运会的帮助,中国拥有了职业围棋队,拥有了第一批职业棋手。”

  要说全运会对围棋项目的重要性,陈祖德甚至认为“对于围棋有再造之恩”。

  第三届全运会:陈祖德冒死上书 聂卫平下到腿软

  从1965年到1975年,十年间陈祖德已经成长为国内第一高手。受教于顾水如、刘棣怀等老一辈,又汲取了日本围棋的营养,陈祖德成为新中国培养的首批棋手中的代表人物。1963年9月27日,陈祖德在中日围棋交流赛中受先一子之优战胜杉内雅男九段,实现了中国棋手对日本九段棋手胜绩零的突破。1965年10月25日,他又执黑2又1/2子击败岩田达明九段,成为首位分先战胜日本九段的中国棋手,开创了新中国围棋史上打败日本九段的光辉路程。然而,就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第三届全运会围棋冠军非陈祖德莫属的时候,一个北京青年杀了出来,与陈祖德延续第一届的“南北之争”,并且为北方扳回一城。

  第三届全运会围棋赛,所有参赛选手被分为四个组,各组进行循环赛,四个小组第一再进行循环赛,决出冠军。结果陈祖德、王汝南、赵之云、聂卫平杀入了决赛圈。最终聂卫平在决赛圈全胜,以14连胜获得冠军。

  这是聂卫平第一次获得重量级赛事冠军,而且是第一次在正式比赛战胜陈祖德,他自称赛后“腿都软了”。

  “虽然舆论界一致认为,冠军将在陈祖德和我之间产生,但一想到又要和他进行一番争夺战,我就有些心惊胆颤。没有和陈祖德对弈过的人,很难想象到他在棋盘上那种咄咄逼人的威势如何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聂卫平在回忆录中继续写道:“在此次决赛之前,尽管我明知道迟早要和陈祖德相遇,但心情上很希望能把我们之间的决战向后拖一拖。只要我赢了前两场比赛,那在信心上将会增强许多,再与他对弈时,心里会踏实许多。不料,9月23日的抽签结果,第一轮比赛我们便相遇了,我的内心不禁暗暗叫苦。”

  “‘拼’是我在这盘对弈时的唯一念头。由于克服了心理障碍,抑或是陈祖德那天状态不佳,我一局我充分发挥出了水平,顶住了他尖刀般的攻击,终于赢得比赛。当时一幕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当陈祖德久久注视棋枰,然后轻轻地摁下棋钟,示意认输时,我顿时感到胸腔的血液要冲上大脑。由于激动,当我在裁判员递过来的对局记录上签名时,手颤抖得怎么也无法将字写工整。离座之际,连腿都软了。”

  第四届全运会:聂卫平蝉联冠军

  第四届全运会于1979年9月15日至30日在北京举行,围棋依然是比赛项目,并且分别设立了男子个人赛、女子个人赛和团体赛。已经成熟的聂卫平再次全胜,蝉联了个人赛冠军,同时获得了团体赛亚军。孔祥明获得了女子个人赛冠军。

  第六届全运会:

  第六届全运会1987年11月20日-12月5日在广东省举行,这是我国历史上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体坛盛会,围棋是44个比赛项目之一。

  第七届全运会:浙江遗憾丢金

  第七届全运会由北京市承办,秦皇岛市和四川省协办。北京赛区的比赛于1993年9月4日至9月10日举行。

  围棋项目似乎每到全运会时总要经过几番上上下下的争执,譬如一开始讨论参赛项目时列入,后来又取消,经过争取后又列入,直至接近开赛前一年左右仍是未知数。这届七运会棋类项目经过多方的努力,最终还是只设了围棋一项,象棋和国际象棋则未列入,而且还有种种条件限制,如只设男女团体二项等等。

  竞争激烈的男子团体赛,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只有八支队伍参赛,他们是:黑龙江队、贵州队、煤炭体协队、火车头队、上海队、河南队、北京队、浙江队。每队5人出场,比赛共七轮,积分排定名次。

  五轮战罢,上海队、北京队、浙江队、河南队积分靠前,奖牌将在这四支队伍中产生。第五轮浙江队对阵河南队,马晓春、刘小光这两位当时中国棋界的希望之星在第一台相遇,比赛被里三层、外三层的观战者包围起来,连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伍绍祖也被吸引,静静地观看了很长时间。

  这局棋刘小光在胜定的情况下出现失误,被马晓春逆转获胜,河南队此战2-3失利,退出了奖牌争夺战。

  马晓春本届全运会在第一台七战全胜,展现了巨星的实力,但是浙江队却未能笑到最后,最后一轮在获胜在即的情况下输给了北京队,最后金牌变成了铜牌,而北京队借助天时、地利、人和,夺得了冠军。上海队获得亚军。

  杨士海,是马晓春之后浙江的又一天才棋手,小时候自学围棋,12岁获得浙江省儿童比赛冠军。1983年9月独自一人去杭州学棋,1985年获得全国少年赛第三名,1986年定上职业初段,1988年获得“新秀杯”冠军。1989年第五届中日围棋擂台赛,杨士海担任中国队先锋,第一局执黑半目胜日本先锋依田纪基,一名初段棋手一战成为全国棋迷瞩目的人物!原因在于,在上届擂台赛,依田纪基作为日本先锋取得6连胜,直杀到中国主将聂卫平帐前,险些把中国队“一杆清台”。

  第七届全运会最后一轮浙江队对阵北京队,胜者将获得金牌。双方比分战成2-2平时,第四台杨士海对阵王伯刚的比赛成为决胜局。1993年的全运会,已经成为各地方体育部门最重视的赛事,浙江和北京的体育部门最高领导都来到了赛场,关注着这场比赛。杨士海在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被逆转,使浙江队几乎到手的金牌飞了,最后只拿到了铜牌。

  1993年全运会之后被剔除,原本就是非奥项目的围棋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当时很多省的围棋队都被砍掉,众多棋手散落至社会的各行各业,有的甚至转行去开出租车。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围棋非但没有继续滑坡,反而日子过得比很多奥运项目还要滋润。由于围棋自身的魅力和民众的喜爱,在项目最困难的时候得到了来自文化、艺术、教育等方面的支持和推广,围棋和足球同一年实行职业化,于1999年推出了职业联赛,各种杯赛更是层出不穷,棋手们的收入较之以前大幅增长。曾经被遣散的棋手们也很快在围棋的培训市场、围棋俱乐部建设中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和位置。

[责任编辑:尹赛楠]

精彩图片
热门点击
体育热图
体坛花边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