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与人物

朱天心

时间:2011-11-30 13:31   来源:中国台湾网

朱天心

  朱天心写作起步极早,在北一女就读时就因《击壤歌》成名,大学毕业后专职写作。曾任三三集刊主编,其作品多次荣获时报文学奖及联合报小说奖等多项文学奖,现专事写作,为台湾文坛上重要的作家。

  著有《方舟上的日子》、《击壤歌》、《昨日当我年轻时》、《未了》、《时移事往》、《我记得缮》、《想我眷村的兄弟们》、《小说家的政治周记》、《学飞的盟盟》、《古都》、《漫游者》、《二十二岁之前》等。

  中文名: 朱天心

  民族: 汉

  出生地: 台湾高雄县凤山市

  出生日期: 1958年3月12日

  毕业院校: 台湾大学历史系

  代表作品: 七月流火(马叔礼、谢材俊、朱天文、朱天心主编) 三三集刊

  独到见解

  出身文学世家,朱天心如何看待天赋对其写作的意义?朱天心想了想:“天赋可以让你在开跑时赢过别人100米,但如果赛程是一辈子的话,开头赢人家的几百公尺是不重要的。”

  那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朱天心答:“持续的用功。比如阅读。这是最省事的。阅读可以了解上下五千年,体验不同人生,一个人的人生再精彩,肉身也是有限的。阅读还可以偷学,我的偷学名单很长的,不是只有张爱玲。更重要的是,阅读是为了保持自己的独特性,可以了解什么是别人已经写过、写透的。比如说情欲,20世纪初已经写到那个地步,可有的人不知道,还在那说不敢写,有些字眼不敢用。有的人明明在写很主流的题材,还以为是在做突破。 ”

  朱天心说:“写熟悉的会比较有热情,不熟悉的,不是不能,但准备工作要充分。要问自己干吗要写,最重要的是要有动机和热情。有些人写作是功匠式的,想象一下,如果一个功匠每个星期要交一张椅子,他怎么会有热情。但我比较羡慕功匠性质的写作。产量高啊。”

  朱天心和先生唐诺都很“羡慕”那些产量高的朋友,但也笑称自己做不到,好在对生活的要求不高,一个月几千台币的开销也就够了,可以“坐吃山空”。夫妻俩信奉:“把生活的需要压得很低,自由度才会出现。”

  作为成功的作家,还需要把生活需要压得很低吗?朱天心说:“当然。对我来说,不能指望靠卖书过奢侈生活。书卖得好,算是意外,基本上等同于中了头彩。做事情的时候考虑市场,在我看来好累。比如侯孝贤导演,准备一个电影时,考虑到日本市场,就要选择日本演员,写剧本时也要添加日本元素,要迁就很多东西。这一切,在我看来好不自由。还有一些朋友,在写书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这书起码要卖两万本,才能交房贷、才能出国旅游, 才能换车子……。我是倒过来,把生活过得很简单,写作的时候不用去想出版商和市场。 ”

编辑:李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