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繁 体  English  rss
新闻 | 评论 | 文化与交流 | 经贸 | 大陆旅游 | 台湾旅游 | 台商服务中心 | 机构与人物 | 法律法规 | 文献 | 台岛资讯 | 娱乐 | 时尚 | 体育 | 图片 | 图书 | 专题
机构与人物

钟理和

时间:2007-08-28 16:27   来源:台湾文学资料库

一、照片

   
   

二、手稿

   

三、简介

  钟理和,著名小说家,因为一生至死至终对文学创作的坚持,人们称呼他为“倒在血泊里的笔耕者”。

  1915年生于屏东郡高树庄的新大路关(今屏东高树),1960年肺疾病逝,得年46岁。父亲钟蕃薯名闻六堆客家地区,是地主也是农村企业家,家境不错,母亲刘水妹是偏房,刘水妹育有三子一女,钟理和排行第二。童年的他甚得父亲疼爱,因为性格木讷老实,被家人称做“阿诚”,意谓憨直忠厚。直到去世,附近熟人还是称呼他阿诚哥或阿诚伯。

  八岁入盐埔公学校毕业后,因体检不合格,未能继续升学,故转读私塾学习汉文,引发对文学之兴趣。之后继续到长治公学校上高等科,其后再受汉文教育两年,受老师光达兴秀才的古文学影响甚深,曾撰写〈台湾历史故事〉〈考证鸭母王朱一贵事迹〉等,并开始阅读中国古体及新体小说,当时曾写短文〈由一个叫化子得到的启示〉,还有章回体的长篇通俗白话小说〈雨夜花〉,完成的原稿据说有枕头厚。隐隐中已有从事文学创作,当一个作家的憧憬。

  钟理和成年后人才出众,容貌英俊气质幽雅。据长辈传述,当时他同年的伙伴相亲时,往往不让他同行,因为他会吸引女方注意。十八岁结束私塾课业,当时钟家正好与人合资买下美浓尖山一带的山林,号称为三公司。钟理和被派到农场督工时,与同姓女工钟平妹相恋。“同姓结婚”在传统的客家村庄受到压抑,于是他们的爱情遭到家庭和社会的强烈反对。除此之外,学业上的失败给他很大的打击,特别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钟和鸣到日本明治大学深造,相形之下,钟理和对文学的热爱却无法持续,也逐渐成为其心头之忧。

  天生的浪漫气质和对文艺的爱好,让钟理和内心感觉到,追求文学似乎是唯一可以另创新路,让自己的生命有意义的方式。于是他决定向背后代表的封建意识,展开反抗与挑战。1940年8月3日与钟平妹由高雄启程,经基隆,到日本门司。再从下关搭船抵釜山、沈阳。,「奔逃」到满州奉天后的他们,主要是为了摆脱封建社会对婚姻的桎梏。然而当时“满州国”,却不是钟理和心目中憧憬的祖国。他越观察清楚越感觉这和他当初怀想的祖国有极大的差异,所接触的祖国同胞与他所期待的也完全相反,让满腔热情的钟理和感到幻灭的痛苦。

  彭瑞金《钟理和传》曾如此说到:“这时期留有作品〈都市的黄昏〉,后改写为<柳阴>,此外尚有一篇未完成的作品〈友情〉。他们在1940年8月10日左右抵达奉天,先暂住同乡林国良家,不久即赁屋而居。未完成的〈泰东旅馆〉,就是这段生活经验写成的作品;旅居北京期间写的日记体小说〈门〉,也记录了奉天生活的点点滴滴;〈门〉,原题为〈绝望〉,一度又有人建议用〈落叶〉,从命名的经过,暴露出作者这段生活经验的不顺利;另外〈地球之霉〉也是奉天经验。”

  1941年,举家迁往北京,直到1946年,战争结束,被迫迁回台湾为止。小时候养尊处优的钟理和,因坚持与钟平妹的同姓之婚与家里闹翻,孤读无援地处中国的北方生活着,又因为不肯为日人机构做事,钟身心都面临极大的困难和挑战,然而钟理和却因此更坚定了走写作之路的决心。

  旅居北京的六年间,他到山西、河南、山东等各地,同时大量的阅读、写作,还参与台湾旅平同乡会各种活动。并以「江流」笔名投稿、出书,翻译介绍日本文学作品。1945年,在北京马德增书店出版第一本小说集《夹竹桃》,书中收有「夹竹桃」「新生」「游丝」「薄芒」等中短篇小说,这本薄薄仅有一百六十三页的小说集,也成为钟理和生前唯一亲手出版的作品集。此外,有留下日记详述战后初期的见闻与感受。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战败投降,旅居北京的台湾人间,立刻引起了骚动。战争结束,旅平台湾人不但内部产生了错综复杂的变化,台湾人在北京也陷入不安的处境中,战后的北平难有台湾人容身之处。之后写下〈白薯的悲哀〉及〈祖国归来〉两篇文章,可以说是钟理和对居住北京期间的省思之作。

  1946年三月底钟理和带领家人返台,并于屏东县内埔初中找到代用教师的差事,不幸的是八月就因肺疾病倒病倒任所。此后,辞去教职,进入松山疗养院长期疗养。直到1950年10月底,动过两次大型胸腔整型手术剪去六根肋骨之后,才退院回家。1954年正月,又逢次子立民因病去世,钟理和可说身心俱疲。钟理和将自己内心的忏悔与痛苦,都写进了〈野茫茫〉里。这篇以立民的死为主题的作品,刊载在《野风》杂志,是他病愈返家后,第一篇被文坛接受的作品。出院后的十年间,钟理和已经无法出外从事需要耗费体力的工作,绝大部分的时间只能在家养病,这期间,上天对他的意志试验从未中断,不仅入贫病交迫,而且灾难连连。弟弟钟和鸣在他从手术病床醒来的同一天清晨,因「基隆中学案」被枪毙。回到家时,父亲留给他的田产已经因治病变卖殆尽。长子铁民也得了脊椎结核,因无法同时筹搭两个人的医药费,错过适切的医疗而驼背。

  此段期间钟理和仍未断绝写作,甚至交出更令人激赏的作品来,1995年完成唯一的长篇小说《笠山农场》,1996年11月获得中华文艺奖金委员会长篇小说第二奖。获奖不只是他文学生涯的突破,更因此使他得以和廖清秀、钟肇政、陈火泉等散处各地的台湾作家,彼此相濡以沫互相鼓励,并发行《文友通讯》,阅读探讨彼此作品。又有林海音编辑联合报副刊,启用本土作家作品,钟理和的小说散文终于有较多的发表机会,是钟理和在文学创作生涯中最快慰的时光。不过因为生活困苦,身心都受到很严重的创伤,终于在1960年8月去逝,享年仅四十六岁。

  钟理和在有生之年的文学创作成绩,并未得到当时文坛的肯定,甚至在死前要求家人把手稿全部烧掉。去世后,经由林海音等友人的努力奔走,长篇小说《笠山农场》终于出版,了却了钟理和死前的心愿。七○年代,台湾文学研究者张良泽先生不畏困难,将钟理和的作品整理编辑,于远景出版社出版全集,钟理和一身的文学成果才得以显现在世人面前,更引起评论者对钟理和文学成就的注意,形成了一股研究「钟理和的研究风潮」久久不退。

  关于钟理和在台湾文学上重要的地位,应凤凰在〈钟理和文学发展历史及其后殖民论述〉如此说到:「如果说钟理和是台湾文学史上极具代表性的作家,最突出的部份,应该是他身上这些与台湾殖民地历史无法分开的,所谓的殖民地作家性格。台湾文学的独特性其实也在这里:不论相对于第一世界,或相对于中国大陆文学,这漫长的,繁复多变的殖民历史,在在使台湾文学有其独一无二的风格特性,无法成为「中国文学的一环」。」钟理和的作品和经验代表的是一个无可抹灭的「台湾人的历史」。

四、年表:

1915

十二月生于屏东高树乡广兴村,旧称「新大路关」,日治时期为屏东郡高树庄的大路关。

1922

入盐埔公学校。与异母弟钟和鸣、姑表兄弟邱连球、堂兄弟钟九河同学。

1930

长治公学高等科毕业。入村私垫学习汉文。开始广泛阅读古体和新体小说,试作短文〈由一个叫化子得到的启示〉和未完成长篇小说〈雨夜花〉,原稿亦不存。

1931

结束为时一年半的私垫课业。往来美浓与新大路关之间,协助父亲处理「笠山农场」和屏东布庄、杉木行等事业。

1936

年初,到屏东协助兄里虎经营布庄。十二月参加屏东郡教育课的登山队,后来写成〈登大武山记〉一文。

1937

写成〈理发匠的恋爱〉,未发表,今存最早的创作。

1938

六月,只身渡海到沈阳。入「满州自动车学校」。写〈友情〉,未完成。

1939

写〈都巿的黄昏〉,未发表。后改写成〈柳阴〉。

1940

取得驾驶执照,任职于「奉天交通株式会社」。七月第三度返台。八月,领台妹乘「马尼拉丸」由高雄启程,经基隆,到日本门司。再从下关坐船抵釜山、沈阳。初抵沈阳时,暂住林国良家。

1941

夏天,迁居北平。应聘华北经济调查所翻译员。三个月后辞职。一月,长子铁民出生。

1943

着手翻译日本小说,散文等投稿。八月写成〈游丝〉。六月,小祖母病逝。八月三十一日,父钟镇荣病逝。

1944

同年,写〈地球之徽>未完成。三月写成〈新生〉。五月写成〈薄芒〉。七月写成〈夹竹桃〉。十二月写成〈生与死〉。

1945

四月,在北平马德增书店出版生平第一本创作集《夹竹桃》,内含〈夹竹桃〉、〈新生〉、〈游丝〉、〈薄芒〉四作。九月九日,参加「台湾省旅平同乡会」,撰文〈为台湾青年伸冤〉,十三日,又写〈为海外同胞伸冤〉,因对青年失望而停笔,未完。十月,着手写〈供米〉,未完成。另完成〈秋〉,二二八时,原稿遗失,1949年,凭记忆重写。1960年以遗作发表于《晨光杂志》第八卷第十期。另有九月九日至十二月二十六日的日记,详述战后北平见闻。七月,写成〈逝〉。十月写成〈门〉(原题〈绝望〉)。十月二十六日完成〈秋〉。完成〈第四日〉。

1946

一月,写成〈白薯的悲哀〉。一月一日至十六日,有日记记载见闻。三月,搭难民船,自天津、上海到基隆。四月十四日抵高雄,暂住弟里志家。不久,应屏东内埔初中校长钟璧和之聘,任代用国文教师,居住宿舍。写成〈校长〉,未发表;〈海岸线道上〉,未完。

1947

一月二十八日、三月一日、二日三天日记,记载二二八事件。肺疾恶化,北上,入台大医院诊疗。三月,遇二二八事件,南返。三月三十日,辞内埔初中教职,回美浓定居。八月,到基隆。十月二十七日,入松山疗养院治肺病。

1948

因结核菌侵入肠胃,消化功能全失,病情转危。适抗生素传入,才能抑制病情。唯抗生素注射初期,副作用强,几至失聪。

1949

接受胸腔整形手术。六月初,第二次开刀,拿去六根肋骨。十月二十一日出院,二十三日抵家。除〈草坡上〉外,彭瑞金认为〈故乡〉连作已于病床前完成草稿。

1951

七月,长女铁英出生。

1952

三月,录取为镇公所里干事。早出晚归,体力不支,数月后辞职。写〈兄弟与儿子〉,末完成。三月,写成〈阿煌叔〉。

1954

写〈野茫茫〉陈述哀痛之心,刊于《野风月刊》。之后又写〈小冈〉。次子立民夭折,年仅九岁。

1955

十二月三日完成〈笠山农场〉。

1956

三月二十四日〈大武山之歌〉始得原稿一张。写成〈同姓之婚〉,原题〈妻〉,发表于《自由青年》。写〈一点感想——星云法师着「释迦牟尼传」读后感〉寄往台中菩提树杂志社。五月八日,铁钧出生。十一月,〈笠山农场〉获中华文艺奖金、“国父”诞辰纪念长篇小说第二奖。

1957

二月十四日,至美浓黄腾光代书处,任土地代书。三月,搜集长篇小说〈大武山之歌〉的资料。三月起,与廖清秀通信。四月与钟肇政通信。五月,钟肇政发起编印(文友通讯),文友轮阅作品并讨论。八月,始与文心通信。九月,母刘水妹逝。十一月日,廖清秀来访,谈了两天两夜。年底,写〈烟楼〉。是年,着手〈跫音〉、〈我的书斋〉,末发表。

1958

春,写成〈奔逃〉,被冠以爱国主义者。十二月,发表于新生副刊。〈烟楼〉入选香港亚洲画报小说征文佳作。同年九月发表于自由青年。七月,次女铁华出生。九月,(文友通讯)停刊,历时一年四个月。从各种管道索取〈笠山农场〉,终于在七月索回。十二月,辞去美浓代书馆店的差事,关在家里养病。

1959

〈原乡人〉,参加亚洲画报征文比赛,落选,以遗作发表于民间知识。是年,作品大多发表于联合副刊,包括:〈苍蝇〉、〈做田〉、〈安灶〉。年底写〈我与假黎婆〉。一月,写成〈原乡人〉。依据书简,〈手术台之前〉应写于是年十二月左右。

1960

是年,刊于《联合副刊》的尚有:〈假黎婆〉、〈钱的故事〉、〈还乡记〉、〈西北雨〉、〈雨〉、〈阁楼之冬〉。〈往事〉以遗作发表于《自由青年》。八月四日,修订〈雨〉时,肺疾复发,血染稿纸,终不治病逝。

 

五、作品

出版书籍
1945年 《夹竹桃》,北京:马德增书店。
1960年 《雨》,钟理和遗著出版委员会。
1961年 《笠山农场》,钟理和遗著出版委员会。
1970年 《钟理和短篇小说集》,台北:大江出版社。
1976年 《故乡》,台北:大行出版社。
1976年 《钟理和全集一 夹竹桃》,台北:远景。
1976年 《钟理和全集二 原乡人》,台北:远景。
1976年 《钟理和全集三 雨》,台北:远景。
1976年 《钟理和全集四 做田》,台北:远景。
1976年 《钟理和全集六 日记》,台北:远景。
1976年 《钟理和全集七 书简》,台北:远景。
1976年 《钟理和全集八 残集》,台北:远景。
1976年 《钟理和全集八 残集》,台北:远景。
1982年 《钟理和小说选》,北京广播出版社。
1990年 《复活》,台北:派色。
1990年 《复活》,台北:派色。
1991年 《钟理和集》,台北:前卫。
1992年 《钱的故事》,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4年 《原乡人》,台北:钟理和文教基金会。
1993年 《故乡四部》,台北:派色。
1995年 《笠山农场》,台北:派色。
1996年 《笠山农场》,台北:草根。
1996年 《钟理和日记》,台北:钟理和文教基金会。
1997年 《夹竹桃》,台北:派色。
1997年 《钟理和全集(精装六册)》,高雄县立文化中心。

六、品评作家

◇文选自(张良泽著,<倒在血泊中的笔耕者>)

理和的作品,每每使人读之黯然神伤,甚至忍不住要落泪。在他的笔下,简直没有「娱乐」,或者「诙谐」与「欢笑」,更没有「放松」和「减慢」的赞颂……我喜欢他的笔调虽然凄惘沉悯人,亦不尤人。所以他并不爱发牢骚,也不抱怨。

◇文选自(彭瑞金着,<钟理和传>)

钟理和的文学显现的作品与生命的交融,是一不一履痕,真真切切从荆棘道上走过来的,他经历过孤苦无依的绝望景况,也经历生死决于一线的大难,对生活和生命却有过咀嚼,随着生命的历程,出现过几度明显的阶段性蜕变,当他拥有一个难得的文学生涯的转变契机,他所释放出来的,事实上也是他一生文学的精华时,他的文学可以说是很个人化的,也可以说不是。

◇文选自(彭端金:〈钟理和的农民文学〉,春晖2004)

钟理和其实并未特别强调农民或农业生活的特质,他只是自然地把农田耕地种田,从大自然、在大地上讨生活当作天经地义,而又十分庄严的一件事情,与其去突显去强调他的作品的农民特质,不如把他的农民特质看做事他以农民的身分表达他的生活观、生活哲学。

七、评论汇编

1960年 陈映真:〈介绍第一部台湾的乡土文学作品集──《雨》〉,《笔汇》,第2卷第5期。
1965年 隐地:〈读钟理和的「雨」〉,《自由青年》,第33卷第5期。
1971年 叶石涛:〈钟理和评介〉,《自由青年》,第36卷第3期。
1972年 郑清文:〈读「钟理和短篇小说集」〉,《青溪》,第51期。
1972年 陈雀华:〈钟理和小论〉,《台湾文艺》,第35期。
1972年 安宜静:〈试论钟理和小说之特点〉,《台湾文艺》,第35期。
1973年 史君美:〈来喜爱钟理和〉,《文季》,第2期。
1973年 刘若君:〈钟理和短篇读后〉,《文季》,第2期。
1973年 张良泽:〈钟理和的文学观〉,《文季》,第2期。
1973年 张良泽:〈从钟理和的遗书说起——理和思想初探〉,《中外文学》,第2卷第6期。
1973年 林载爵:〈台湾文学的两种精神——杨逵与钟理和之比较〉,《中外文学》,第2卷第7期,。
1974年 谢嘉珍:〈钟理和短篇小说集〉,《书评书目》,第9期。
1974年 张良泽:〈钟理和作品概述〉,《书评书目》,第9期。
1974年 张良泽:〈钟理和作品概述〉,《书评书目》,第10期。
1974年 张良泽:〈钟理和作品中的日本经验与祖国经验〉,《中外文学》,第2卷第11期。
1974年 许素兰:〈钟理和小论〉,《台湾文艺》,第44期。
1974年 徐赐月:〈论钟理和的人生观与文学观〉,《台湾文学》,第44期。
1977年 方健祥:〈「笠山农场」的新意义〉,《夏潮》,第2卷第3期。
1980年 潘翠菁:〈台湾省作家:钟理和〉,(北京)《文学评论》双月刊。
1980年 林俊宏编:〈钟理和先生年谱〉,《台湾文艺》第68期。
1982年 武治纯:作家钟理和及其作品〉,《海峡杂志》第3期。
1983年 陈火泉、施翠峰、廖清秀等:〈「竹头庄」评论〉,《文学界》第5期。
1983年 陈火泉、廖清秀等:〈「故乡」之二、三、四〉,《文学界》第5期。
1983年 蔡明裕:〈钟理和的笠山农场〉,《大华晚报》。
1984年 刘秀燕:〈活过、爱过、写过〉,《台湾文艺》第89期。
1984年 黄娟:〈从笠山农场说起〉,《台湾文艺》第91期。
1985年 许素兰:〈毁灭与新生——试析钟理和的「故乡」〉,《昔日之境——许素兰文学评论集》。
1989年 钟肇政:〈倒在血泊里的笔耕者——钟理和〉,《台湾春秋》第2卷第1期。
1989年 彭瑞金:〈土地的歌?生活的诗——钟理和的《笠山农场》〉,《台湾春秋》,第2卷第1期。
1989年 郑清文:〈重读钟理和的短篇小说〉,《台湾春秋》,第2卷第1期。
1991年 钟铁民:〈钟理和文学中所展现的人性尊严〉,《台湾文艺》,第8期。
1991年 泽井律之着,涂翠花译:〈台湾作家钟理和的民族意识〉,《台湾文艺》,第8期。
1992年 张良泽:〈钟理和文学与鲁迅——连遗书都相同之历程〉,日本《共立国际文化》第二号。
1992年 许素兰:〈冷眼与热肠——从「夹竹桃」、「故乡」之比较,看钟理和的原乡情与台湾爱〉,《钟理和逝世32周年纪念暨台湾文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高雄县政府。
1993年 张恒豪:〈「祖国归来」的省思〉,《文学台湾》,第5期。
1994年 彭瑞金:〈钟理和小说「校长」〉,《台湾文艺》,第2期。
1994年 彭瑞金:钟理和的「原乡」和「祖国」,《台湾时报》。
1994年 罗肇锦:〈客家语言与客家歌谣〉,《苗栗文献》,第9期。
1996年 陈丹橘:〈钟理和的文学观及作品中的农民世界〉,《台湾新文学》,第4期。
1996年 古添洪:〈关怀小说:杨逵与钟理和——爱本能与异化的积极扬弃〉,《认同、情欲与语言──台湾现代文学论集》(彭小妍主编),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
1997年 吴幼萍:〈钟理和短篇小说「烟楼」之言语风格〉,《辅大中研所学刊》,第7期。
1998年 胡坤仲:〈「草坡上」赏析〉,《中国语文》,第82卷第2期。
1998年 林明德:〈钟理和与民间文学〉,《民间文学与作家文学研讨会论文集》,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
1999年 应凤凰:〈重新阅读钟理和——并探勘其文学发展史〉,《淡水牛津文艺》,第2期。
1999年 唐淑真:〈从「不隔」之精神看〈贫贱夫妻〉与〈复活〉〉,《中国语文》,第85卷第1期。
1999年 许俊雅:〈生动的尖山农家耕作图——赏独钟理和的「做田」〉,《国文天地》,第15卷第4期。
2000年 施懿琳:〈钟理和作品中所表现的人道主义精神〉,《跨语、漂泊、钉根》,页93-120。
2000年 余昭玟:〈《笠山农场》评析──兼谈钟理和的创作历程〉,《中国文化月刊》,第 238期。
2000年 陈祈武:〈钟理和「原乡人」的研究〉,《南荣学报》,复刊第4期。
2001年 应凤凰:〈钟理和的「贫贱夫妻」〉,《明道文艺》,第298期。
2001年 钟铁民:〈钟理和的文学生活〉,《国文天地》,第16卷第11期。
2001年 钟怡彦:〈关于祖父钟理和〉,《国文天地》,第16卷第11期。
2001年 林聆慈:〈宽厚的心,朴实的笔──钟理和作品的内容〉,《国文天地》,第16卷第11期。
2001年 赵公正:〈解读钟理和「做田」〉,《国文天地》,第16卷第11期。
2001年 吕新昌:〈访钟理和的长子──钟铁民同学〉,《国文天地》,第16卷第11。
2001年 梁明雄:〈乡土文学的传薪者——钟理和〉,《南台文化》,第3期。
2001年 吕新昌:〈钟理和的懊悔与信心──懊悔连累妻儿吃苦,坚信作品终必传世〉,《国文天地》,第17卷第6期。
2002年 梁明雄:〈试论钟理和小说中的人物〉,《台湾文学评论》,第2卷第1期。
2002年 陈双景:〈钟理和作品的修辞技巧〉,《文藻学报》,第16期。
2002年 陈光明:〈「做田」解〉,《中国语文》,第90卷第6期。
2002年 黄丽娟:〈钟理和的真情世界──夫妻心、针线情〉,《台湾文学评论》,第2卷第4期。
2003年 梁明雄:〈作家、作品、纪念馆──钟理和文学述探〉,《文化生活》第6卷第2期。

报上评论
1960年 马各:<被宰了的鸡──重读「钱的故事」与「草坡上」并悼作者钟理和先生>,《联合报》7版,8月14日。
1961年 林海音:〈关于笠山农场〉,《联合报》8月20日6版,。
1974年 廖清秀:〈钟理和兄二三事〉,《自立晚报》8月1日。
1980年 林毓生:「原乡人」与中国人文精神〉(上),《联合报》8月2日8版。
1980年 林毓生:理和「原乡人」与中国人文精神〉(下)),《联合报》8月3日8版。
1980年 李欧梵:「原乡人」想钟理和〉,《联合报》8月19日8版。
1990年 吴锦发:〈钟理和小说中的客家女性塑像〉,《民众日报》12月7~9日。
1990年 叶石涛:〈论钟理和的「故乡」连作〉,《民众日报》12月8日。
1990年 曾贵海:〈钟理和对生与死的体验〉,《民众日报》12月9~10日。
1990年 彭瑞金:〈钟理和的农民文学〉,《民众日报》12月12~13日。
1992年 钟铁民:〈父亲的坚持〉,《中国时报》9月12日。
1994年 彭瑞金:〈钟理和文学的生活经验和生命体验〉,《民众日报》7月16日。
1994年 叶石涛:〈倒在血泊中的笔耕者──我的钟理和经验〉,《台湾时报》12月14日22版。
1994年 钟铁民:〈笠山下的故事〉,《台湾时报》12月14日。
1994年 钟铁钧:〈父亲的印象〉,《台湾时报》12月14日。

编辑:赵颖芳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