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用自私的方式,好好爱

时间:2014-10-31 12:47   来源:中国台湾网

  “你真认为‘创造和体验’就是人生的目的吗?”

  “是。”

  “难道爱不是?”

  “爱不是目的。爱是天赋和使命。”

  没错,我知道你放不下这个,女人。没有爱怎么行呢?即使是自私的人,尤其是自私的人。

  但是,我们习惯用坏方式打发好时光,用愚昧的好意换取不耐烦,把亲密变成绑架,期待一些并无关系的人与事,关注众多没有价值的对象,忽略、偏执、自以为是、不恰当地爱着……

  换个方式如何?轻松一点,聪明一点,自由一点。用自私的智慧,为每个值得的人,送上最好的礼物。

  给自己的自私之爱:可惜只有你,陪你到最后

  世界上的一切人之中,我最希望提升的一个人,就是我自己。

  ——王小波

  我最喜欢引用的一个人,就是王小波,因为他符合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致性”原则。他说“人生和小说都应该追求有趣”,结果他的小说确实很有趣,表现出来的人生也是(并且随着他的早逝盖棺定论,不会再变无聊了)。他在五线谱纸上写“但愿我和你是一首唱不完的歌”,在他的性学家妻子的余生中余音绕梁,比王力宏“心内的一首歌”或日后走红的《一个歌手的情书》具体和深刻得多。他一点也不伟大,感受不到自己的身后哀荣,也不需要任何神化。但他创造了一些作品、一种表达、一种度过人生的方式,人们可以从中知道他有过很多非同凡响的体验,这真好。

  可惜,跟女人们说这个,一般没什么共鸣。我认识的女人们都不大读王小波。读书、购物、谈感情,最能看出分别——我还真是个男人。于是,我去问女人们引用什么比较好,萱爷告诉我:琼瑶。

  萱爷和我差不多大,度过一样的中小学时代,每个寒暑假受到一样的琼瑶剧毒害,书大概也都看过。无论剧里书里,琼瑶的女主角都很少工作,原因是“社会污浊,会弄坏气质”,而她们保持气质的方法是吟诵入门级唐诗宋词(总量不超过20首),痴痴等待某个“好强大、好叛逆”的富二代或大叔前来拯救,而得到拯救后,她们能做的也不过是坐马车穿过意大利的古老街道、学法文、写作(不会比豌豆写得更好)。

  萱爷说她梦想有位费云帆一样的大叔,降临她独自驻外的生活,让她从此不再孤单辛劳。而豌豆每周两三篇情绪丰沛的文字,都是潜移默化的琼式公主流。

  好吧,这也是影响力。我们要说“自私地爱自己”这件事,拿琼瑶来说也行。论自私,琼瑶的女主角都够自私,一边“等、靠、要”,一边装纯真,过上了想象中公主或格格的生活(琼瑶描写的“上流美”,恰是张爱玲所说的“穷人眼中的富贵”),看起来非常理想。

  我问萱爷:“她们那些招数你会吗?”

  萱爷:“‘等、靠、要’还是装纯真?不会,都不会。”

  “那大叔怎么会看中你?”

  “……看不中就看不中。我也就说说。”

  到底是萱爷,虽然爱做梦,自己该做的却毫不敷衍。她驾一部CRV在城市间往返,轻描淡写透几句内幕把客户勾住,抢先半天拿到渠道合约,一早一晚刷新数据,脑子里一本清账,把一百多号手下罩得严严实实,忙起来,连送饭党都顾不上骂,更没空想象大叔。这不像琼瑶的女主角,倒像亦舒的。对,我们还有亦舒。

  同样写女人,那可是另一番局面。亦舒的女主角们从不痴痴等待,也不自怜自艾。她们人际关系分寸合度,懂得职场规则与潜规则,了解各种名贵物事而常穿白衬衫卡其裤,喜爱自然科学,婚礼收入捐赠飞行眼科医院或宣明会,深谙江湖险恶却仍保持善意。如果不是已经流露了太多个人喜恶,我会说,我喜欢这些。

  亦舒的女主角们也很自私,她们只按自己规则行事。想要谁,可恣意私会也可持家生育;不要谁,对着粉红钻石指环客气一句:“这点东西,我自己也还置得起。”风云际会几番,也许谁都不选,继续忙自己的,继续自得其乐。

  自私地爱自己,谁爱得更好?

  评估的眼光,最好放远些。不是说过吗,我们不知道能活到哪天,所以总想要更多保障。琼瑶从不描述人生的后半部,大概她也不知道公主和格格们该怎么解决家长里短的麻烦,怎么应对不育症、小三与财务纠纷,不愿承认她们变成哼哼唧唧的忧郁老妇人该有多讨厌,不能接受富二代、大叔、阿哥们必然的腻烦。而亦舒的女主角们拓展规划,节蓄投资,维护家庭,结束劣质关系,怎么都会活下去,到老仍有尊严(亦舒书里常见体面的老人,她自己年纪一大把,也仍关注科技而非梦回大清)。你说,哪个好些?

  还是王小波有道理,“我最希望提升的是我自己”,因为陪你到最后的,只有你自己。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