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世界之树

时间:2012-07-30 13:39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知道有株白蜡树,

  唤作世界之树

  毛茸茸的树儿,

  被明亮的云朵打湿

  万物皆始于此树。有一个石球,诞生于虚空,球面下蕴藏着烈火。岩石被烈焰熔化,气泡从石壳缝隙间滋滋冒出。浓稠的盐水附着在滚动的石球上,黏液不断从上滑落,石球的形态逐渐发生了变化。球上的任意一点皆可为中心,这树便当然植根于中心之上。它将世界连接起来,从空中到地下,从光明到黑暗,从现实到思想。

  这是株庞然大树。根须延伸到深厚的土壤下。繁密的芽尖渐次长成硕大的枝丫,肆意向天际蔓生。三条粗大的主根自地底蔓延过草地、高山和中土之城米德加德,一直通向霜巨人的国度尤腾海姆和雾气氤氲的黑暗冥界。

  它高大的躯干内包覆着密密层层的年轮,仍在向外伸延。树皮下成束的导管源源不断地向树枝和树冠输送着水分。水分泽及叶片,叶子在阳光下绽开,又和光、水、空气和泥土融结成一种全新的绿色生灵,随风而动,吸吮雨露。这绿色的小东西噬光为生。入夜,当光退去的时候,世界之树就将它召回,它忽明忽暗地闪着,就像一盏昏黄的灯。

  世界之树汲食他物,也为他物所汲食。它庞大的地下根系就像发达的高速路,成为无数菌类的家园。它们依附于此,天长日久逐渐长成了细胞,并孕育出生命。这些生机勃勃的小生物只是偶然间钻出地面,或是冒出树皮,长成了蘑菇和毒菌。它们猩红如血,柔韧如革,和白色的树瘤、苍白脆弱的伞菌还有层层叠叠的突起一道,间错长满树干。它们有时就结在自己的梗茎上,成了尘菌,突然间崩裂,孢子就像烟雾般散开来。它们以世界之树为食,却也给它带去养分,随着水分一起被输送到高处。

  还有各种蠕虫,它们有的像手指头粗,有的又像头发丝细,平钝的鼻子拱出土层,噬咬着树根,又将排泄物供给它。各类甲虫在树皮里贪婪地啃噬着,有的亮如新铁,有的暗如朽木。啄木鸟们啄穿树皮,吃掉寄生在内的肥美蛆虫。它们在枝头穿梭来去,艳丽的羽毛闪烁林间,或红绿相间,或通体黑亮,或红白相杂。蜘蛛们在枝叶间编织着精美的蛛网,捕食过往的臭虫、蝴蝶、飞蛾和蟋蟀。蚂蚁们或蜂拥而行,或豢养蚜虫,趾高气扬地摆动着纤细的触角。在树枝交汇的低洼处形成了池塘,苔藓迅速生长,鲜艳的树蛙在池中游动,大口吞咽下扭曲摇摆着的蠕虫,并产下细软的蛙卵。鸟儿们立在树梢欢唱,搭建起各式的巢穴——黏土做的杯形巢,毛茸茸的袋状巢,干草做的碗形巢,都隐匿在树洞里。树表千疮百孔,历尽沧桑。

  传说在纵横交错的树枝间,还居住着其他物种。听说树顶经年伫立着一只神鹰,淡然歌唱着过去、当下和未来。它的名字,赫拉斯瓦尔格尔,意思是“噬尸者”。每当它扇动翅膀,就是风云大作,风暴肆虐之时。在它双眼之间还站着一只猎鹰,名叫维德佛尔尼尔。对各类食草动物而言,这宏大的枝丫实在是个天然牧场。这里居住着四头牡鹿,分别是达因、特瓦林、杜涅尔和杜拉索尔,还有一头山羊海德伦,乳房里能泌出蜂蜜酒。一条名为绝望的黑龙盘踞在树根,被一窝蜿蜒扭动的蠕虫缠绕。这黑龙日夜不停地噬咬着树根,而树在不断地自愈。有只名叫拉塔托斯克(牙钻)的黑色松鼠在那里上蹿下跳,挑拨着树顶的神鹰和地下的黑龙。

  世界之树巨大无比。它支撑起了天庭和宫殿,同时也遮蔽了万物。它就是整个世界。

  树根旁有口泉叫做乌尔达,它深不见底,但凡喝下这清冽的泉水,纵不能全知全能,至少也能洞察世事。诺伦命运三女神一直守护在旁,据说她们来自巨人之乡。三姐妹里,乌尔德洞悉过去,维尔丹蒂掌管现在,诗蔻蒂预知未来。三女神还擅纺纱,织造着命运之网。她们既是园丁,又是世界之树的守护神,每日汲取乌尔达的泉水浇灌着它;当树腐烂衰败,她们就拾取泉边的白色黏土,在树根上壅培新土。所以世界之树永远新绿蓬勃。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